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54第454章印七79

正文 454第454章印七7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大约等了七八分钟,我体力恢复了许多,正准备去堂屋后面,就见到老王搀着青玄子走了过来,那青玄子脸色惨白,甚至有些吓人,嘴里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一见我,二话没说,就让我去堂屋,说是有要事商量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问他道事怎样了,他没有说话,便径直朝堂屋内走了去。

    来到堂屋,我们挨着供桌坐了下去,一向不抽烟的青玄子问我要了一根烟,又让我给他拿个红包,说这场道事是为我而做,红包不能少。

    我也没多想,就找老王要了十二块钱塞在红包袋里,递给那青玄子,问道:“道事成功了没?”

    他接过红包,看了看,最终塞进随身的八卦袋,叹气道:“算是成功了!只是…那6耀东对你怨念深得很,未来的九年时间,你身子会出现问题。其它的事,还是先前那句话,一白当令,五黄远离中宫,属戊己大煞,钱,这九年时间就别指望了,另外,西北方千万别过去,切记切记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瞥了一眼老王,又说:“王老哥,以小道的意思,这九年时间你最好守在小九身边,毕竟,你当了几十年的抬棺匠,身上积了不少阴德,有你在他身边,或许他的运势有些转折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!”我有些急了,问道:“为什么一定要老王跟在我身边,是不是道事出啥问题了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在我身上看了很长一会儿时间,就是不开口说话。先前那范老先生也这样,现在青玄子又是这般,我当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在我身上盯了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,方才开口问道:“适才道事快成之际,你是不是腹痛难忍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连忙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哎!果真是这样!”说完这话,那青玄子站起身,便朝堂屋内的神坛走了过去,在那点燃三柱清香,念了一长串我听不懂的咒语,最后吼了一声:“敕!”

    这一幕看的我更加疑惑,道事不是成了么,他这是干吗呢?

    正准备上前,意外生了,堂屋内先是毫无征兆的弥漫出一股奇特的腐臭味,这种味道像是尸体腐烂时出的气味,又像是淤泥出的气味,令人闻了作呕。

    咋回事?我一把捏住鼻子,还没来得及想更多,堂屋内又掀起一阵阴风,那阴风古怪的很,就像是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般,煽得那些纸扎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玛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一个箭步走到青玄子面前,怒道:“道长,你在搞什么鬼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,伸手指着沈军的棺材,说:“世间万事,有因必有果,他死时,身子没得释放,让那6耀东的魂魄钻了空子。刚才,小道将6耀东的魂魄彻底送到阴间,他的尸体自然会有些反应,这属正常现象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朝沈军那口棺材冲了过去,借着微弱的光线朝棺内瞥了一眼,就见到沈军的面部以肉眼可见的度在生变化,先是一对眼珠慢慢地,慢慢地,凸了出来,后是脸颊上起了一层淡青色的东西,像是液体,又像是体内排除的颗粒,看上去特别恶心。

    见到这情况,我浑身的寒毛一下子炸了起来,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。青玄子好似也现这边的情况,朝棺材走了过来,淡淡地瞥了棺材内一眼,就说:“小九,尸体被鬼魂侵犯,便会加快度腐烂,这种事,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,为今之计,只有早点把棺材抬上山,让死者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“不印七?”我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印七必须要印,否则,死者的魂魄得不到安宁。”说着,那青玄子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气,嘀咕道:“这几天明显是晴天,怎会莫名其妙的下雨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心中也是疑惑,这场雨的确下得蹊跷,更为重要的是,这场雨不知会下到什么时候,按照尸体腐烂的情况来看,不出一天时间,恐怕就会有尸水流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伸手朝棺材内探了探,入手的感觉有些柔软,这是尸体腐烂的前奏,搞不好,明天早上这尸体就会腐烂,这也没办法,五月的衡阳,哪怕是下雨,天气也是闷热,闷热的。

    随后,我将棺材内的情况跟老王、高佬说了出来,他们听后,就说没办法,只能任由尸体腐烂。毕竟,死者的尸体早晚都会腐烂,只不过,那沈军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,比正常尸体腐烂要快些。

    对此,我没说什么,便将棺材弄好,跟老王他们围在供桌前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。由于尸体腐烂的有些快,我们聊天的兴致不高,大多时间都在抽闷烟。

    后半夜,我们有些犯困,轮流趴在供桌上休息。就这样,一直熬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多,雨总算停了下来,隐约能看到太阳的影子。

    一见这天气,我们所有人都松出一口气,心中都在想,这下总算可以定魂印七了,也顾不上身子的疲乏,兴匆匆的把法场上的雨水清理一番,又将堂屋内那些纸扎搬到法场,正准备定魂,令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。

    那天居然又是乌云滚滚,这让我们一众八仙集体破口大骂。无奈之下,只好将那些纸扎品搬回堂屋,这一来一去,原本惟妙惟肖的纸扎品变得有些残破,好几个纸扎人的手臂甚至破了好几拇指大的窟窿,露出一些竹篾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这一次搬纸扎时,未曾下雨,待我们将纸扎搬回堂屋,又下起了倾盆大雨,就好像有人在掌控天气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们所有人都大为不解,就连范老先生也一直在那咋舌,就说活了几十年,从未见过这么怪异的天气。

    这场雨下了足足一天一夜。第三日,天刚大亮,又如第二天一般,隐约是个晴天,待我们将纸扎搬到法场,那破天又特么乌云滚滚,这让我们所有人再也受不了这般玩弄,纷纷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骂还好,这一骂,天空的雨越下越大,又是足足下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第四日,天气依旧如先天一般,这次,我们没有急着将纸扎品搬出去,而是等到上午十点半的样子,太阳挂在半空中,我们方才6续的搬纸扎品。

    令我们抓狂的是,刚摆好纸扎品,再次乌云滚滚,雷鸣闪电,我们不得不将纸扎品再次搬入堂屋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第七天下午五点半,天,总算放晴了,这次是彻底晴了,我们所有人差点没哭出来,玛德,这破天总算不玩弄我们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我们高兴的有点过头,谁也没顾及到丧事时间,就准备把纸扎品搬到法场去,那范老先生一声怒喝,将我们镇住了,他说:“搬么子搬,现在已经是第七天了,要搬也是明天早上随同棺材一起搬到墓穴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恍然大悟过来,让八仙们放下手头的纸扎品,就问那范老先生:“这印七耽搁了七天,是不是代表死者的魂魄被拘于阴间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