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36第436章印七61

正文 436第436章印七6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实话,悬挂在窗户上,我心里害怕的要命,特别是胸前传来的异样,令我整个人的神经绷了起来,就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。

    房内,那温雪一直拽着我手臂,奈何,女人的力气始终有限,倘若把那温雪换成乔伊丝,指不定以乔伊丝的功夫,一手能我将我拽回去。

    但,这也只是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到底怎么了啊?”那温雪一直在那惊叫着。

    我想开口说话,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一张嘴,就有一股阴冷的气体灌入嘴里,玛德,再这样下去,我坚持不了一分钟,铁定掉下去。

    我想过直接跳下去,可,我们农村房子的二层小洋楼比较高,二楼到一楼的高度是三米三的样子,倘若没记错的话,我下面是坪地,地面是请石匠铺了一层石块,那石块异常坚硬,就这样跳下去,只有两种结果,幸运的是,人没死,四肢肯定要废一样,不幸的是,下辈子再投胎。

    难道真要跳下去?

    我脑子闪过这个念头,就打算拼一拼,如果掉下去,整个身子会像脱绳的石子一样,重重地砸在地面,十之是死定了,跳下去,按照物理学来说,身子与地面接触的力度要少些,或许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憋足一口气,就准备跳下去,那温雪好似现我的打算,死死地拽住我的手,说:“老公,有啥事想不开跟我说啊?”

    有人说,女人在某些时候就是扯后腿,事实证明,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我一连试了几次,那温雪死死地拽住我手,死活不松开。

    玛德,我真想破口大骂,身子越来越重,越来越重,眼瞧就要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我命不该绝,就在这时,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,就听到老王、高佬以及青玄子的声音,老王说,不得了,不得了,九伢子死定了。

    一听到他们的声音,我整个人松了下来,应该得救了,哪里晓得,刚滋生这个念头,脖子上传来一股异常的沉重感,胸口的那阴风也是愈来愈强烈。

    由于我在窗户挂了一会儿,忽然传来这么一股沉重感,我手头上有些吃不消,整个身子往下掉了一两公分的样子,剧烈的疼痛感令我压根没力气再坚持,双手一松,身子往下掉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公,不要!”那温雪一声尖叫,一把抓住我手肘,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哪能拉住我,她的身子随着我的扯力朝窗户外倾了过去。

    瞬间,那温雪脸色变得刷白,我隐约能听到她手臂脱臼的声音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我奋力朝她喊了一声,“放手!”

    “不放,我不放,我温雪认定的男人,死活也要在一起!”她声音有股异于常人的坚定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咯噔一下,心中某根弦好像被拉了一下,我跟她相识不到三天时间,顶多算是泛泛之交,若是非要说点实际性的关系,就是找沈军媳妇尸体的时候,救过她,吻过她。

    假如把这个事,放在五十年代或六十年代,那年代牵个手,亲个嘴能成就一段婚姻,而现在这个上床了,怀孕了,生孩子了,女人未必见得是自己媳妇的时代,我不信。只是救了她一次,又或者说只是亲了她一下,她便死心塌地的跟我在一起,这根本就是上天绣花,想的挺美。

    可,眼前这事实,却大大地出乎我意料,因为我深知,人在面临危险时,所表现出来的性子是心灵深处最真的性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愿拖累她,就朝她喊:“放手啊,再不放手,你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,我不放!”她哭了,两滴晶莹剔透的眼泪顺着她脸颊滑下,正好滴在我脸上,凉凉的,涩涩的。

    “放啊!”我朝她怒吼一声,双手猛地在她手掌中挣脱,她抓的很紧,很紧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不放,我不能放,我一放手你就没了,就没了!”她哭泣着喊。

    喊完这话,不知道是她气力用尽了,还是怎么回事,她身子朝窗户下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放啊,我求你了,放手啊!”我歇斯底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而是一双手紧紧地抓住我手臂,用行动证明她的决心。

    说实话,直到此时,我才知道,有那么一部分女人,哪怕社会再进步,哪怕男女关系再混乱,哪怕再多诱惑,她们一直坚持着自己本心,坚持着老祖宗遗留下来的那种封建思想。

    一倾心,一辈子,一言语,一生情,一承诺,终生君,而温雪正是这种女人。

    “放啊!”我拼命地嘶吼着。

    她还是那样,不说话,死劲将我往上拉,每拉上去一分,我们的身子立马又会往下滑几分,哪怕是这样,她依旧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我们会这样摔下去,就在这时,我感觉头上有东西淋下来,是狗血,抬头一看,就见到老王跟高佬俩人拉着温雪手臂,一旁的青玄子手里拿着一个木脸盆,倘若没有猜错,这狗血应该青玄子泼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听到青玄子嘴里快的念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,不过,最后一句话,我还是听懂了,他说的是,光耀八极,无物不伏。

