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48第448章印七73

正文 448第448章印七7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着老王这话,不待他说完,我立马打算他的话,就说:“老王,你是不是搞错了?自古以来,玄学都讲究顺应自然,这逆行摆盘有违天合吧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、不、”老王一连说了三个不,说:“我记得老秀才说过,万事多变,这逆行摆盘不算违天合,只是一种方向定位,在一些大型丧事上都会用逆行摆盘。”

    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就问他:“那你怎么判断棺材后面就是艮丙方向?”

    “丙丁紧追甲乙,以此类推,艮为八,兑为七,天干顺行,八卦逆行,这是摆盘的顺序。”说着,他将手中那图形递给我看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老王画图的功力真不咋地,一个圆形的八卦的,愣是被他画成一个椭圆形,难怪我先前觉得有点像八卦。令我纳闷的是,他在那图形的四周,标上了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、己、庚、辛八个字,正好对应八卦的兑、艮、离、坎、巽、震、坤、乾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字,我第一反应不是方向,而是震惊的看向那老王,玛德,这老王不是大字都不认识么,啥时候居然学会写字了?

    我问他:“老王,啥时候学会写字了?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说:“活到老学到老嘛!在家闲着没事,就让闺女教我写了几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她教你写这些字?”我心中疑惑的很,一般教人写字,都是写,大、天、王这些字,怎么可能教乾坤、甲乙丙丁这些字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身为抬棺匠,自然要懂得写这些字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竟然无言已对,也没在这个问题继续纠缠,就问他,“十天干是十个字,为何你的逆行八卦上只写了八个字?还有两个字去哪了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,说:“壬、癸那两个字不会写,应该标在乾与坤的左上方。”

    壬、癸不会写?这太扯了吧?八卦的八个字都能写出来,壬跟癸不会写?就算癸不会写,情有可原,那壬字这么简单,怎么可能不会写,这老王不是在忽悠我吧?

    那老王没有理会我心中的疑惑,而是继续开口道:“九伢子,你看艮的方向,它与丙相差两个度数,用逆行方位,东而西,南而北来说,我手掌应该放在这个位置,你看,艮丙是不是正好指在死者的龙柩上。”

    我压下心中的疑惑,朝老王手掌看去,的确如他说的那般,艮丙正好指着沈军的棺材,肯定有人会问,既然是哪个方向,为什么不把水壶挂在棺材前头。

    这也是有原因的,一般情况下,棺材前头是不允许挂东西,唯有一样东西能钉在棺材前头,那就是红布,不过这红布,也必须特殊原因才能钉上去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跟老王说了几句,就正准备找花嫂寻个水壶来,那老王一把拉住我,说:“九伢子,水壶的事先不急,先找到吉位吧,不然等会开场没法弄,要是那红蜡再熄灭,我怕那些妇人会一窝火全跑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觉得这话在理,就说:“先前范老先生好像说,正宫在辛,正印在癸,是不是说吉位?”癸:gi

    那老王思索了一下,说:“这句话应该是吉位,不过,恐怕是指两个吉位,正宫是指九宫格,九宫格的话应该是指请鬼,请遛马村八位列祖列宗,加上你这个八仙,正好对应九宫格,辛是十天干的辛位,应该在这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朝供桌那个方向走了过去,在供桌的左侧停了下来,说:“九伢子,等会你就在这个位置请鬼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看了看手掌,嘀咕道:“癸的话,应该在那。”他伸手指着门槛的右边,说来也有些奇怪,他指的那个位置,正好是与先前掉砖头的位置隔了差不多七八公分的样子,若是先前按照吉位来站,那砖头掉下来应该不会擦伤我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中有些信那范老先生的话,难道真的随着时代进步,丧事的一些风俗礼仪必须生变化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老王走了过来,一手搭在我肩膀上,打断我的思路,说:“九伢子,位置已经找好,剩下的事情可就要靠你了,若是等会红蜡再熄,这场丧事将会是持久战,你最好有个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怪异的在老王身上瞧了瞧,他还是那副样子,五十来岁的年龄,国字脸,一脸络腮胡,左眼有些狰狞,可,为什么他现在给我的感觉很奇怪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我就问他:“老王,怎么从曲阳回来后,我就感觉你变了一个人似得?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身上有股霸王之气,忍不住想赞美我几句?嘿嘿!”

    他干笑两声,将头伸了过来,附耳道:“九伢子,不瞒你说,刘寡妇说我某方面也是越来越来强了,这一切都归功于…”

    听到那老王说这一切归功于几个字时,我整整个人的神经绷了起来,难道老王像那些中的主角一样,有奇遇,倾耳听去,就传来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夫说你们俩有完没完,在那磨磨唧唧,还办不办丧事了,再不办丧事,老夫可要走了,镇上的店子都关了一天,档租费你们给啊?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我皱了皱眉头,抬头看去,就见到那范老先生走了过来,先是瞪了我们一眼,然后说:“快九点了,你们俩个大男人咋这么墨迹?”

    我特么真是醉了,在关键时候,那范老先生打啥岔子,当下,我也没理他,就问老王,“这一切归功于什么?”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老王像变了一个似得,立马说:“什么归功于什么,我刚才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玛德,听着这话,我差点没骂出来,就说:“老王,你…你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而是向我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范老先生在,他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动作,我放下心来,就打算等那范老先生离开后,再去问那老王。

    随后,我在老王指出来的吉位做了一个标记,又找花嫂要来一个水壶,盛了一些水挂在棺材尾部。

    期间,也不晓得那范老先生在想什么,一直站在老王旁边,偶尔会跟老王说几句,我听到不是很清楚,不过,隐隐约约听到他们提到我师傅。

    待做完那些事后,我打算按照老王说的那样,先在吉位请遛马村的列祖列宗来一趟堂屋,也就是俗称的请鬼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对这请鬼没一点信心,我想过按照我原本的打算,先看看死者是不是有啥心愿未了。但,这死者长年在长沙,遛马村的人对他不是很熟悉,唯一熟悉他的人小老大,又没来参加丧事,这令我压根无从下手,只能请鬼以庇佑这场丧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