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62第462章印七87

正文 462第462章印七8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只见,那纸扎的房子忽然就坍塌了,从里面喷出一阵热气,夹杂着一些火星子,不偏不倚,正好是我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记得反应过来,就觉得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烧焦了,伸手一摸,是眉毛被烧了。好在那火星子不多,只是烧了一点点眉毛,不然,就真成了无眉人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边上的高佬喊了一声:“陈八仙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双眼就盯着火堆,也不晓得是刚才扎白麻起了作用,还是怎么回事,那纸扎的房子愈烧愈旺,不一会儿功夫,地面就剩下一些残渣,几丝青烟在那些残渣中无助的冒了出来,最终消失在空中。

    见这情况,我心头呼出一口气,这一印总算顺利完成,接下来便是二印,抬头看了看五花八门那些人,他们面色有些疲惫,但相比先前的情况,眼下这面色算是正常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意思,这二印应该立马进行,可那范老先生说抽打棺材实在累人,要休息一会儿。对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便依他的意思,休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大约休息七八分钟时间,我依照先前的方法又开始二印,值得一提的是,二印比一印多了两个纸人,我喊了一句:“二印南方丙丁火,子孙富贵进财玉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正准备燃烧房子,棺材附近莫名其妙的刮起一阵阴风,是平地起风那种,而且是打着旋儿,朝我这个方向掀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朝八仙们喊了一声,“围起来,快,快,快围起来,别让那风刮倒纸扎品。”

    那些八仙们听我这么一喊,一个劲的朝我这个围了过来,奇怪的是,那旋风好像通灵一般,竟然在原地愣了一下,就好像在蓄势一般,猛地朝八仙身上掀了过去。

    顿时,地面掀起不少尘土,刺得我眼睛有些睁不开,揉了揉眼睛,定晴一看,就现纸人的右臂断了,其它位置毫未损。

    玛德,咋回事?我心头一愣,朝纸扎的房子看去,也是完好无损,怎么是右臂断了?这是原因?

    想着,想着,我无意间抬了抬头,眼尖的看到北斗七星阵其它位置的纸扎人清一色的右臂断了。

    这下,我算是六神无主了,一个箭步跑了过去,一看,那些纸人的手臂就好像被人故意扯断了一般,好些地方有着参差不齐的断口,难道是刚才的旋风恰巧挂断的?又恰巧把所有纸人的右臂弄断?

    这不太可能吧?

    我立马否定心中的想法,再仔细的看了看那些纸人,我现这些纸人表层的纸张特别柔软,里面的竹篾较厚,约摸一公分的样子。按说,这纸人的质量算的上好,怎么可能会被旋风一刮,而且又全是断了右臂。

    右臂?

    陡然,我脑子闪过一个场景,我记得当初沈军棺材出问题的时候,我去看他尸体,他的右臂好像也是无缘无故的就断了,就像被人活生生的扯掉一般,难道死者的断臂跟这些纸扎人断臂是一种情况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就觉得背后一凉,手臂被激起一层鸡皮疙瘩,这一切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说实话,我脑子一点头绪就没,只觉得这纸人的右臂断的特别诡异,令人摸不清头绪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那高佬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旁边,说:“陈八仙,现在咋办?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他一眼,他一脸凝色的看着我,又说:“重新换纸人还是怎么弄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问:“这大半夜到哪去弄纸人?”

    “喏!”他朝范老先生那个方向努了努嘴,说:“范老先生不是扎纸匠么?让他再弄些新的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就说:“你说的轻松,这里哪有那么多竹篾跟白纸,更为重要的是,没有画笔,你让范老怎么弄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”他犹豫了一下,慢吞吞地说:“那…让范老先生将纸人的手臂接上。”

    这话在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那范老先生走了过去,他好像知道我们的来意,没好气地说:“纸人从被购买那一刻起,便与死者的气场结合在一起,至于纸人变成什么形状,完全看死者的命理,现在纸人断臂,自然有他的道理在里面,老夫劝你们不要在纸人身上打主意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想了一下,好像有这么一种说法,纸人被购买后,扎纸匠会在纸人的背后写上死者的生辰八字以及名字,也就是说,现在纸人断臂可能是死者的意思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想法跟那范老先生说了出来。他听后,瞪了我一眼,说:“往好的方面想,纸人断臂可能是死者的魂魄回来了,往坏的方面想,可能是死者生前作恶太多,这断臂是惩罚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只是想了几秒钟,郎高跟我说的一句话浮了出来。在接丧事前,郎高跟我说过,死者身上背负三条人命案。

    难道这断臂跟那三条人命案有关?我会这么想,是因为这场丧事怪事特别多,先是那6耀东跟在我身边,后是涵洞,再后来又是小女孩母女丧命,可以说这场丧事从头到尾都透露着一股邪气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脑子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,假如这场丧事跟6耀东的魂魄没有关系,假如死者临死前的尖叫声并不是6耀东引起,而是跟那三条人命案有关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问题来了,死者临死的时候叫了我名字这又是作何解释?毕竟,被死者害死的那三人不可能认识我。

    不对,死者生前害死三个人,而现在死者家里正好死了三个人,三对三,难道先前所有的一切全是错误的,或者说,死者家里之所以会死三人,并不是我身边跟着魂魄的原因,而是…而是那三人要了他全家的性命?至于6耀东,可能只是在一旁喊了一声我的名字,扰乱我的思路。

    想着,想着,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,不然哪有这么巧,死者背三条人命案,他家正好又死三个人,这是不是太过于巧合了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