    随着那八个字落音,那些狗血悉数淋在我头上,陡然,脖子上的沉重感消失了,整个身子也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抓紧了,我们要拉了。”老王朝我喊了一声,紧接着,我身子缓缓地拉了上去。

    随后,我被他们拉进房间,一双手臂酸痛的要命,我没有时间去疼痛,一把抱住温雪,立马朝一旁的老王他们喊,“温姑娘手臂脱臼了,快,快,送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没事,你手臂没事吧?”她抬头微微地瞥了我一眼,淡淡一笑,她的笑,很满足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”我张了张嘴,不知道跟她说什么,主要是她那句老公,令我压根不知道回话,于是,我便朝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见我点头,缓缓开口道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以后别再犯傻,你若死了,留我一人又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我看着她,慎重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我老公,无论你承认与否,你都是我老公!”说完这话,她倒吸一口凉气,应该是手臂脱臼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正准备说话,青玄子推了我一下,说:“陈八仙,你俩再秀恩爱,这姑娘的手臂可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了看了看青玄子,就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小姑娘手臂应该是脱臼了,再耽搁下去,手臂会留下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青玄子从八卦袋中取出一条约摸一米长的黄布,又探了探温雪手臂,说:“小姑娘,你忍下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头上一使力,在温雪手臂上捏了几下,他的手法特别快,只是那么几下,我就见到温雪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随后,那青玄子把黄布交给我,让我替温雪包扎后,到堂屋去找他,便领着老王跟高佬神色匆匆地离开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后,大概花了七八分钟时间,总算将温雪脱臼的位置包了起来,又在她脖子上做了一根吊带,将她手臂掉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这期间,那温雪一直看着我,也不说话,眼神中尽是柔情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我拍了拍手掌。

    “老公,谢谢你!”她看了我一眼,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苦笑一声,就说:“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,倘若不是你拉着我,或许,此时的我,已经进了医院,又或者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说:“别说不吉利的话,你会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下,也不好再说什么,主要是孤男寡女这场景有些暧昧。

    她见我没有说话,愣了一下,好似想起什么,就问我:“老公,你为什么要跳楼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真心醉了,直到此时,她居然还认为我是跳楼,就对她说:“事出有因。”

    她好像还想问下去,我连忙罢了罢手,将她抱了起来,放在床上,又替她盖上被子,我怕那小女孩再次找过来,将地面的杀猪刀捡了起来,放在温雪枕头旁边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问那温雪要不要找个人陪着她,她说,她胆子很大,不需要人陪着,让我下去找青玄子他们,替死者好好办理丧事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让她好好休息,将身上的狗血清理一番,便朝楼下走去,路过房屋中间那供桌的时候,我想了一下,最终还是在小女孩照片前插上三柱清香,烧了一些黄纸,作了三个揖。

    刚到楼下,就现我所在的房间是堂屋右侧,推开门,朝堂屋走了进去,一进屋,就见到堂屋房梁的位置,拉了不少黄布条,那些黄布条上画了很多奇怪的符号,有点像是符箓。

    青玄子、老王、高佬三人在堂屋右侧商量事情,堂屋左侧则是遛马村那些妇人、瘦猴等八仙以及五花八门那十三人,值得一提的是,那吴屠夫也正在其中,他们正在酣睡,偶尔会传出几声打鼾声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过来了正好,我们有事问你,对你,你在窗户吊了半天,没事吧?”老王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没事,就问他:“有什么事找我?”

    老王愣了愣,说:“还是青玄子道长来说吧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将疑惑的眼光抛向青玄子,他皱了皱眉头,沉默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小九,你先给我讲讲你在二楼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将二楼的事情告诉他,又将身上生的那些诡异事告诉他。

    他听后,让我转过身,伸手在我脖子上探了一下,眉头越皱越深,叹气道:“小九,这场丧事,恐怕不好办,搞不好还会闹出人命案!”

