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26第426章印七51

正文 426第426章印七5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那范老先生这么一说,我心中一惊,他怎么知道印七?难道是老王告诉他的?不对,老王不是那种八卦嘴,应该不会跟他讲,那他是怎么知道印七?

    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说话都结巴起来了,“您…您…您怎么知道印七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呢?”他呵呵一笑,指了指遛马村堂屋的方向,说:“一般丧事很少用到纸扎,你让老王在我店子买了这么多纸扎,又把我请了过来,若是没有猜错的话,你应该是在聚集五花八门十三人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点了点头,想想也是,这范老先生六十多岁的年龄,又是从事扎纸匠,也算是吃死人饭,比常人自然要懂得多些,知道印七也不足为奇,反倒是我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不过,我心中另一个疑惑又升了起来,他说,印七,七印,这话是什么意思?还有先前说的循规蹈矩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跟他说了出来,就让他直接言明。哪里晓得,他罢了罢手,说:“一名合格的八仙,不是靠别人指导,而是靠自己去悟,只有自己悟了,懂了,才会记到心里,才能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回到货车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一连叫了他几声,也没理我,反倒是眉毛越皱越重。见他这副表情,我知道就算再叫下去也没用,朝他道了一声谢,捧着纸盒子就准备回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王走了过来,说:“九伢子,纸扎都搬回村了,还需要准备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天色,太阳已经挂在天空正中间,就说:“先找花嫂要头公猪宰了,趁现在阳气正盛,用猪血敬神,为明天的丧事准备一番,对了,一定要公猪,没那啥过的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王好似不懂我的话,满头雾水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朝那老王瞥了一眼,这老东西怎么可能不懂我意思,估计是故意消遣我,于是,我没好气地问骂了一句:“就是没交配过的公猪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,好叻!”那老王哈哈一笑,说:“九伢子,没想到你还懂得讲交配叻,你自己咋没想过找个媳妇,让你父母早点抱个胖孙子?”

    “老不正经的东西,小心我回去告诉婶子。”我威胁一句,正准备撒开步子朝遛马村走去。

    那老王一把拉住我,说:“九伢子,你跟我说句掏心窝的话,你对那温雪姑娘咋样?想没想过娶回去?我可跟你讲咯,那姑娘好,屁股大会生养,nai水也足,以后奶粉钱都省了,只要把她娶回去,你父母铁定高兴!”

    听老王这么一说,我特么想抽他,玛德,上次那乔伊丝他也是这番说道,现在这温雪又是这番说道,就好像生怕我娶不到媳妇一样,我甚至怀疑过,他是不是我父母派来的卧底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,在我们农村,很多男的,十七八就讨老婆了,二十三四岁算晚婚了,我今年十九岁,按照我们这边的风俗,正好是娶媳妇的年龄。

    那老王见我没说话,又说:“九伢子叻,我跟你开玩笑,我是讲真的叻,你父母跟我讲好几次了,让我遇到合适的姑娘,就跟你说个媒,我看那温雪姑娘就不错,咋样?我替你去说个媒?”

    “老王…”我有些火了,玛德,现在正在办丧事,哪有时间说什么媳妇,再者说,我心中已经有了程小程,对那温雪压根没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就对那老王说:“老王,咱们在一起办了不少丧事,能不能正经点?万一得罪死者,谁来承担这责任?”

    我说得是实话,办这种白丧事,最忌讳提红喜事,搞不好就会相冲,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老王好像故意提这事。

    那老王听我这么一说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我也是跟你随便说说,并没有打算现在就去说媒!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说,我也不好再说什么,就随意的说了他几句,便跟着他回了村子。

    路上,那老王有意无意的都会提到温雪,这让我恼火的很,他从镇上回来后,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虽说平日里,老王也会偶尔关心我的婚事,但,像现在这么积极还是第一次,这令我着实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进村,我怕老王继续说那温雪,就对他说:“老王,身为八仙,在丧事期间,请以丧事为主。”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眼神中有几分失落,也没再说什么,就让我考虑清楚,说是八仙娶个媳妇不容易,能娶个像温雪那样漂亮的媳妇更是难上加难,让我切莫辜负那温雪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感觉莫名其妙的很,只好点了点头,随着他进了村。

    进村后,堂屋两侧站满人,左边是遛马村那些妇人,右边是五花八门中的十二人,那琴儿也在其中。由于老王一直跟我提温雪,我在人群中找了那温雪一下,令我疑惑的是,那温雪居然不在其中,她去哪了?

    那些人见我跟老王进村,先是问了一些丧事的事宜,我跟他们说了一些大概,就将纸盒子放在堂屋的左侧,让高佬他们清点一下纸扎品有哪些东西,然后按照一套一套地分配,用白纸记录一个清单。

    弄好纸扎品,那老王找到我,说是花嫂找了一头公猪,问我是不是可以杀猪了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说:“五花八门中有屠夫,让那屠夫杀猪就行了!对了,一定记得用猪血围着棺材附近淋一圈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说:“这个我知道,有没有其它事情需要讲究?例如,让这五花八门的人烧点黄纸给死者?一则可以让死者眼熟他们,二则也算是礼仪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老王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,这五花八门十三人,在印七中很重要,让他们给死者烧点黄纸也好,我便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我朝堂屋外喊了一声,将那十二人叫了进来,至于范老先生,他是扎纸匠应该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跟死者打招呼,倒也不需要我操心。

    待那十二人走进堂屋,我给他们每人了三柱清香、七张黄纸,让他们站在供桌前给死者作揖,烧黄纸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这事应该没啥问题,哪里晓得,就在这时,居然生了意外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几个意思?我吴某人跟死者无亲无故,凭什么让我向他作揖?”说话这人,四十来岁的年龄,满脸络腮胡,右侧嘴角有颗黑色的肉痣,正是五花八门中的屠夫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说:“活人给死者作揖,这是人之常情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冷笑一声,说:“先前那群娘们来请我的时候,可没说作揖,只是让我参加一场丧事,就给一百块钱,你现在让我作揖算几个意思,要知道这作揖就相当于下跪,我吴某人打娘胎起,跪天跪地跪父母,从未给任何人下过跪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腰间摸出一把杀猪刀,蹭亮蹭亮的,一把摔在地面,继续说:“想让老子作揖也容易,再给二百块钱!”

