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66第466章印七91

正文 466第466章印七9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见高佬的反应,我心里咯噔一下,应该出事了,就问他出什么事了,他只顾着听电话没有理我。

    大约接了一分钟左右的电话,他面无表情的将手机收了起来,对我说了四个字,他说,老王疯了。

    听着这四个字,我立马想到范老先生说的转运,难道老王的五运六气被人转到死者身上去了?不然,他咋会平白无故的疯了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就觉得整块天都塌了下来,脑袋嗡嗡作响,四肢不由自主的抽了起来,嘴里一直重复着,“不可能,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!”高佬叫了一声,一把抱住我,伸手掐在我人中的位置,急道:“激动么子喽,你要是出点事,我怎么跟老王交差喽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边上那些八仙好像现我们这边的异样,一个个围了过来,就问咋回事,高佬忙着掐我人中,也没告诉他们。反倒是一旁的青玄子跟范老先生让八仙们别管闲事,赶紧把死者的棺材下葬,以死者为重。

    闻言,那些八仙有些乱了,一个个怒气冲冲地看着青玄子跟范老先生,怒道:“你们俩人是不是在陈八仙身上动手脚了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八仙是瘦猴,他一个箭步冲到青玄子面前,一把掐住他衣领,直呼其名,哪里顾得上对方也是熟人,抡起拳头就要打他,好在高佬连忙制止道:“瘦猴,别瞎闹,不管青玄子道长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瘦猴愣了一下,就问:“陈八仙到底咋了?怎么抽成这样,是不是中邪了?”

    高佬一边在我四肢上揉着,一边解释道:“听结巴说,陈八仙有间歇性经脉抽搐,一激动,四肢就会抽搐。”

    “这印七不是办得很完美么?他咋激动成这样?”那瘦猴警惕的看了一眼青玄子跟范老先生,朝他们努了努嘴,看这样子,还是怀疑他俩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”高佬愣了一下,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在我人中重重的掐了一下,说:“过来帮忙,先把陈八仙弄醒。”

    他们对话期间,我脑子异常清醒,他们说的啥,做的啥,我一清二楚。想说话,就现自己压根张不了嘴,只觉得浑身的经脉像缩水了一样,被拉的紧紧地。

    这过程大约持续了三四分钟,我身子的经脉稍微缓过来一些,猛地喘了几口气,就对青玄子说,“道长,道长,求你想想办法救救老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边上那些八仙好似知道事情的缘由,一个个吵闹着要回遛马村看老王,整个场面沸沸腾腾的,不像是丧事下葬,反倒有些像菜市场。

    这时,那范老先生站了出来,他先是沉着脸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然后朝边上那些八仙看了看,怒道:“吵什么吵,这里是坟场,是墓穴,不是菜市场,到底是你们的老王重要,还是死者的安宁重要,你们这群蠢伢子是不是忘了身为抬棺匠的第一准则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八仙们先是一愣,紧接着都静了下去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猛地咳了几声,那些八仙转过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先回村子看老王,还是先把死者的棺材下葬。说实话,按照我内心的意思,肯定是先看老王。

    可,长期以来的职业归属感告诉我,身为抬棺匠,无论何时,何地,必须以死者为重,不然就是愧对这份职业,愧对主家对我们的一片信任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抬棺材那十年,因为这以死者为重的思想,不知错过多少美好的东西,又错过多少生死兄弟,更错过心中那份最想要的爱情。

    不过,人生就是这样,社会也是这样,就如一句古话说的,忠孝两难全,想要做好一件事,势必会对另外的事物造成一些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儿,就对那些八仙说,“准备下葬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眼睛有些湿润,两行热泪滚滚而下,感觉心里就像有把锋利的刀子,一刀一刀地割着我的肉,如万蚁撕心,如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老王对我来说,于私,进入抬棺匠这行以来,他宛如父亲一般的照顾我,于公,在这行业内,他算是我半个授业恩师。

    基于这两点,在知道他疯了的情况下,我应该第一时间赶到他身边。可,这该死的职业准则,令我压根无法赶回去,只能先将死者下葬。

    那高佬听我说准备下葬,面色一松,就安慰道:“陈八仙,你也不需要太担心老王了,遛马村还有一部分八仙在那,有他们在那照顾老王,应该出不了啥事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强忍经脉处传来的痛疼,咬了咬牙齿,站起身,朝那些八仙,喊:“准备工具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些八仙好像也明白我的意思,二话没说,顺手捞起下葬的工具,便围着沈军的棺材,双眼紧盯着我,只待我开口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径直的走向那沈军的棺材,一旁的青玄子伸手拉了我一下,说:“小九,要不这下葬让我来办,你回去看看老王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面无表情的说:“丧事是我接的,这下葬自然也得我来,不然死者怪罪下来,我们这伙人都要倒霉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抬步走了过去,那青玄子在背后又喊了几句,具体说啥了,我也没听清楚,因为我一心放在那棺材上,只想早点将棺材下葬,回去看看老王。

    来到棺材前,我再次深呼几口气,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,捞起一支朱砂笔,在棺材的主钉上点了一下,嘴里念叨:“指日高升,科甲连丁,此笔非凡之笔,乃是老君传授心法之笔,点天天清,点地地灵,点人人长生,点主主兴旺,主钉添上一点红,代代子孙状元红,朱笔坠地府,沈军三魂七魄归神主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话,我在棺材上拍了三下,说,阳间人,阴间魂。这话,我一连说了三次,又在棺材前烧了一些黄纸,再让八仙们把印七剩下的白灰用一个麻袋装了起来,在麻袋上用朱砂笔写上死者的生辰八字。注:大凡跟阴间有关的东西,必须竖着写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我找来一只公鸡,一把菜刀,又让八仙们把手臂上的白麻摘掉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由于老王的事像一块石头压在我心头,这下葬的节奏有些快。

    待那些八仙们转身过头,我提着公鸡,站在墓穴的正西方,朝西方拜了三下,压根没啥停歇,就念道:“生则居于土,殁则葬山岗,日时吉良,天地开张,吾今封山大吉昌,天圆地方,人在中间安则居;竞如室,殁则葬于山岗,一生一死,赖土墙养,安葬亡人。”

    念完,我拿着菜刀在那鸡脖子就摸了一下,鸡血飚了出来,我滴了几滴鸡血敬土地,又滴了几滴鸡血在墓穴,再在棺材上涂了几滴血,便朝那些八仙喊了一句,“转身,移棺下葬!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