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61第461章印七86

正文 461第461章印七8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念完那话,我右脚猛地跺在地面,将招魂幡朝纸扎的房屋伸去。

    瞬间,那纸扎的房子就烧了起来,火势特别旺,就如干柴遇到烈火一般,一点即着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围着那纸扎的房屋转了七圈,念道:“一印东方甲乙木,子孙代代食天禄。”说着,我示意高佬放一封鞭炮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青玄子,见我这边喊了一印,他夜歌的声音高了几十分贝,现在想起这事也是奇怪的很,他那夜歌的声音竟然与纸扎房燃烧时出来嗤、啪声,纠缠在一起,谱成一曲很奇特的曲调,令人听着特别舒服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青玄子唱的夜歌比较特殊,正好与印七相辅,不过,他唱的夜歌却不是道教的,而是另一个教派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我这边的纸房子烧的很旺,青玄子的夜歌也唱的很嘹亮,唯独那五花八门的人却遇到一些困难。

    起先我并不知道他们遇到困难,直到范老先生喊了一声,不好,有孤魂野鬼来抢房子,我才朝那个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我眉头就皱了起来,只见,五花八门那些人在月光的照射下,脸色有些惨白,额头上汗如雨下,手头上的动作异常缓慢,就好似每抽打一下,都要使尽浑身气力一般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暗道一声不好,就朝那个方向喊:“哪个不开眼的鬼魅敢来老子的印七捣乱!”

    边上的高佬见我这么一喊,立马会意过来,跟着我的声音就喊,哪个不开眼的鬼魅敢来老子的印七捣乱。齐声一,声如洪钟,震得我耳膜有些生疼。

    声音刚落,五花八门那些人手头上好似轻松不少,抽打的度也快了,我心头一松,继续喊道,哪个不开眼的鬼魅敢来老子的印七捣乱,高佬一众八仙随着我声音,又是一齐声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连续喊了七次,五花八门那些人面色稍微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呐喊声能镇住那些鬼魅,哪里晓得,就在我喊第八次的时候,忽然传来一股莫名其妙的压迫的感,压得我呼吸急促了几分,想开口说话,却猛地灌入一口阴风。

    玛德,我心中暗骂一声,呼出几口气,正准备开口,眼尖的看到火势一下子就改变了方向,朝西边倾斜,我以为是刮风了,伸手探了探,压根没风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火势竟然逐渐变小了,隐约有熄灭的倾向。我心中有些慌了,这火要是熄了,就表示印七要夭折在第一印上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朝高佬一众八仙喊,“快,快,快将天枢位的纸扎房子围起来。”

    喊话这话,我一个箭步走到纸扎房子面前,将手中的招魂幡在那房子点了几下,奇怪的是,就算招魂幡挨着那房子,愣是点不着,连招魂幡上的火势也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些怕了,我怕印七在这一环就失败,扭过身朝范老先生看去,他正在抽打着柳树枝,根本没空顾及我这边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哪里出问题了?难道范老先生嘴里的鬼魅已经越过五花八门来到纸扎旁边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四周看了一下,很正常,气温也没啥变化,应该不是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高佬一众八仙走了过来,将那纸扎房子团团围住,即便这样,那火势还是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这下,我是彻底晃了神,将求救的眼光抛向青玄子,他正忙着唱夜歌,也没空理会我这边的情况,咋办?咋办?我心急如焚,遇到这种事,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?

    我在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,令自己快冷静下来,双目死死地盯着纸扎的房子,是不是那些天下雨将纸扎弄湿了?应该不是,若是弄湿了,刚才的火势应该不会这么旺盛,那是哪里出问题了?

    难道是礼仪不周?应该也不是,这些天我旁敲侧击问了一下范老先生印七,从他嘴里知道印七的具体步骤,跟我所想的印七没多大的差别,只是存在一些礼仪差别,我已经照他的意思全办了,绝对不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可,如果礼仪也没问题,那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压根没任何头绪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势越来越少。玛德,当真应证了那句古诗,抛掷泥中一听沈,不能三叹引愁深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的好,人越是着急,智商越是直线下降,就好比平日子找东西,满屋子翻个底朝天,愣是没找着,到头来却现要找的东西就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而我正属于这种人,这不,我一着急,就连最基本的印七都没弄清楚,还是一旁的高佬提醒我了,他说:“陈八仙,是不是我们没戴白的原因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朝四周看去,就见到八仙们跟五花八门的人,一个个穿的花红花绿的,哪有半点丧事的样子,就连最基本的白麻也没扎一块。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他们,这场丧事一是时间长了,足足十天时间,二是,死者没亲属,哪里有人替他披麻戴孝,一来二去的,大家都忘了扎白麻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问高佬带白麻来了没?他想了一下,说:“好像带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棺材附近走去,不一会儿功夫,他手里拿着一扎白麻走了过来,说:“遛马村准备的白麻不多,只有二十来块,不知够不够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抽了一条白麻,说:“先给五花八门那些人胳膊上扎一块白麻,剩下的给八仙们,没有白麻的八仙,让他们先回村子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想起老王好像喝高了在一旁休息,连忙叫住准备离开的高佬,说:“让那些没白麻的八仙将老王带回去,别让他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便朝五花八门那些人走了过去,由于五花八门的人抽打柳树枝不能停下来。所以,扎白麻要费上一番手脚,大概弄了三四分钟时间,方才将白麻扎在五花八门那些人胳膊上。

    那边高佬在弄白麻,我这边也没闲下来,我先是将白麻扎在右臂上,后是朝东西两方个鞠躬三次,说了一番表示歉意的话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看了看那纸扎房子,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