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64第464章印七89

正文 464第464章印七8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在原地愣了老长时间,边上那些八仙见我没有动作,就问我:“陈八仙,赶紧第七印,等着回家睡觉呢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看了看时间,半夜1点多,心中一狠,只好硬着头皮开始第七印。这也没办法,毕竟第七印不能干耗着,更为重要的是,那招魂幡隐约有些熄灭的趋向,若是再不印七,招魂幡熄了就难搞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让高佬取来两只公鸡,又让他找来一块石头,说到这石头,有些讲究,必须要圆,有圆润的意思在里面,也是一种祝福,希望死者下辈子做人圆润,丧事宾客满桌。

    很快,高佬取来两只公鸡,用红绳扎着脚放在我旁边,又搬来一块圆石,我看了看,那石头还算圆,表层有些泥土应该是刚从地下挖出来没多久,我擦了擦表层的泥土,将其放在纸扎旁边,又在那圆石上烧了一些黄纸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,我叫了一声边上的八仙,将招魂幡交在他手里,让他注意点别把招魂幡弄熄了,便从旁边捞起那一对公鸡,准备杀鸡谢神。

    这杀鸡还算顺利,只是用菜刀那么一抹,鸡血就飙了出来,我用鸡血在纸扎品旁边滴了一圈,又说了一大通好话,大致上是希望阴差看在这些贡品的份上,不要过多为难死者。

    随后,我让高佬涂点鸡血在棺材上,又让他在棺材的西方插上一支长白蜡,那白蜡有些长,并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断蜡,而是定制的那种,约摸一米长,白蜡身上绣了一些奇特的符号,我看的不是很懂,就知道这种白蜡对阴风特别敏感,具体有啥作用,谁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不过,据民间传说,生前作恶多端的死者,下葬时都会插上这种白蜡,传闻这白蜡能烧掉死者身上的罪孽,让死者的魂魄回到棺材,再下到地府。

    待高佬插完白蜡,我怔了怔神色,从边上那八仙手中拿过招魂幡,先是吟唱了一段往生咒,然后举着招魂幡围着纸扎转了七圈,嘴里沉声道:“七印中央戊己土,子孙寿元成彭祖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没有急着点燃那些纸扎,而是想起老秀才跟我说过的一句话,他说对待生前作恶多端的死者,需要用到一些特殊法门。

    这特殊法门便是泥土,风水有云,谓极去恶者,以求生气也,土中之气,万物之主,有刑有德,裁剪得法,一失其道,以土为辅,长为死,以薄为边,厚为死,反其而道,煞为形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泥土的作用的确大。当下,我在墓穴旁边抓了一些泥土,有些潮湿,我也没在意,便回到纸扎品旁边,一手持招魂幡,一手持泥土,念道:“左脚踏土金鸡叫,右脚踏土龙翱翔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跳了一下,继续念道:“一踏山神来拥护,二踏山脉震山岗,三踏子孙多福禄,四踏七星并北斗,五踏印七渡亡人,六踏金冠头上带,七踏凶恶奔如飞。”

    一边念着,我一边在地面猛地跺了七下,再将手中的泥土朝那纸扎撒了过去,紧接着,用招魂幡点燃那些纸扎。

    起先那纸扎的火苗很小,很小,逐渐地火势愈来愈旺。一见这情况,我心头舒出一口气,朝着西方弯了弯腰,再将手中的招魂幡丢在纸扎品旁边,又念了一段往生咒。

    约摸念了五六分钟时间,那火势一直旺盛的很,我紧绷的神经总算松了下来,挥了挥有些酸痛的胳膊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白蜡,不但我,边上那些八仙也是如此,就连范老先生手头上的柳树枝也慢了下来,一双眼睛时不时会朝这边瞥几眼,因为我们都知道,这场印七是否成功,全看那支白蜡。

    在我们眼光的注视下,那白蜡一直静静地燃烧着,火焰欢快的跳动,这令我们有些失望,我们需要的是白蜡的火焰乱跳动,更需要白蜡熄灭,只有这样才能印七成功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盯了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,由于盯的时间有些长,我眼睛有些涩,伸手揉了揉眼睛,睁开眼一看,就见到那白蜡的火焰好像动了一下,是向东方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紧,咋回事?为什么是东方?东方象征着新生,按道理来说,死者属于西方,那白蜡的火焰应该是朝西方才对?

    边上的高佬好像也现火焰的方向不对,朝我看了过来,说:“陈八仙,这是咋回事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,便继续盯着那白蜡,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这次的白蜡竟然朝东方倾斜过去,燃烧度更是夸张的要命,以肉眼可见的度快燃烧。

    只是一分钟的样子,那蜡烛便烧了一寸长。玛德,这太邪门了吧,照正常度来说,这白蜡烧个通宵肯定没啥问题,可,照现在这度,估计十来分钟便能烧个精光,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?

    就在我纳闷这会,不远处的青玄子停下夜歌走了过来,五花八门那些人也停下手中的动作,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问青玄子这是好,还是不好,他不确定的说,应该是好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范老先生瞪了青玄子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小道士,你懂个p,什么叫应该是好,这是大吉,真正的大吉。众所周知,东方乃象征着新生,这白蜡朝东方便说明,死者的魂魄已经归入阴间,直接遁入轮回道,免了审判那一关的辛酸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眉头皱了起来,在我身上瞥了一会儿,死劲的摇了摇头,说:“不可能,不可能,这场印七只是普通的印七,不可能跳过审判让死者直接遁入轮回道,这不是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听着范老先生这话,我有些不懂他的意思,就问他:“什么不可能?范老,您是不是觉得这事情有些奇怪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太奇怪了,以印七的过程来看,这场印七只能将死者的魂魄赎出来,不可能令死者直接遁入轮回道,而现在白蜡朝东,却说明死者已经遁入轮回道,这…这太矛盾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想了一下,倘若真如范老先生所说,烛火向东就意味死者已经遁入轮回道,这情况就真的有些矛盾了。

    要说原因,我只能说,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让死者入土为安还是能做到,要说让死者直接遁入轮回道,我没那本事,毕竟,我只是一名乡下抬棺匠,更为重要的是,死者生前作恶多端,肯定要在阴间受些苦难,不可能这么快就遁入轮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在印七背后动手脚。”忽然,边上的范老先生尖叫一声,那声音震得我耳朵生疼的很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