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28第428章印七53

正文 428第428章印七5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看到吴屠夫愣在那,我有些火了,我们这些八仙一个个拉那猪,他竟然还有时间在那鬼喊,当下,就朝他喊了一句:“喊p啊,赶紧帮忙拉猪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猪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声音惊吓到,一双后腿人性化地动了动,嘴里出一道特别诡异的尖叫声,再次朝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玛德,一看这架势,我哪敢停留,立马朝另一个方向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脚下刚动,奇怪的事情生,那猪的眼眶内竟然有鲜血流出来,更为不可思议的是,随着鲜血,那猪砰的一声倒在地面,一对鹌鹑蛋大的眼珠滚了出来,正好滚在我脚下。

    这一幕吓得我下巴都僵掉了,一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怎么回事,那猪的眼珠怎么会掉下来,这根本不符合自然界的定律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大概七八秒的时间,猛地想起那女乞丐的眼珠一直被我踹在裤袋里,从涵洞出来后,太多繁琐的事,一直忘了这岔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裤袋,没有,低头看去,裤子已经换了。玛德,若是把女乞丐的一对眼珠丢了,估计要出大事。

    当即,我连忙朝老王喊道:“老王,我那天穿的裤子在哪?”

    “哪天?”老王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从涵洞出来时穿的裤子!”我有些语无伦次地问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会儿,说。“好…好…像扔了!”

    “扔哪了?”我一个箭步跑到老王面前,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他肩膀。

    “那边!”他伸手指了指不远处,说:“九伢子,你搞么子鬼,那猪都杀不死,你还有心情在乎一条破裤子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那处地方离堂屋没多远,旁边放了不少木柴,先前穿的裤子正侧挂在那些木柴上。

    看到那裤子,我松出一口气,立马跑了过去,伸手摸了摸裤袋,万幸的是,女乞丐一对眼珠还在裤袋,我不敢大意,连忙扯下一块布条,奇怪的是,在河边时,这对眼珠死死地粘在一起,而现在,这对眼珠却分开了,四周一点粘性也没。

    我也没想那么多,就将眼珠包了起来,正准备回堂屋让温雪把女乞丐的眼珠装回去,老王跑了过来,说:“九伢子,你在捣鼓什么东西叻,那猪咋办啊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先前准备杀了这头猪,拿猪血敬神,现在这猪血都流在晒谷坪了,压根没东西敬神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那老王见我没有说话,怪异的瞥了我一眼,又朝晒谷坪那个方向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,说:“九伢子,我听老班人说,屠夫一刀下去,没杀死猪,就活不过三年,咱们要不要把这事告诉那吴屠夫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叹了一口气,说:“告诉他吧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老王说。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:“怎么?难道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“当然不妥,那吴屠夫的性子你也见识过,若是告诉他,这场丧事会被他闹得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我一心在想猪血咋办,对那吴屠夫的事,也没咋在意。毕竟,民间传说太多,就如我们村子老一辈的老人经常说,他们年轻时见过什么成精,天降祥瑞。而现在,别提天降祥瑞,就连彩虹那东西都鲜少出现。

    “先不告诉他,待丧事过后,让青玄子道长替他算一卦。”老王说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目前只能这样,不然,恐怕真会如老王说得那般,丧事没法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老王又扯了几句,扯到猪血的时候,老王问我可不可以用鸡血代替,我琢磨了一下,用猪血跟鸡血差别不是很大,主要是,现在杀猪,若不用猪血敬神,有些不敬。

    我们商量一下,最终决定去看看那猪,试试能不能找些猪血。

    我们俩人一边走着,一边随意的扯了几句,都是一些家常琐事。

    当我们再次来到晒谷坪时,那吴屠夫正提着一壶开水准备烫猪,我连忙出声制止他,问他:“能不能在猪身上弄点血出来敬神?”

    他放下水壶瞥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你当这猪是血库啊,都流了这么多血,哪里还有血给你敬神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再割一刀试试?”我支吾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不是想害死我?你见哪个屠夫杀猪动二刀?”他推了推我,说:“弄你的丧事去,别在这碍事,万一把这猪弄活了,老子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这话的意思,据民间传说,屠夫杀猪一旦动了二刀,那第二刀就相当于捅在自己身上,在屠夫那一行,最为忌讳动二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好再跟他说什么,便打算采用老王的办法,用鸡血代替猪血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老王听着吴屠夫的话,一下子就火了,怒道:“吴屠夫,你后面那话是啥意思?自己杀不死猪,把责任推给九伢子,也不怕叫同行人笑掉大牙?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个独眼龙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不死猪,明显是这小子的原因,你没见到那猪等都等到他来才死?”吴屠夫明显的愣了一下,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心里清楚,老子难得跟你理论!”老王不屑的说了一句,便从那吴屠夫旁边顺其一把刀,嘀咕道:“你不能动二刀,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独眼龙,你敢!”那吴屠夫有些火了,面露狰狞,一把夺过杀猪刀,就说:“你tm敢在这猪身上动刀子,老子不再理会这场丧事,这猪也由着你们折腾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开始收拾杀猪的工具,看那架势是真打算走了,我再也看不下去了,一把拉住吴屠夫的手臂,说:“老王跟你闹着玩的,咱们不要猪血了,用鸡血代替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老王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让他跟吴屠夫认个错。

    老王冷哼一句,没有理我,嘴里碎碎念了一堆话,大致意思是,办完丧事,他要到镇上用高压喇叭去喊,吴屠夫杀不死猪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头有些疑惑,这老王怎么有些反常,平常的他比较尊重职业操守,不但是抬棺匠这个行业,就是其它行业,他也是保持着足够的尊重,怎么今天?

