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41第441章印七66

正文 441第441章印七6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实话,在捣鼓纸扎的时候,我手头上的动作特别轻,生怕把那纸扎弄破,这也没办法,纸糊的东西就是这个质量,总不能指望它跟木头一样随便捣鼓吧?

    我先是将所有纸扎放在堂屋门前的一块坪地,然后让老王他们找来七张八仙桌,按照北斗七星阵的位置摆好。北斗七星: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。

    刚摆好八仙桌,那老王走了过来,他问我,纸扎的房子、纸人以及那些纸扎的家具该怎么摆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丧事中的八仙桌,有着特殊的意义,就如桌面来讲,桌面以上代表天,桌面以下代表地,而那桌面则相当于区分天地,算是一种媒介。

    按照丧事规矩,但凡纸人必须立于地面,也就是放在桌子旁边,但是,这场丧事买了纸扎的房子,若是把人放在桌子旁边,那纸扎的房子也立于地面,就会出现房压纸人,导致那些纸人到了阴间不灵活,用时髦的话来讲,就是纸人到了阴间会变成二愣子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决定把纸人放在桌面,也就是让纸人立于房子之上。如此一来,用纸人压住房子,能给死者带去一些好运。说白点,死者投胎的时候,出身会好些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规矩,至于有没有用,我也不知道。毕竟,我一直活在阳间,也没去过阴间,天知道有没有用。

    但是,老祖宗既然这样说,肯定有它的道理在里面,我们这些后人按照规矩办,肯定错不了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把纸人放在八仙桌上面,问题出现了,等会丧事开始,这些纸人需要用火焚烧,一旦燃烧起来,这八仙桌铁定也会燃烧起来,烧掉八仙桌事小,烧掉丧事的天与地的媒介事大。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担忧跟老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想了一下,就说:“在桌面铺些泥沙噻,咯样就烧不到八仙桌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朝老王竖了一根大拇指,不愧是老八仙,点子就是比我这新人多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在遛马村附近挑了一些泥沙,将其铺在桌面,我怕厚度不够,愣是在桌面铺了两公分后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放纸人,这放纸人不是说放在八仙桌上面就行了,必须按照一定的规矩来放,因为八仙桌是按照北斗七星阵来摆,所以,纸人也必须遵循那个北斗七星的规矩摆放。

    这北斗七星阵的天枢位,在我们八仙眼里是,是阵,也就是领头阵的意思,起到一个引领的作用。这个位置的八仙桌是不能放纸人的,一旦在这个位置放了纸人,便会夺了丧事的气场,有喧宾夺主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肯定有人会问,那天枢位放什么东西?很简单,天枢位只能放一样东西,纸扎的盒子,也就是我用红包跟范老先生换的盒子,那盒子里面装着纸扎房子的钥匙。

    随后,我将那纸扎的盒子放在天枢位,又将那些纸人放在剩下的六张八仙桌上,值得注意的是,每个桌面放两个纸人,一左一右,不能放在桌面正中央。

    待放好纸人,我看了看那些纸扎的房子,是二层小洋楼,约摸一米五高,跟真房子的规格差不多,伸手摸了摸,那些房子扎的很紧,大概三十来斤重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这些房子放哪?”一旁的老王问。

    “每张八仙桌左侧放一栋房子,中间的距离保持七公分。”我想了想一下,老王一共买了十四个纸人,七栋房子,先前堂屋门口放了两个纸人,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六个位置共放了十二个纸人,现在七张桌子旁边放七栋房子,正好将那些纸扎悉数放在法场。

    “好!”老王应了一声,拉着高佬将那些纸扎房子抬到八仙桌左侧,用尺子量了量距离,再挪了挪纸房子,最终将那些房子一一摆好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怎么弄?”刚摆好房子,老王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就问老王几点了,他说快8点了,我说,八点整开始弄丧事,先让他们去棺材前守着,顺便准备好铜锣、鞭炮以及一些丧事用到的工具。

    他们嗯了一声,便回了堂屋,整块坪地就剩下我一个人,我深呼几口气,抬头大致上看了看刚布置好的法场,还算满意。由于这场丧事有些重要,我怕出现错误,特意跑去找范老先生问纸扎摆的位置对不对。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看那些纸扎,而是在我身上盯了老长一会儿时间,缓缓开口道:“陈八仙,丧事就要有这种态度,无论你懂不懂,只有多问几个人,才能保证丧事的绝对安全,不至于出现意外,切莫自高自大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以前办丧事,的确如范老先生说的一般,我以为我懂,万事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,有时甚至连老王的意见也没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范老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,开口道:“这纸扎摆放的位置很正,不过,有一点你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点?”我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“家具!”他说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恍然大悟过来,先前脑子一直记着纸人跟纸扎的房子,居然把那些纸扎的家具给忘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立马问那范老先生:“以您之见,那些家具应该怎样摆放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朝我做了一个要钱的动作。

    一看这动作,我当真是哭笑不得,摸了摸裤袋,没钱,便朝老王要了十二块钱,又找了一个红包袋,把钱放进去,递给那范老先生。

    “可以说了吧?”我没好气地问。

    他满意的笑了笑,将红包塞进口袋,开口道:“以老夫之见,家具乃房子之灵魂,没家具的房子就如一块空地,烧到阴间,用处也不是很大,所以呐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瞥了我一眼,语重深长地说:“所以,家具需要放在天枢位那张八仙桌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按照我的想法,家具是房内的杂物,应该堆在北斗七星阵的阵末也就是摇光那个位置,在那烧掉即可。

    我会这么想也是有原因的,那些纸扎的家具,只是一种形式,礼仪到了就行,重点是那些房子跟纸人,这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烧黄纸,有些地方将黄纸一张一张扯开烧即可,有些地方则需要将黄纸对折起来烧,而在我们八仙看来,烧黄纸的重点在于烧,而不是以什么样的形状去烧。

    可,以范老先生的意思,将纸扎的家具放在天枢位那张八仙桌,就有点本末倒置。毕竟,那天枢位处于北斗七星阵的阵,印七的第一位置就是天枢位,也就是说,那个位置的东西是最先烧到阴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