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68第468章印七93

正文 468第468章印七9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连忙叫住那范老先生,急道:“您这是?”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也没转身,说:“这段时间讹了你十三个红包,现在老夫要走了,这红包算是老夫留给你的车费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疑惑道:“车费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过不了多久,你便知道这话的意思。小九,老夫最后送你一句话,这社会人心险恶,尔虞我诈,别忘了你的初心。老夫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得到抬棺匠的第二枚度碟,更希望你能立足于玄学协会,不要丢了你师傅的脸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我更加疑惑了,这范老先生几个意思?我跟他相识不过十天,怎会对我的事如此上心?难道又是看在我那所谓师傅的面子上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正准备说话,那范老先生罢了罢手,一边朝遛马村走去,一边说:“棺散用红,红能止气,气而不散,大道可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头也没回地走了,我叫了他好几声,也没理我,渐渐地,那范老先生的身影模糊起来,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内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边上的高佬走了过来,嘀咕道:“真乃高人也!”

    嗯?高人?我瞥了那高佬一眼,就问他:“哪里像高人了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了两个字,气质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也是醉了,那范老先生有何气质可言?气痔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高佬好像现我的不屑,还想说什么。我不愿在这件事上与他争执,便罢了罢手,说:“时间紧迫,先将母子棺下葬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就问我范老先生临走前那话是啥意思。我想了一下,不确定地说:“可能是说红绳吧!”

    “红绳?”他愣了一下,疑惑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,“我记得老秀才说过类似的话,他说红绳能止气,能辟邪。想必那范老先生应该是让我们用红绳将母子棺绑起来,一能封住棺材内的气场,二能镇住周遭孤魂野鬼。”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说,点点头,就找来几缕红绳交在我手里。我接过红绳看了看,红绳很细,跟墨斗线差不多,也没想那么多,便直奔母子棺前,让高佬跟一些八仙搭把手,将红绳绑在母子棺上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棺材上绑红绳,不是一件轻松的事,特别是母子棺内散出一阵腐臭味,令我们险些就吐了,好在青玄子一直在边上说,这是做好事,会得福报,那些八仙才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二十分钟时间,母子棺上密密麻麻的布满红绳,我有些不放心,就问青玄子要一些符箓夹在红绳上,以此镇住周遭的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可那青玄子说,夹符箓就等于将棺材封印了,会让死者在阴间过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在母子棺上夹了一些黄纸,再将棺材移进墓穴,铲泥,盖土,堆坟,将母子棺彻底埋入地下,一堆新的坟墓出现在我们眼前。

    刚弄好这坟墓,那青玄子走了过来,他先是看了看新坟墓,又看了看我,说:“小九,就这样直接放鞭炮恐怕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问他为什么。他说:“母女同棺,不能与平常的棺材相提并论,需要多一道程序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什么程序,他想了一下,说:“安魂咒!”

    这安魂咒我知道,只有简单的几句话,不过,其作用却挺大的,据民间传说能化解死者生前的怨念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没有任何犹豫,朝青玄子道了一声谢,然后找来红绿两种彩纸,剪出两套衣服,一大一小,大的是绿色,烧给女乞丐,小的是红色,烧给小女孩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在坟墓的西北方摆上两个空碗以及两副筷子,再插上三柱清香,两根蜡烛。

    准备好这一切,我问青玄子要不要摆上一些菜肴跟酒水,他说,坟墓是新建的,还没彻底完工,不能摆这些东西,否则就是祭拜了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在我们这边,新堆出来的坟墓,只要没放鞭炮都算不上完整的坟墓。若是摆上菜肴跟酒水就算是祭拜,再念安魂咒的话,这安魂咒算是白弄了。

    于是,我冲青玄子点了点头,将剪好的红绿两套衣服压在空碗下面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会问,为什么要将两套衣服压在空碗下面?原因很简单,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说,这空碗压衣服代表着祝福,有丰衣足食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我怔了怔神色,还是老规矩,先朝东方作揖,再朝西方跪拜,再点燃清香跟蜡烛,席地而坐,双眼微闭,念了一段往生咒。

    念完往生咒后,已经是深夜三点半的样子,我睁开眼看了看,那蜡烛跟清香燃烧了一大半,还剩下小半截,是时候弄安魂咒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站了起来,抖了抖身上的泥土,让高佬跟瘦猴找来一长一短两封鞭炮,站在坟墓的南北两侧,又让另外两名八仙手持公鸡,站在东西两侧。

    待他们四人站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时,我朝他们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准备好没?

    他们点了点头,四双眼睛直刷刷地看着我,那高佬问我:“陈八仙,什么时候放长鞭炮,什么时候放短鞭炮?什么时候杀鸡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等会看右手的手势,伸大拇指表示放短鞭炮,食指放长鞭炮,中指杀东方那只鸡,无名指杀西方那只鸡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再理他们,便朝坟头作了三个揖,吆喝道:“天无忌,地无忌,阴阳无忌,百无禁忌,今日安魂,大吉大利。”说着,我伸了伸大拇指,那瘦猴会意过来,点燃一封短鞭炮,约摸响了一分来钟。

    随后,我立马将两套彩色衣服点燃,嘴里念道:“此亡人,此亡人,如今听我说分明,春来不怕雷公响,夏来不怕洪水涨,秋来不怕狂风荡,冬来不怕雪霜露,千安葬,万安宁,建千年之坟墓,立万代之佳城,此亡人,此亡人,安魂于此代千秋,佑其后人万载春。”

    刚念完这话,那两套彩色衣服便有了异常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