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49第449章印七74

正文 449第449章印七7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到请鬼并不是多么高深的事,就如平常逢年过节祭祖先一样,都会先摆上一桌,请列祖列宗先吃饭,然后再轮到活人吃饭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丧事请鬼倒不稀奇,重点是将鬼请走,这是一门学问,若是平常过年啥的,那些鬼吃完饭自然会走。

    但,这丧事请鬼走,却是一件极难的事,没有一定道行,压根行不通,验证了老祖宗传下来的一句话,请鬼容易送鬼难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中有些彷徨,就问范老先生:“是不是一定要请鬼?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什么叫请鬼,那是请列祖列宗,是丧事礼仪,不可废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又问他:“能不能请道士来办这个礼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却用手指了指那母子棺,意思很清楚,让我看着办。

    一见他这动作,我能说什么?那对母子可以说是我间接害死的,难道就这样把丧事让出去让别人办?先不说,我承接了这场丧事,就说那沈军死时的反应,也令我心中愧疚万分。

    我没再跟那范老先生说什么,点了点头,就朝老王指出来的吉位走去,打算试试。

    本来想问范老先生有啥需要注意的地方没,看到他站在那宛如一尊泥菩萨,一动不动,想必是不会教我什么。于是,我硬着头皮开始请鬼。

    我先是找花嫂要了沈军祖上的一些名单,又让老王找来一对蜡烛、三两三黄纸、四条长木凳,八副碗筷,一瓶白酒以及十样菜肴。注:菜肴是生的,不能为熟食。

    准备好这些东西,我将供桌往前移了移,在挨着棺材的位置放了一条长木凳,此为上席,又将沈军一家人的黑白照移到供桌中间,再在上席用红纸写上两个人名。注:这人名是死者祖上辈份最高之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随后,我在八仙桌另外三个方向,用红纸写上六个的名字,再将长木凳摆正,又用黄纸擦了擦凳面,这准备算是做好了。

    在我摆弄八仙桌的时候,那老王跟花嫂已经准备好十样菜肴站在堂屋左侧,他们用的是托盘,每个托盘上五样菜肴,都是平常的菜肴,算上不多丰盛。

    那老王见我摆弄好八仙桌,就问我:“九伢子,可以上菜了么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等会看我手势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捞起黄纸,蜡烛,先是用一根麻绳绑在八仙桌的桌脚,再用另一头绑在蜡烛上,插在沈军棺材的尾部,然后照着刚才的方法,将另一支蜡烛插在母子棺的尾部,让蜡烛与八仙桌呈三角形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在三角形里面用黄纸摆了一个八卦图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,我点燃三张黄纸,烧在沈军棺材旁边,作了三个揖,说了一些吉祥话,再在堂屋的神坛前,烧了七张黄纸,嘴里念道:“吾陈九,今日奉家师太上老君之敕令,前来遛马村恳请,沈军之高祖父沈风安、沈门王氏夫妇、沈军之曾祖父沈峰祥、沈门刘氏夫妇、沈军之祖父沈平江、沈门罗氏夫妇以及沈军之父沈正友、沈门张氏夫妇,入席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面色一沉,故作狰狞之态,转身,右脚猛地跺在地面,双目紧盯堂屋外面,怒道:“此为家宴,若是哪个不开眼的闯入席面,休怪陈九不讲情面,降下阵阵天雷轰尔等个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撒了黄纸,又说:“赐尔等些许黄纸,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不敢大意,刚才那话是吓住周围的孤魂野鬼,这也没办法,丧事本身就易招惹孤魂野鬼,若不吹些牛币,哪里ho1d的住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捞起招魂幡,在沈军棺材上方挥舞了四下,又在母子棺上方挥舞了三下,然后将棺材旁边的蜡烛点燃,抖了抖身上的道袍,走到那三角形中的八卦图中间,微微弯腰,左右持招魂幡放于身后,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拉长嗓门喊:“印咯、印咯,沈家列祖列宗入…席…叻!”注:此处为拖长音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鞭炮声响起,噼里啪啦,抬头一看,是范老先生,他手中拿着一封约摸二尺长的鞭炮,正在燃放。见我望过去,他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待鞭炮声停止,我润了润嗓门,正准备喊上菜,就见到鞭炮的那些烟雾竟然朝堂屋内飘了进来,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怎么回事,那些烟雾朦朦胧胧的有些像人形,死劲揉了揉眼睛,就见到供桌上有很多浓烟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咽了咽口水,手心冒出一阵冷汗,也不敢有半点马虎,深呼几口气,拉长嗓门就喊了一声:“上菜喽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上菜喽,那老王接了一句菜来喽,小心烫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老王将托盘放在堂屋门槛上,端起其中一碗生菜就朝堂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待老王左脚跨进堂屋门槛,我立马拉长嗓门喊:“先上菜来莫动手,听我细细述分明,照人看,照席看,席中宾客听我言,一菜看酒满门吉,哀乐麻衣行大礼,鹤驾今日归西去,何时再来探看齐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朝供桌作了三个揖,又示意老王将第一道菜放上去,然后倒一些酒水。

    那老王会意过来,倒了一些酒水,正准备开口说话,我连忙朝他挥了挥手,让他不要说话,赶紧上菜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也不敢说话,转身,端来第二碗菜,我喊:“二菜看酒泪水泣,一门含悲皆孝意,周公制礼安家邦,孔子策礼美名扬。”

    随后,每上一样菜肴,我都会喊上几句,值得一提的是,第五道菜是生丸子,需要燃放一封鞭炮,意为,死者到了阴间能跟祖上团团圆圆。

    就这上菜,大概弄了十七八分钟,喊得我喉咙有些沙哑,但,面对请鬼,我不敢半点怠慢,每道菜都把礼仪做到最后,直到第十道菜,生了一点意外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