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67第467章印七92

正文 467第467章印七9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些八仙不愧是常年吃死人饭的,听我这么一喊,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从地面捞起锄头,直奔棺材旁,也没说话,两两结队,将棺材朝墓穴那方向移了移。

    按照我们平常下葬的步骤,移棺材时,都会念上几句落土咒,考虑到老王的事情比较急,我也没那兴致念啥落土咒,便搭手将棺材朝墓穴移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过程大约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,总算将棺材移到墓穴下面,又花了七八分钟调了调棺材在墓穴的位置,接下来便是落葬,封土。

    这封土,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,理应由死者嫡亲落第一铲泥土。

    就这事情,我们几个八仙商量了一会,最终我决定由我弄第一铲泥土。这也没办法,死者没亲人,第一铲泥土肯定需要人在弄。

    说实话,由八仙弄第一铲泥土不吉利,有诅咒父母的意思在里面,但是眼下这种情况肯定不能再耽搁下去,我只好硬着头皮用三封咒代替嫡亲的第一铲泥土。

    我先是铲了一把泥撒在墓穴的东方,嘴里念了一句,一封封得好,四方不怕风来扫。再铲一把泥土撒在墓穴的西方,又念道,二封封得紧,蚂蚁老鼠免来侵,最后铲一把泥土撒在棺材盖的中央位置,念道,三封封得稳,春来不怕水不冲。

    铲完三把泥土,我朝边上那些八仙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落土封墓,他们会意过来,拿上锄头就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约摸弄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便堆好一座坟墓,我大致上看了看,坟墓堆得还算可以,让他们歇息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又开始忙碌母子棺。

    这母子棺不同于沈军的棺材,由于棺材内躺了两个死者,再加上棺材裂了一些缝隙,所以,移棺材的时候,我们一众人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费了好大一份劲道将母子棺移到另一个墓穴,按照我的意思,是烧一些黄纸在墓穴内,再在棺材上涂上一对公鸡的鲜血,至于那些裂缝没必要理会,毕竟,棺材落土后,早晚会风化。

    对此,那些八仙跟青玄子没说啥,反倒是那范老先生一把摁在我肩头上,面色不善地说:“小九,老夫心知你们急着将死者下葬,但有些事情是不能省得,一旦省了会出事的,老夫奉劝你们一句,最好将所有事情考虑清楚,再作决定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起先没啥感觉,正准备继续移母子棺,我猛地想起一个人,琴儿。

    我记得在堂屋时,那琴儿给这母子关上过香,犯了忌,若是这样将母子棺下葬,恐怕真如范老先生所说的那样,会出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感激的看了看范老先生,就问他:“依您之见,应当如何才能下葬?”

    他朝我伸了伸手,我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,无非是要红包,便在高佬身上借了12块钱,放在红包里面递给他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范老先生一见红包,脸色沉了下来,就说:“你啥意思?老夫是那种乱要红包的人?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说是,不过想到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将母子棺下葬,将那话活生生地咽了下去,虚伪道:“这红包是小九特意孝敬您老的,还望您老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将红包朝范老先生手中推了推。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接红包,而是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“小九啊,俗话说拿人手短,吃人嘴软,既然你这么看得起老夫,老夫便教你一招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生怕我将红包收了回去,一把夺了过去,放入裤袋,就说:“棺入阴土,有三忌,一忌,孕妇的眼泪,二忌,嫡亲的呼喊,三忌,棺材不完整。”嫡亲的呼喊,是指呼喊死者回来,例如我们衡阳这边是这样喊得,我滴个伢老子啊,你吗还不回来喽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他说的这三忌我懂,只是这母子棺只是裂了一些缝隙,算不上不完整,我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呵呵一笑,说:“棺入阴土,讲究的是一个气场,正如赖先知所言,生死殊途,情气相应,自然与之通,气感而应,祸福及人,相互感召。”赖先知:指的是赖布衣。

    说着,那范老先生指了指母子棺,继续道:“你看看那棺材,多处裂缝,导致外界气场入棺,已经影响棺材本身的气场,运气好些,阴阳二气相融,倒无大碍,运气差些,阴阳二气相斥,死者睡得不安宁,你可负得起这个责任?还是说,作为一个失运人,你认为你运气很好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一惊,六丁六甲葬经篇很少提及到落葬的事,这就直接导致我对落葬这一块一直是一知半解的,偶尔遇到一些不懂的问题,老秀才活着时,是问老秀才,老秀才死后,我都是问老王。

    奈何老王懂得不是很多,所以,落葬这一块,我一直是按照一种方法下葬,做一些仪式,埋入地下,压根不会考虑棺材本身怎样,只会将棺材直接埋入地下,算是完事了。

    就拿我们衡阳这边来说,很多人将棺材放在家里,谁敢保证棺材不会被蛇虫鼠蚁弑咬?谁敢保证每口棺材都是完完整整,没任何一点磕磕绊绊?

    所以,很多时候,我们八仙对棺材的完整度不是很重视,再说白点,只要棺材底板没穿洞,我们都视棺材为完整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范老先生的意思是,落葬讲究一个气场,这是我从未想到过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惊讶归惊讶,我心中却升起另一个疑惑,这范老先生只是纸扎匠,怎么对落葬一清二楚,好像有些不合理。

    那范老先生见我没说话,伸手在我肩膀拍了拍,语重深长地说:“小九,如今的你已经没了运气,以后遇到丧事,切莫按照以往的习惯办,要学着多方位考虑,欲思其利,必虑其害,欲思其成,必虑其败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范老先生伸手掏了掏口袋,摸出十来个红包,悉数塞在我手里,也没说话,转身就朝遛马村那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ps:抱歉!这几天身子实在是受不了,喉咙已经无法正常声,望大家见谅一下,身子扛得住的话,小九这几天多码字,26号尽量大爆,提前祝大家冬至节快乐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