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33第433章印七58

正文 433第433章印七5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我们做八仙的最忌讳灭人魂魄,哪怕那6耀东跟我有深仇大恨,也决不能灭了他的魂魄,这是职业操守。

    假如不灭那6耀东的魂魄,这场丧事压根无法办下去,更为重要的是,那女乞丐跟小女孩可以说是因为我才死,如果连她们在阳间最后一遭都办不好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只能让我成为失运人,可,成为失运人,我这辈子算是废了。

    想了老长一会儿时间,最后一咬牙,就对青玄子说:“道长,如果我失运,是不是能让6耀东的魂魄回到阴间?这场丧事是不是能顺利办下去?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说:“万物顺其自然为佳,让你成为失运人,此举有逆天的意思在里面,只有5o的希望能成功,另外5o就看死者对你有没有怨念,一旦有怨念,丧事不好办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懵了,这话什么意思?牺牲我鼎盛的九年运气也换不来一场丧事?这特么太扯了吧!

    那青玄子好似看穿我的想法,就说:“小九,在我宗门有一句话,人的一生尽在九星图中,运盛运弱,生老病死,都是根据九星图演变而来,或许有点变动,但,大致上的命理不会差多少,而我们此举是将你的运势用你命理剥出去,以小道的道行能有5o的成功率已属不易,若是让我师傅来,大概有8o的成功率。”

    “失败的话会怎样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失败,最差的结果也能将6耀东送回阴间,至于丧事,恐怕还是有些难办!”青玄子思索一番,缓缓开口道:“小九,选择灭魂吧!丧事用印七再加上我的布阵,说不定能办好丧事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“灭魂是大忌,不止我,恐怕你也会遭天谴,还是移星转运吧,只希望6耀东的魂魄能在阴间安生,也希望死者一家三口能安安心心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,你…你未来九年…”青玄子说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笑了笑,打断他的话,说:“道长,刚开始你可是劝我选择第二条路,怎么现在反倒劝我选第一条?”

    “先前劝你选第二条是以为你的八字没问题,就算失运,也能做个普通人,没想到…你的八字有些问题,导致极盛极衰,艾!这或许就是命运吧!”

    那青玄子叹了一口气,也没再劝我,就说:“既然你选择第二条路,那先将你身上的煞气压下去,不能在犯三煞的情况办丧事,否则只会让丧事更加难办!”

    “怎么压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!”说着,他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箓,我记得在邵阳时,他用过这种符箓,是银色的,上面画的符号特别奇怪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放在身上!”他将符箓递给我,又从身上掏出一根桃红色的木头,据他说,这是木头是极品仙桃木,能辟邪。

    我接过符箓跟仙桃木,也没想那么多,就将它们塞在裤袋,然后问他接下来怎么弄。

    他说:“既然决定移星逆运,我需要回家找几样东西来布阵,对了,小九,布阵的范围有些大,这堂屋两侧的房屋恐怕保不住,至少把门拆了,还有堂屋后面要一块空地供我布置法坛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堂屋前面弄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移星跟丧事同时进行,你在堂屋前面办丧事,我在堂屋后面移星,如若成功,丧事会异常顺利,不会出现任何偏差。”那青玄子一边说着,一边将供桌上的九星图擦掉。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了点头,就让他先回去准备东西。

    待那青玄子走后,我站在供桌前,整个人如行尸走肉般,双眼盯着那两口棺材,一动不动,先前怀疑这怀疑那,没想到最终的原因竟然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办了这么多场丧事,一心想办好丧事,却从未想过会因为我的原因害死人,这当真是讽刺,莫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想着,想着,我双腿一软,跪了下去,朝着两口喊了一嗓子,“我对不起你们呐!是我害了你们呐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两行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,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,遇到挫折像个女人一样哭,掉眼泪,没一点男人该有的气魄跟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王、高佬、温雪、瘦猴、花嫂以及一众八仙走了进来,老王将我拉了起来,说:“九伢子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”我支吾一句,心里难受的要命,压根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是个大男人,有啥好哭的,像个爷们一样站起来,无论做错任何,像爷们一样去面对,去承担,你是我们这伙八仙的骄傲,就要做出让我们骄傲的样子。”高佬一手搭在我肩膀上,一字一句地说。

    “可…可…可,可她们是我害死的啊。”说完这话,我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愧疚,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那一幕,心中也是无奈的很,那时候我十九岁,在丧事这方面表现的很老练,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。但,丧事以外的事,于那时候的我来说,完全是个陌生的世界,或许,每个男人的成长过程都是一种钻心的痛,不经历那些痛,又如何从少年变成男人,这或许就是男人,又或许年少的我,比别人多了几分懦弱、多了几分感性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哭么子喽,现在不是愧疚的时候,而是振作起来,办好这场丧事,让沈军一家三口走的安安心心。”老王伸手拍了拍我后背。

    “是啊!陈八仙,振作起来!”瘦猴在一旁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…我…我陪着你!”那温雪走了过来,老王退了几步,把位置让给温雪,她挽着我手臂,轻声道:“你冒死将女乞…不,你冒死将沈军媳妇的尸体找回来,足见你本心不坏,我相信她们俩娘泉下有知不会怪罪你!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安慰的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眼泪哗啦啦地越掉越多,因为大意害死两口人,这种愧疚感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,那种感觉就像拿刀在心脏上一刀一刀地割。

    这时,老王递给我一支烟,又替我将烟点上,说:“你父亲像你这般大的时候,性子倔的要命,别说哭,就连眼泪都很少掉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给我递了一张纸,那上面写着两个生辰八字,说:“这是小女孩跟她母亲的生辰八字,你替她们算算时辰,实在不行,我们八仙再辛苦点,把她娘俩的丧事分出来,也算是拟补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扭过身看着花嫂,说:“你们遛马村有意见吗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