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31第431章印七56

正文 431第431章印七5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青玄子点了点头,端起酒碗,一饮而尽,说:“解决了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一松,就问他:“那涵洞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况?”

    他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叹气道:“小九啊,你能从涵洞里面逃出来是大福,以后有机会记得烧香还愿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捋了捋胡须,“不可说,不可说,以后你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好像怕我深问下去,连忙罢了罢手,说:“吃饭时间,不聊其它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无奈的耸了耸肩头,也不好继续问下去,就在附近找了一条凳子,挨着青玄子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后,青玄子好似想起什么事,给我倒了一杯酒,说:“小九,这杯酒无论如何你都要喝下去!”

    我一愣,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,我哪能找到这么有天赋的师弟!”他笑呵呵的说。

    “结巴!”我脸色沉了下来,扭过头看向结巴,问道:“是不是因为道长治我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九哥…我…”结巴微微一愣,说:“并不是因为那东西,而是我想学道,只有学道才能帮到。,不然,出点怪事,只能用八仙最常用的办法,我想学道,我想帮到九哥,我想我们这伙八仙能走的更远,我想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你想,你想,你有没有想过学道的后果?”我声音高了几分,怒说:“你看看青玄子道长,他学道后得到什么了?无儿无女,你是不是也要补上他的后尘?是不是要犯了五弊三缺你才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感觉这话有些不妥,连忙朝青玄子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道长,还请别见怪!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表示没事,说:“人之常情,一个人得到什么,就会失去什么,虽说结巴命理不受五弊三缺影响,但,有些事情谁也说不准,师傅给小道的命令是,随缘而定,结巴若愿意学道就带他回师门,若不愿意,便说明结巴与我道门无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瞥了一眼结巴,“小兄弟,凡事不可强求,趁小九在这,你给个明确话,愿意学道吗?当然,治疗小九用的九运草,算是我送他的,你无须把这事放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,我愿意!”结巴二话没说,立马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我有些火了,就我知道的道士,没一个人落个好下场,不是无儿无女,就是断胳膊少腿,就连那水云真人,听小道消息说,那人有生理障碍,说白点就是不举。

    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一把拽住结巴的衣领,说:“你tm学什么道,倘若觉得当八仙没出息,我让长毛到长沙给你谋个职位,养活你们娘俩肯定没问题,实在不行,你到郭胖子公司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先是一愣,紧接着就跪了下去,“九哥,我没有觉得八仙没出息,也不想出去谋生,我就想跟在你身边,可,我光凭一身力气帮不到你,你知道吗?每次看到你一身伤,我心里有多难受吗?你是我兄弟,一辈子的兄弟,我不想看到我兄弟一身是伤,自己只能站在边上干着急,这种感觉宛如万蚁撕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结巴的声音变得有几分哽咽,拿起我左手,说:“九哥,我的九哥,你看看你自己,大拇指没了,额头一道刀痕,现在连左耳也聋了,再这样下去,我怕你整个人都没了。我…我不愿失去你这兄弟啊!你知不知道啊,我不愿失去你这个兄弟,哪怕身犯五弊三缺,我也愿意。古人说,士为知己者死,为了你,为了咱们这伙八仙,我愿意为你们去死,是你们给了我重生的机会,是你们让我感受到兄弟之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,“九哥,给我三年时间,三年后,我一定回到你身边!”

    听着结巴这番话,我眼角湿润了,豆大般的眼泪滚滚而下,热热的,咸咸的,结巴跟我在一起不到一年时间,他平常话不多,甚至可以说,他所有的话加起来都没今天多。可,结巴就是这么一个人,一个把兄弟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的人,一个能为了兄弟能做任何事的人,一个普普通通的结巴。

    我紧了紧结巴的手,想开口说话,却现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,压根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俩也真是,说这么煽情干吗?只是三年时间,又不是要了你们的命,再者说,五弊三缺的事,师傅会尽量想办法!”青玄子嘀咕一句,站起身将结巴拉了起来,说:“既然决定学道,这场丧事你别掺合了,让我跟小九来办,你先回去陪你母亲几天,待丧事过后,我带你去见师傅!”