    压下心头疑惑,朝老王抛了一个疑惑的眼神,他没有说话,只是用手指了指猪,又伸出三根手指头扬了扬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才明白过来,老王应该是故意这般做,目地就是扰乱吴屠夫,逼着他承认是他杀不死猪,而不是我的原因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感激的看了看老王,自入行以来,无论做任何事情,老王对我都是诸多照顾,就拿这次来说,他这么做,可以说是完完全全为了我。

    老王朝我罢了罢手,没有理我,嘴里开始重复念叨那句话,办完丧事,买个高压喇叭去镇上喊吴屠夫杀不死猪。

    大概念叨了三四次,那吴屠夫有些受不了,拿起杀猪刀,一把砸在地面,怒道:“独眼龙,你tm有完没完,就算老子杀死不死,碍着你事了?”

    老王没有理他,掏出一根烟,蹲了下去,点燃,深吸几口,又开始念叨那几句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都有些受不了老王,这特么是活脱脱的耍无赖,还是耍的理直气壮那种。

    连我都受不了,那吴屠夫更加别提了,他一个箭步走到老王面前,二话没说,立马弯了弯腰,说:“王大爷,王太公,算我怕你了,您老别再念叨了行不行,就当我杀不死猪行了吧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老王满意的笑了笑,站起身,在那吴屠夫肩膀上拍了拍,说:“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以后杀猪的时候,记得刀子捅深点,别给屠夫丢脸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王朝我招了招手,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并没有朝老王走过去,心中隐隐约约有些不安,从镇上回来后,老王就变得有些反常,无论是说话还是神态,跟以前有些不一样,特别是在说温雪的时候,他好像急着看到我成亲,这是咋回事?老王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老王见我没动,又催促道:“九伢子,什么呆啊,丧事还等着你呢!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木讷的点了点头,就跟在他身后朝堂屋那边走去。路上,我问老王是不是在镇上遇到啥事,他说,他在镇上遇到我父母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稍微安心一些,若真如老王说的那样,这一切也说得过去。可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他说的不是真话,而是对我隐瞒了一些事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工夫,我们两人来到堂屋门口,门口站了六七个妇人,将堂屋内的情况堵得严严实实,我问她们原因,她们说,温雪在里面擦拭尸体,被男子见到女乞丐的身子是亵渎。

    见她们这么说,我也没继续问下去,就依靠在堂屋的外墙上,掏出烟,抽了几口,心中感慨颇多,这场丧事实在是累人,劳心劳力,差点丢了性命,却没钱可赚,还要倒贴钱。

    这要是搁在一般八仙身上,是没人愿意干这事,也就我这煞币才愿意干。呼,或许每个人来到这世间所背负的使命不一样,我只是倒霉一些,背负起送人入土为安的使命,又或许我上辈子欠抬棺匠这一行什么吧!

    很多时间,我就在想,从走进抬棺匠这一行开始,并未做啥违背良心的事,一直本着职业操守在做事。可,我的运气却差的要死,先是丧事被人打,后是眉毛被划了一道口子,相继又是断指,现在就连左耳都彻底失聪。

    反观那些违背职业操守的八仙,就如柳杨镇的陈扒皮,他们那一伙八仙却吃香喝辣,活的很是滋润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

    而我们这一伙八仙,一个个了紧裤腰带过日子,家境稍微好一些的就是老王,他也不过是盖了红砖房子,比陈扒皮那伙八仙差的远了。

    我不止一次怀疑过我们是不是做错了什么,还是说我们压根不该按礼办丧事,而是应该向陈扒皮他们学习,学着去坑主家,学着要挟主家,学着一切向钱看。

    我相信我们这伙八仙只要按照陈扒皮他们办丧事的套路,不出三年时间,便能盖起二层小洋楼,也有闲钱给子女添置新衣新裤。

    然,明知富贵唾手可得,我们却本着良心办丧事、抬棺材,更是一直恪守抬棺匠的职业道德,或许正是这样,老王、高佬他们才会一直跟在我身边,又或许,我们这群八仙都是煞币,一群不愿拿良心去换那所谓的富贵的煞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苦笑一声,这,或许就是我的宿命吧!一连抽了好几根烟,舌头有些麻,正准备站起身,就见到站在门头的那些妇人走开了。

    随着那些妇人走开,我抬头朝堂屋内瞥去,那温雪皱着眉头走了出来,一见我,就问:“眼珠呢?”

    我连忙掏出眼珠递给她,问:“弄好了没?”

    她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点了点头,说:“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们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