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63第463章印七88

正文 463第463章印七8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高佬推了我一下,说:“陈八仙,你还什么愣啊,现在到底咋办?是按照范老先生的意思继续印七,还是想办法把纸人的右臂接上?”

    我朝他罢了罢手,也没说话,径直地朝死者棺材走了过去,作了三次揖,扬声道:“生有阳间法,死有阴间律,还望三位看在死者已逝的份上,切莫再作怪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顺手捞起一些黄纸,在招魂幡上蹭了一下,点燃,分成三堆,一边烧着,一边说:“死者已为生前的行为付出代价,若是三位继续作怪,也怪不得敝人施那三味真火,让三位彻底消失于世间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四周的气氛陡然就变了,空气变得有些清新,隐隐约约传来一道非常奇特的声音,细听之下,有点像死者死时的诡叫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我心中一喜,果真是那三条人命案引出一系列怪事,难怪这几天,我一直觉得哪个地方不对,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不对,搞了半天,怪事的源头在于那三条人命案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我现我杯具的很彻底,居然用九年的气运送走6耀东的魂魄。玛德,这要是搁在平常,顶多是请道士作一场道事便能将那6耀东的魂魄请走,而现在…

    我特么想死的心都有了,这一切的一切竟然只是因为那三条人命案,若是早些时间注意到那三条人命案,这场丧事根本不会出这么多怪事,指不定死者早已入土为安,用不着在堂屋摆上这么久,导致尸身腐烂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呼,有时候想想,世间事本来就是这样,就如做人一样,从一出生到成年,浑浑噩噩地过着,待老了,回过头一看,现这辈子压根不知道怎么过的,就已经老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,正处在浑浑噩噩的年龄,一昧的追求丧事礼仪,一昧的满足死者心愿,全然不知,丧事之所以会出怪事,很多时候并不是死者自身的原因,而存在一些外在因素。

    例如这场印七,从头到尾,我压根没想过死者身上的那三条人命案,而是一直在寻找死者需要什么,用什么样式的丧事满足死者,才能令死者的魂魄顺利下达阴间。

    有人说,树苗盼望成长为参天大树,雏鹰向往翱翔的雄鹰,而我也如那些植物动物一般,渴望成为像王木阳那样的抬棺匠,拿一块属于自己的度碟,能将自己所推崇的丧事扩散到全省,乃至全国,让每个死者死后能有一场属于自己意愿的丧事,而不是因为一些外在因素,将尸体送到那火炉子变成一摞摞白灰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成长了不少,至少心智比先前要成熟一些。这不,我刚现这场丧事的原因在于那三条人命案,立马就让高佬在棺材旁边摆上三堆贡品,又让一旁的八仙去遛马村扛一些蜡烛元宝过来,分成三堆烧给那三个不知名的魂魄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些事情,我猛地想起先前印七的七天时间,天一直在下雨,用我们这边的风俗来说,死者的魂魄被鬼差拘禁在阴间。

    而现在看来,恐怕死者的魂魄不是被鬼差拘禁,而是那三个魂魄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跑到青玄子面前,跟他说了一下情况,问他有没有道术能救出死者的魂魄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继续唱夜歌,并没有说话,而是伸手指了指棺材,又指了指那些纸人,最后指了指范老先生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不过想到此时的他正在唱夜歌,肯定不方便讲话,我便开始揣测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最终确定,他应该是让我继续印七,至于死者的魂魄能不能放出来,就看印七到底能不能顺利印完,他最后那一下,应该不是单纯的指范老先生而是说五花八门那些人。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猜测跟青玄子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点了点头,看了看天色,又朝我挥了挥手,意思是让我赶紧印七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在他面前过多停留,便走到棺材前头,朝棺材完了三次腰,又说了一大堆好话,并许下承诺,就说事后请道士替那三个魂魄做一场道事,助他们早日下到阴间,享受正常命理轮回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,我再次回到纸人身边,正所谓,恶人自有恶报,这沈军生前作恶多端,那些纸人断臂也算是报应,并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改变的,我能做的只是尽量将这场印七办好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招魂幡挥舞了几下,念了一句,二印南方丙丁火,子孙富贵进财玉,便点燃那纸人跟纸扎房子,至于那断掉的右臂,我想了一下,最终也点上火。

    这次的火势特别顺利,就连一点偏差也没有,约摸烧了一会儿,那纸人跟纸房子烧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见这情况,我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了下来,先前那一番猜测算是应该完完全全的正确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继续三印,很顺利,第四印、五印、六印依旧很顺利,这令在场所有的人都送出一口气,就连那范老先生都朝我抛了一个满足的眼神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整场印七的重中之重,也就是第七印。这第七印讲究颇多,先要确定死者的魂魄是否已经归到棺材,其次要确定前面烧的那些纸扎是否有效,最后则是了却死者未满的心愿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对第七印是一点信心也没有,原因有三,一是,死者生前作恶多端,他的魂魄归到棺材,定要经过那鬼差的审判,据说这审判极其严格,具体咋个严法,我也不知道,就知道死于初七的人,本身就是无福。

    二,要证明先前烧的纸扎是否有效,就要看第七印时会不会刮风。据民间传说,这时候刮的风是阴差派小鬼来取纸人跟纸房子所产生的阴风。

    三,死者未满的心愿,这压根就是猜谜底,死者生前我压根没跟他说过任何话,咋知道他有啥心愿。再者说,唯一跟死者熟悉的小老大,不知身在何处,这让我咋了却死者的心愿。

    综合这三点,我压根不敢轻易第七印,便一直站在最后一堆纸扎品面前呆,脑子一直就在想,第七印应当如何开始,又应当如何才能让整场印七完美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