    玛德,听着这话,我算是明白过来了,这吴屠夫是讹钱来了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就说:“人生在世,你可知天地君亲师这五字,死者仙逝为君,而君在亲前,有何不值得作揖?”

    我这话一出,那吴屠夫愣了愣,摸了摸嘴角那肉痣,说:“你说什么?为啥我听不懂?”

    玛德,遇着这吴屠夫当真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也说不清,正准备开口说话,老王从门口的位置走了过来,拉了我一下,附耳道:“九伢子,这吴屠夫是外村人,平常蛮横的要命,给他二百块钱算了,等会还指望他杀猪叻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这人认死理,在人际交往这一块,更是木讷的很,就说:“周公之礼,为人君,止于仁,为人臣,止于敬,为人子,止于孝,为人父,止于慈,为人事,止于礼,既参加这场丧事,就应当按礼而论,让他作几个揖,烧点黄纸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这是食古不化,现在都是新社会了,哪还兴周公之礼,再者又说,那吴屠夫大字也不认得,你跟他讲周公之礼,这不是对牛弹琴么?”老王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那吴屠夫好耳朵好似挺灵敏,一下子就听到老王的话,怒道:“独眼龙,你t娘的说什么,谁告诉你老子不认得字?”

    说着,那吴屠夫就冲过来要打老王,我特么也是彻底火了,谁把这人请了过来?这不是来捣乱么?正准备火,就见到那琴儿走了过来,挡在老王身前,朝那屠夫抛了一个媚眼,说:“吴哥哥,奴家最怕打架了,你就听八仙哥哥的话,作几个揖,烧点黄纸呗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有时候我就想不明白了,为何男人都吃这套?

    这不,琴儿话音刚落,那吴屠夫浑身一阵激灵,立马换上一副笑脸,yin道:“妹妹说话的声音真好听,比那小子强多了!”

    那吴屠夫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朝琴儿手上摸去,眼前就要摸上了,那琴儿将手一缩,嗲声道:“吴哥哥,先作揖烧黄纸嘛!等会小妹再跟你好好絮叨一番,要心诚哦,不然小妹可不认账哟!”

    “好…好…,别说作揖,就算下跪也没有问题!”那吴屠夫面色一喜,二话没说,拿起黄纸、清香点燃,立马跪了下去,那态度诚恳的要命,就我估计,那吴屠夫亲爹死了,都没这么殷勤。

    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,有些男人在面对美se时,世界观、价值观、人生观统统抛在脑后,眼中只有美se、美se、美se,却忘了本身所承担的义务,不知是社会将那些男人改变,还是那些男人将这社会同化。

    随着那吴屠夫作揖,另外那些人也跟着开始作揖、烧黄纸。

    待他们烧完黄纸,我感激的看了琴儿一眼,她轻轻地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话,由于我左耳已经聋了,听的不是很清楚,就问老王。他说,琴儿姑娘让你不要言谢,她还要感谢你给她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说什么,就让那十二人先出去休息,又让那老王领着吴屠夫去杀猪,我则将高佬一众八仙叫了进来,打算处理那女乞丐以及小女孩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未曾开口的小老大说话了,他说:“九伢…陈八仙,作为丧事主家,我能不能提个要求?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知道我们之间已经产生隔阂,这也没办法,那梦太真实,我不得不保持几分警惕,哪怕小老大跟我称兄道弟,在丧事面前,我都是以丧事为重,或许,这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败笔。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舅妈一生苦不堪言,我想给她单独办场丧事,至于金钱方面,我会尽量去凑,保证不会少你们一个子。”短短几天时间,小老大好似成熟不少,再也没了以前那股老大派头,语气中带着几分请求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沈军的死亡时辰有问题,注定要做鬼一百天,若是在这一百天内再办丧事,恐怕有些难搞,甚至会再生祸端,为今之计,只有让女乞丐跟沈军的丧事一起办,这是上策。

    “恐怕不行!”我朝他歉意的笑了笑,说。

    “哦”他淡淡地回了一句,双手握拳不由紧了紧,说:“那…那…能不能办舅舅丧事的时候,替舅妈开个小灶,她一生真的太苦了,你放心,我一定会给你凑足钱,求你了!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就跟他解释道:“小老大,这不是钱的问题,你也知道,丧事都讲究一个礼。夫妻俩的丧事,必须以男主为主,不然,就是乱了礼,容易出事,更加别说你舅舅的丧事需要印七,一旦开小灶,不止我们这些办丧事的八仙要倒霉,就连遛马村的村民也会受到影响,轻则六畜不安,养猪,猪不肥,养狗,狗不壮,养鸡,不下蛋,重则会闹人命案。”

    ps:很多书友说,分开不连贯,这是两章的字数,另外,祝某人生日快乐,健康、幸福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