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25第425章印七50

正文 425第425章印七5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琴儿一听这话,差点没哭了出来,就说:“小兄弟,有没有办法挡灾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掏出几张红票子,细看之下,大概有五六张,不得不说,这琴儿还是挺大气的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也没接那钱,深叹一口气,说:“姑娘,这不是钱财的问题,我问你一句话即可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,问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你信我吗?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故作一本正经,语气中有几分老成。

    她没有立马回答这问题,而是警惕地瞥了我一眼,缓缓开口道:“信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松了一口气,本以为需要跟她扯一会儿,才能让她彻底相信我,没想到这么容易就信了。不过,想想也是,一般做骆寡的女人,特信命理,我先前一开口就说破她不是身子问题,她不信我才怪。

    于是,我又跟她扯了一会儿命理,都是一些模凌两可的话,可,就那些模凌两可的话,令那琴儿更加信我了,二话没说,愣是塞了几百块钱给我,说是感谢我替她解惑了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这女人不会有病吧!将钱还给她,也不想再扯了,毕竟我们离开堂屋的时间只有三小时,就对她说:“扯了这么多,想要挡掉你的血光之灾,只有一种方法可行!”

    “什么方法?”她愣了一下,问。

    “行善积德,善者,大仁。”我端起面前那不知名的东西喝了一口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怎样才算积善?”她好似很紧张,问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反应,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居然有些不忍心骗她,就打算跟她说实话。

    那花嫂好似看出我的心思,猛地咳嗽了一声,说:“琴儿啊,我们村子最近死了人,缺个特殊职业,你…你…在城里正好是做…那个职…业,帮了我们村子这个大忙就是积大善,将来会有好报的。”

    那琴儿愣了愣,尴尬的笑了一声,就问我:“小兄弟,做完那事真是大善?”

    我听她这么一问,心中有些不忍,不过,想起沈军的印七,若是没有骆寡前去,成功的希望不是很大,便点了点头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见我点头,面色一喜,连忙站起身,将身上的衣服整理一番,就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说实话,看到她这么急,我心中隐约有些不安,俗话说的好,无事不烧香,烧香必有事,这琴儿如此心急,应该是有啥事,奈何我是普通的八仙,不懂算命那套,压根算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琢磨了一下,事情已经到这步,只好先将这琴儿骗过去,以沈军的丧事为重。事后,让青玄子再替她免费算算,倘若真有事,让青玄子给她挡挡灾,也算还了她这个人情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三人朝遛马村赶了过去,值得一提的是,临走的时候,那琴儿给我塞了好多东西,包装上都是一些英文,据她说这些东西是洋货,让我带回去给父母尝尝鲜。

    正所谓,吃人吃软,拿人手短,拿着那琴儿的东西,我心中愈肯定要让青玄子替她看看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我们三人回到遛马村村口,正好碰见老王他们拉了一大货车的纸扎,还真别说,那些纸扎当真是惟妙惟肖,特别是那丫鬟,乍一看,就像活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高佬打电话说你要请扎纸匠?”老王一见我,从货车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是啊,你请了没?”

    “我将纸扎店的老板请了过来!”说着,他伸手指了指货车的驾驶室,说:“九伢子,那纸扎匠人称,范疯子,脾气有些古怪,跟他说话的时候,语气最好恭敬些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将手中的洋货递给老王,让他留点给我父母,剩下的悉数派给八仙们,他嗯了一声,就朝货车上吆喝一声:“兄弟们,将纸扎背到堂屋去,完事吃洋货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那些八仙吆喝一声,跳下车,一人在车上递纸扎,几人在下面接着,至于那些纸扎的房屋,则是两个人抬回去,这倒不是说纸扎的房屋重,而是礼仪。

    八仙们忙的不亦乐乎,我笑了笑,就让花嫂领着琴儿先回村,待她们俩离开后,我朝货车的驾驶室走了过去,隐约看到一人坐在里面抽闷烟,敲了敲玻璃窗,说:“范老先生,小九在这给你行礼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那位置微微地弯了弯腰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八仙?”车窗玻璃摇了下来,那人六十来岁的年龄,两鬓泛白,一双眼睛有些凹进去,显得深邃而有神,衣领的位置绣了一个奇怪的符号。

    我楞了一下,那符号好像在哪见到过,忽然,我猛地想起在曲阳的时候,郭胖子受重伤,那位吕中医的药箱上好似也是这种符号,难道眼前这扎纸匠跟那老中医有啥关系不成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再次朝那扎纸匠弯了弯腰,说:“小子正是陈八仙,不知您怎样称呼?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在我身上打量几眼,微微点头,说:“不错,蒋天生没有夸大你,的确有点小本事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更加疑惑了,就说:“您老认识蒋爷?”

