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53第453章印七78

正文 453第453章印七7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也弄不清到底怎么回事,就让老王先别急,等雨水停了再说。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说,脸色沉了下去,说:“九伢子,这场暴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,再等下去,就过了时辰,后面的丧事恐怕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说:“这也没的办法,天公无成人之美,咱们能如何?难道逆天而行,在雨中印七?先不说那红蜡会不会湿灭,就说那些纸扎品,能否干干净净的烧完还是个未知数,这个险,没必要冒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过了时辰,是不是有些不吉?”老王说。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说:“这场雨不早不晚,若是第一次红蜡没熄灭,此时,我正在法场中印七,那些纸扎品恐怕会被雨水淋个透彻。眼下,只有看老天眼的意思,它什么时候停雨,我们便什么时候印七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转身走进堂屋内,在供桌前烧了一些黄纸,说明事情的原委,又打了一个阴阳卦,卦象显示宝卦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算彻底放下心来,便在供桌旁坐了下去,朝四周看了看。

    此时的堂屋,已经被纸扎品堆得满满的,只有几名八仙跟范老先生站在堂屋内抽闷烟,至于遛马村那些妇人则全部站在堂屋门口,挥她们那无穷无尽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这场暴雨,一直持续到晚上1o点半,雨势稍微小了一些,但,相比平常的那些毛毛雨,雨势还是挺吓人,打在胳膊上有些生疼,压根无法印七。

    在等雨期间,我去了一趟堂屋后面,问了一下青玄子道事怎样,他告诉我,道事挺顺利,要到子时才能彻底完成整场道事,让我子时有个心里准备,说是成为失运人会有些动静。

    我问他有啥动静,他说他也不清楚,让我到时候别慌就行了。我又问他,道事成功后,是不是意味着这场印七一定会顺利,他说,看天意,让我安心在堂屋等着。

    对此,我真心不知道说什么,便回到堂屋,一直守在棺材旁边,放着哀乐。

    这一等,就到了晚上1o点半,花嫂给我们端来一些清淡的面食,相比中午的丰盛,这晚餐着实没法看,这也没办法,丧事弄成这样,还想吃好的,这简直是痴人说梦话。

    匆匆地吃过晚饭,我们一众八仙坐在供桌前聊了起来,聊得都是平常抬棺材遇到的一些奇人异事。值得一提的是,吃晚饭的时候,那温雪也待在堂屋,老王有意无意的把我跟温雪往一块扯。

    令我最纠结的是,那范老先生跟老王一样,也把我跟温雪往一块扯,直到我有些恼火,他俩才打消念头,这令我开始怀疑,他俩在东兴镇到底说了啥?

    时间这东西,总在不知不觉流逝,很快,便到了子时,我一直记着青玄子的话,心中也不敢大意,便一直警惕的看着四周,生怕那青玄子说的动静会影响到丧事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是有些不可思议,一直到12点的时候,我身子没有任何动静,堂屋内也是静悄悄的,不敢说落针可闻,至少是没有任何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想,是不是堂屋后面的道事出问题了?便跟老王他们打一声招呼,站起身,找了手电筒、雨伞,准备去堂屋后面看看青玄子,问下缘由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刚踏出堂屋,身子猛地怔了一下。紧接着,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离体而去,那种感觉特别诡异,就好像被人拿着一块磁铁,硬生生地将身子的一些东西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待我反应过来,那种感觉愈来愈强烈,随之而来就是腹痛,撕心裂肺的那种疼痛,不到几秒,豆大的汗滴就滴了下来。

    玛德,咋回事,那青玄子只是说有动静,怎么会如此腹疼?我也顾不上想那么多,弯腰捧腹,一双手死死地摁着腹部,腹内宛如披上一层荆棘,刺刺入心,愁肠百结。

    那疼痛感越来越强,大约持续了两三分钟时间。这两三分钟对别人来说,或许只是一瞬间,于我来说,每一秒钟都是一种煎熬,每一秒钟都觉得五脏六腑都随之晃动,整个人绞痛难忍,全身冰凉,迸沁着冷汗。

    渐渐地,那股绞痛感逐渐消散,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,病去如抽丝我当时的的感觉就是这样。那疼痛感刚消失,只觉得身子昏昏沉沉的,特别沉重,就连直身的力气都没有,四肢犹如虚脱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恍惚间,我好似看到有个影子朝我身边走过,又好似看到股什么烟雾从眼前飘过,定晴看去,什么也没有,难道?

    我艰难地抬起手揉了揉眼睛,却没看不到任何东西,就觉得身子四周的气温有些阴冷,彻骨的阴冷。

    这时,堂屋内的老王他们好似现我这边的情况,一个个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那老王一把扶起我,问道:“九伢子,咋了?是不是看见什么脏东西了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虚弱地说:“快,去堂屋后面,快,去堂屋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老王应了一声,撒开步伐就朝堂屋后面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走,我整个身子失去重心,差点摔了下去,好在那温雪一把扶住我,说:“老…,你…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她,有心甩掉她手臂,可,手臂使不上力气,就瞪了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还请温姑娘自重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,你话有点重了!”那范老先生走了过来,一边说着,一边从口袋掏出一些烟丝,塞在我鼻子里,说:“你啊,你啊,早晚会被你自己给弄死,真不知道你上辈子是不是作孽了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就疑惑地问他:“塞烟丝干吗?”

    那范老先生还没来得及开口,一旁的温雪开口了,她说:“范老的烟丝比较特殊,有中药的成份在里面,能舒解人体的疲乏感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一心系着堂屋后面的青玄子,不知道道事是否成功,也不知道身子的这番动静,是不是意味着从今天开始我便成了失运人,从此与好运无缘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