    “还会死人?”我矢口出声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“按说,一般人死后,七天为一个阶段,依你刚才所言,那小女孩应该跟地下涵洞有些关系,还有一点,小道最为疑惑,小女孩才死三天为什么会陡然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意害死她,她找我报仇,很正常啊!”我语气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“你没明白小道的意思,七天为一个阶段,懂了没?现在才三天不到。”他沉声道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他说的这个问题,我先前也疑惑过,小女孩才死了不到三天,按照民间传说,就算再大的仇恨,也会是七天后才有所动静,也就是俗称的回魂夜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小女孩才三天不到,居然就懂得找我复仇,这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想了一下,就问青玄子,“会不会跟6耀东有关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不可能,你身上有小道给你的两样东西,6耀东不敢靠近你,这事十之是小女孩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那…那为什么七天会缩短至三天不到?”我问心中最大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种可能!”他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可能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有孕妇给她烧过香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指了指旁边的棺材,继续开口道:“俗话说,人死有三忌,一忌黑猫、二忌流浪狗,三忌孕妇。”

    “孕妇?”我疑惑地嘀咕一句,就朝左侧那些妇女看去,这些妇女最年轻的快四十岁,最老的已经接近六十岁,要说她们中间有孕妇,这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难道?

    我将眼神抛向正在瞌睡的琴儿,参加这场丧事的妇人都在这,只有那琴儿是二十来岁,要说孕妇,唯有她。

    可,我记得那琴儿腹部并没有凸出来。不对,那琴儿应该有事,正所谓,无事不烧香,那琴儿被我三言两句就忽悠到遛马村,这足以证明她心中应该有事,难道,难道,难道她说的事,是指怀孕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背后一凉,一个箭步朝那琴儿跑了过去,此时的她,正在酣睡,我伸手推了她一下,“琴儿姐,琴儿姐,快醒醒。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,揉了揉,疑惑地看了我一眼,说:“咋了?有事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开门见山地问:“琴儿姐,你是不是?”我指了指她肚子。

    她面色一红,好像有些不好意思,说:“你真厉害,我怀孕才二个月不到,都被你算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像被雷电击中一般,玛德,先前为了凑足五花八门十三人,使了一点小手段,没想到居然把一个孕妇招到堂屋。

    在我们这边,有句骂人的话是这样说的,你咯人死后,巴肚婆来替你送丧。翻译过来的意思是,你这人死后,孕妇替你送葬。

    正如青玄子说的,孕妇在丧事上是大忌,孕妇给死者上香更是大忌中的大忌,而这琴儿,在我的要求下给沈军上过香、烧过黄纸。

    不对,我只让她给沈军上香、烧黄纸,并没有让她给小女孩上香、烧黄纸,难道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给那口棺材上过香,烧过黄纸?”我指了指那口母子棺。

    她先是一愣,然后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你们吃饭的时候,我看那小女孩小小年纪就死了,便给她们母子烧了一些黄纸,上了三根香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上香的时候还问过那一只眼的老叔叔,他同意下来,我才做的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指了指右侧的老王。

    果真上过香,我脸色沉了下来,那老王之所以同意让她上香,估计不知道她是孕妇,才会同意。

    玛德,我恨不得煽自己几个耳光,这次是真的自己给害死了,早知道她是孕妇,宁可五花八门缺一花,也决计不会把这琴儿请来。

    那琴儿好似现我脸色不对,颤颤巍巍地问:“是不是我做的不对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,就说:“你身为农村人,明知怀孕了,为什么还要给死者上香,你知不知道孕妇给死者上香意味着什么啊?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摇了摇头,说:“我长年住在东莞,哪里晓得屋里的习俗,再者说,你那天不是算出我有心事么?我以为你算出我怀孕了,至于上香,也是你让我上的啊!”

    这是赤果果的打脸,我知道个p啊,那天为了将她请到遛马村,纯属一顿乱扯,哪里晓得她怀孕了,当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玛德,终归到底,这一切还是我大意了,跟她随意的扯了几句,正准备走,她叫了我一声,紧张地问:“陈八仙,这事会不会影响到肚子的宝宝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朝她肚子看了看,平平的,压根不像怀孕,也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,就问:“你确定你真的怀孕了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说:“正是怀孕,我才把东莞的…生…意,暂且搁置,你要是不信,我家里有医院的检查结果。”

    我起先有点不明白她说的生意,后来想了一下,瞬间就明白了,嗯,的确是生意。

    那琴儿见我没有说话,又问我,“会不会影响肚里的宝宝?”

    我不确定的说:“不是很清楚,要问青玄子道长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ps:这几天状态特别不好,我朋友今天早上6点离世,年仅26岁,留下一对二三岁的儿女,愿他一路走好,人去音存楼不空。

    这是两章半的字数,剩下的明天补上,望理解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