    他哈哈一笑,说:“何止认识,年轻那会经常跟那老东西斗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丢掉手中的烟蒂,推开车门走了下来,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几下,语重深长的说:“陈八仙,别给你师傅丢脸,好好干,将来指不定有一番前途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一喜,这人应该认识我那所谓的师傅,连忙给他递了一根烟,替他点上火,开门见山地问:“范老先生,不知道我师傅是何许人?您跟吕中医又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面色立马沉了下来,一把甩掉手中的烟,怒道:“别跟我提那姓吕的,那老家伙压根不是人!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看这架势,范老先生跟吕中医应该有仇,而且还是仇恨很深的那种,正准备说话,他开口了,气呼呼地说:“陈八仙,我告诉你,再提那姓吕的,这一货车纸扎,我不卖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是醉了,连忙将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,说:“那您能讲讲我师傅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你师傅啊!”他楞了一下,说:“暂且不能告诉你,到时候让蒋天生给你讲讲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像小孩一般席地而坐,将先前丢现的香烟捡了起来,吹掉烟嘴上的灰尘,吧唧吧唧的抽了几口,说:“别站着啊,赶紧坐下来,老汉给你个好东西抽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难怪老王说这范老先生脾气古怪,当真是有些古怪,也不好拒绝他的好意,就在他旁边坐了下去,说:“老先生,村里准备印七,只能陪您坐一会儿,还望您见谅!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从怀里掏出巴掌大的塑料袋子,隐隐约约能看到洗衣粉三个字,我一愣,他掏洗衣粉干吗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他将那袋子打开,从里面掏出一张三指大的纸,是挂历的一角,又掏出小量的烟丝,将烟丝放在纸上卷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才明白过来,这范老先生是打算让我抽旱烟,我也没客气,伸手接过旱烟,朝他说了一声谢谢,点燃,味道还算不错,比我平常抽的白沙强多了。

    “味道咋样?”他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“还可以!”我说了一句大实话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抽了几口烟,缓缓开口道:“做人就如卷旱烟,需要一步一步地来,不能快,也不能慢,快了会让烟丝掉出去,慢了香烟卷不紧,会导致整根烟都会散架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揉了揉手中的香烟,继续道:“这做好的香烟,就算再正,再紧,但,轻轻一揉便碎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番话,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怎么抽个烟,还有这么多大道理,正准备说话,那范老先生朝我罢了罢手,问:“你明白我话里的意思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不明白!”我说的是实话,我是真的不明白他这番动作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万事循规蹈矩,不可急功近利!”他好似有些失望,站起身,在我肩膀拍了几下,说:“今天夜里,我睡在车里,明天需要我的时候叫一声!”

    我木讷的点了点头,心中就在想,他这话是在暗示我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也没想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就跟他匆匆地告了一个别,正准备回村。

    那范老先生从货车上跳了下来,他手里拿着一个纸扎的箱子,巴掌大,上面有把纸锁,说:“陈八仙,等等,这箱子里面装着房屋的钥匙,这是箱子的钥匙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扬了扬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,他把那些纸扎房子的钥匙故意放在这箱子里面,图的就是讨红包。不过,虽说这样有讨红包的嫌疑,但,自纸扎品兴盛时,都有这么一套规矩,就是将纸扎的房屋跟钥匙分开,至于为什么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裤兜,钱倒是有点,可,没红包纸,毕竟,正常人谁没事踹空红包纸,就在周遭看了几眼,现不远处有个红色塑料袋,捡起,包了十二块钱,折成红包的样式,说:“一点心意还望老先生莫嫌弃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一纸如万将,代代将门星,纸下阴间门,阳人万代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手接过红包,一手将纸箱跟钥匙交给我,说:“看在你师傅的份上,送你四个字,印七、七印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