    “九…九…哥,我…”也不晓得咋回事,他说话又开始结巴了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在身上摸索一会儿,掏出银行卡,这里面有三千二百来块钱,是这段时间办丧事赚的,我怕钱不够,又让高佬他们把身上的钱全部掏了出来,连同卡里面的钱,一共是三千五百二十六块钱,一并交在结巴手里,说:“密码是卡号最后六位数,别饿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径直朝堂屋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叫住我。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扭头瞥了他一眼,说:“三年后,我们兄弟一起办丧事,送人入土为安,不求富贵于天下,只求无愧于人,无愧于心,无愧于八仙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求富贵于天下,只求无愧于人,无愧于心,无愧于八仙。”结巴慎重的点了点头,最后两个字,是咬字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说完,结巴头也没回朝村口走了去。望着他的背影,我心中空落落的,总觉得结巴这一去,是祸不是福,想制止他,可,他话已经说到这份子上。

   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转身朝堂屋内走了去,老王坐在供桌旁抽闷烟,见我进去后,他说:“吃好了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兴致不是很高,掏出烟,点燃,吸了几口烟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见我没有说话,也没问什么,就跟我一起坐在供桌旁边抽闷烟,大概抽了两三根烟,老王拍了拍我肩膀,说:“九伢子,人生在世,别想那么多,问心无愧的活着才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继续抽闷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青玄子、高佬、温雪三人走了进来,刚进门口,青玄子眉头皱了起来,掐指算了算,一个箭步走到我面前,也没管我同意与否,一把抓住我手臂反复的看了一下,眉头越皱越深。

    “道长,咋了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是不是遇鬼了?”他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最近的几场丧事都是顺风顺水的,没半点意外,怎么可能遇鬼,于是,我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他嘀咕一句,伸手翻了翻我眼皮,“不对,你肯定遇鬼了,不然你整个人绝对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疑惑的很,这段时间,除了办丧事,我连夜路都很少走,基本上窝在结巴家,不是研究蒋爷给的阴宅秘笈,就是翻看老英雄给我的手札,怎么可能会遇鬼?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。他皱眉道:“刚走进这堂屋,我便感觉气味不对,本以为是来自于死者,仔细看了看,我现那气味来自你,还有你脸色也有些不对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掏出一面八卦镜,用镜心的那块玻璃对着我,说:“你看看你脸色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朝八卦镜瞥了一眼,镜中的我,脸色有些泛黑,特别是印堂位置,隐隐约约有些淡黑色,若不仔细看,压根不会现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我愣了愣问他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嘴里一直嘀咕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我越听越疑惑,一把拽住他肩头,就说:“道长,什么原来如此啊,你倒是说啊!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双眼盯着我,慎重地问:“小九,你应该有涉及风水,可知三煞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他说的三煞我在阴宅秘笈中有看到过,所谓三煞,一煞气、二煞形、三煞己。其中,一煞气,指的风水中的生气,二煞形,指的是住宅风水,三煞己,指的是本人,三煞同犯,是大凶之兆。

    阴宅秘笈中,是这样记载的,三煞阴人死,走狗火焚庄,官事六畜损,阴人不久常,相生贼火有,犯克也不祥,相克死二人,置田三段成,家中小口命,是死三口人,贼火伤五次,点点暗散场,相生祸事多,相克定见凶。

    这段话足见三煞带来的灾难,不过,我想不明白的是,这沈军只是死于五月初七,属于一七,用印七可以破除,那青玄子怎么会提到三煞,一七跟三煞应该没啥关系啊?

