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42第442章印七67

正文 442第442章印七6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疑惑的看了看范老先生,就说:“您老是确定那些纸扎的家具放在天枢位那张八仙桌旁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问我要过一根烟,捏碎,放了一些烟丝在那烟斗里,吧唧吧唧的抽了几口,开口道:“陈八仙,老夫还诓你不成?按照老夫的话去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没有动,这倒不是我不相信他,而是他提出来的事与我心中的想法相驳了,若是没有足够的理由,我是不会盲目的相信一个人,毕竟,事关死者的丧事,我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那范老先生见我没动,脸色沉了下来,一把抖掉烟斗的烟丝,有些不喜地说:“细伢子,你怕老夫诓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小九有些想不明白,为何要放在天枢位。”我朝他作了一个揖,说:“还望您老解惑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沉声问道:“以你之见,应该放在哪个位置?”

    “摇光,俗话说,耍龙要耍龙头,那天枢位是北斗七星阵的阵,就相当于龙头,尽管您把纸扎的家具说的很重要,但,天枢位只能放箱子跟一栋房子,唯有这样才符合礼仪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不信老夫?”他笑眯眯的看着我,说:“老夫从十六岁干到现在,足足当了五十年的纸扎匠,你觉得你个年轻伢子比老夫懂得还多?”

    “学无先后,达者为先。”说完这话,我觉得有些过了,便又朝他作了一个揖,歉意道:“范老先生,不是小九不信您,实在是您先前的理由不足以说服小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皱了皱眉头,冷笑道:“好一句,学无先后,达者为先,细伢子,你这话是老夫不及你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连忙罢了罢手,说:“范老先生,您误会了,小九只是觉得,那些家具应该放在摇光那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开话题,老夫就问你,你是不是觉得老夫不及你?”那范老先生板着脸说。

    一听他这语气,我总算知道老王为什么会说他脾气古怪了,连忙朝弯了弯腰,说:“范老先生,小九真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…只是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他没好气地对我说。

    “只是,小九觉得,那些家具真的应该放在摇光那个位置,不应该放在您老说的天枢位。”说完这话,我怔了怔神色,双眼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认为这么,去做便是,又为何要问老夫?既然问了老夫,又为何不按照老夫的意思办?”他冷笑一笑,语气越来越重,说:“你在耍老夫么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冲了过来,一把抓住我手臂,他的力气很大,抓的我隐约有些疼痛。

    这下,我实在想不明白了,只是一个位置之争,需要动手动脚么?念及他是老人,我也没反抗,不卑不亢的说:“先前问您老,只是小九心中不太确定放在哪个位置,但是,您说的天枢位的那个理由实在难以说服小九。”

    他听完我的话,愣了好几秒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三下,笑道:“不错,不愧是那人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的意思,就问:“您老这是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他大笑一声,满意的朝我点了点头,说:“老夫托大叫你一声小九吧,小九啊,老夫刚才不过是试探你,想试试你的心性如何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朝疑惑地问:“您…?”

    他朝我做了一个要烟的动作,我掏出一根烟递给他,他还是像先前那般,先把香烟捏碎,然后撒了一些烟丝在他的烟斗里,点燃,深吸几口,说:“办丧事就如做人,自己心中要有一杆秤,衡量利弊,不是别人说便听什么,哪怕对方身份再高,再尊贵,你也需要把握好心中那杆秤。假如某一天,你离开衡阳,去了别的地方,对新地方的风俗不懂,也不能完完全全的相信别人的话,要衡量好那杆秤,懂吗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恍然大悟过来,捣鼓半天,他刚才是在试探我,连忙朝他弯了弯腰,说:“范老先生教训的是,小九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理我,而是抖了抖烟斗,轻声道:“人活在世,礼不可废,而礼着重在丧,这丧礼不同于其它礼俗,它是传承的,变化的,展的,任何时代的丧礼都吸收了一个时代的精神风貌,受那个时代的经济和文化影响,它传承的是礼,而不是一成不变的礼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在我身上盯了几眼,说:“小九,守礼也要有个度,不能太过于迂腐,毕竟,我们是活在现在,不是过去,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,不是让我们一成不变,而是去其瑕疵,取其精华,再加上我们这个这个年代的东西进去,这才是真正的丧礼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陷入沉思当中,这范老先生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一直以来,我都是守着老祖宗传来的丧事礼仪,却忽略了我们是活在现在。

    那范老先生见我没有说话,拍了拍我肩膀,说:“小九,好好想想老夫这番话,人这辈子,做好一件事不容易,老夫希望你在丧事上走的远些,不要拘泥在衡阳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正准备说话,他罢了罢手,说:“这样吧,办完这场丧事,你出去走走,见识一下各地的丧事风俗,再综合一下各地的丧事风俗,若有可能,撰写一本书,传,中华之礼,延,文化光辉,也算是为丧事做了一些贡献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走走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这不单单是我的意思,也是你师傅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傅是谁啊?”我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他罢了罢手,又朝我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我去捣鼓那些纸扎的家具。

    我没有动,心中疑惑的很,就拉住那范老先生,问道:“范老先生,您就告诉小九,我师傅到底谁?不然,我这心里面老是瞎猜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