    那青玄子好似现我的想法,伸手再次翻了翻我眼皮,说:“小九,这场丧事是不是在怪事不断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怪事不断,还作了一个奇怪的梦。”

    他又问:“你是不是怀疑有人在捣鬼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,大错特错,这场丧事最大的祸端在你身上,正是你来到遛马村,才让死者犯了三煞,可以说,你才是这场丧事的罪魁祸,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会闹出这么多事!”他面露不满之色,说:“小九,你办丧事都不看自身吗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一头雾水,我怎么变成这场丧事的罪魁祸了?扪心自问,这场丧事的礼仪,自认为做到最好了,怎么会变成这样,难道不是一七的原因?

    我连忙问他是怎么回事。他说:“这遛马村的风水本身就存在一些问题,此为一煞,那沈军的房子也有问题,此为二煞,但是,这两煞不足以影响丧事,哪怕死者死于五月初七,也不会闹出这么多怪事,是你凑足三煞,才导致整场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我指了指自己,支吾道:“我怎么成了第三煞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冷笑一声,说:“小九,你身旁一直跟着一只鬼,鬼属阴物,时间久了,那鬼已经改变你的气场,让你整个人带煞,倘若没猜错,那鬼跟你有深仇大恨,唯有这样,才足以改变你整个人的气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眼神一凝,掏出一只朱砂笔,问我要生辰八字,我说,1987年,3月19,xx时。

    闻言,他掐指算了算,又念了几句我听不得话,将朱砂笔含在嘴里三四秒的样子,在我手心画了一个九宫格,掐指算了算,在九宫格的第一个框子,写了一个五退,然后又掐指算了算,又写上两个字。

    一连算了九次,我手心上多了十八个字,依次分别是,五退、一死、三煞、黄煞、六旺、八生、九死、二碧、七生。

    看到这十八个字,青玄子整张脸都紫了,二话没说,一掌煽在我左脸,怒道:“阴阳两相隔,为人莫过河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手又在我右脸煽了一掌,怒道:“即为阴间魂,何恋前世冤。”

    一连煽了我两个耳光,那青玄子面色一凝,将手中的朱砂笔往空中一抛,紧接着,那朱砂笔的笔尖落在我手心,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三煞那两个字上面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整个人都懵了,按照青玄子的说法,这段时间我身边一直跟着一只鬼?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青玄子朝我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,就让老王、高佬、温雪出去,整间堂屋就剩下我跟青玄子以及背后那两口棺材。

    “小九,你这次闯祸了!”青玄子开口的第一句话令我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我深呼几口气,颤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曲阳是不是得罪过人?或者说,是不是有人不该死,却死在你面前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在曲阳替老英雄办丧事的时候,虽说波折挺多,但也没得罪过人啊,不对,得罪过王木阳,至于枉死的人,难道是他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浑身一凉,我记得沈军死后,那一晚上我作了一个梦,梦见老英雄跟6老太太,奇怪的是有一个人没在,6耀东。

    对,就是6家第七子,6耀东,他死的时候,恶狠狠地诅咒过我,难道青玄子说的鬼是6耀东?

    一想那6耀东,我猛地想起沈军死亡时,他一直看着我怪笑,还喊了一声,陈八仙。按说我跟沈军压根不认识,他不可能知道我名字,难道,那时候的沈军已死,而是6耀东?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我跟结巴看到沈军死于五月初八。

    “小九,是不是想起什么了?”青玄子问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在曲阳的时候,的确见到不该死的人死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他深叹一口气,说:“小九,刚才我替你算过命,开春那会你有一劫,虽不致死,但,四肢却有些伤残,我见你现在四肢健在,想必是有人替你挡了那一劫,造成那人惨死,那人死后,一直跟在你身边,寻找机会拉你当替身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愣,开春那会有劫?难道他的意思是照亡庙?我记得在照亡庙时,有根房梁砸了下来,当时好像有人拉住我一双腿,让我动不了,最终那根房梁将6耀东给砸死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