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24第424章印七49

正文 424第424章印七4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高佬这么一问,我苦笑一声,说:“当然不是烧点纸扎这么简单,真正的印七,其过程复杂万分,不亚于一场豪华葬礼。”

    高佬愣了愣,在我身上瞥了几眼,支吾道:“你现在这样子,能办好印七么?”

    闻言,我动了动四肢,又松了松筋骨,现身子传来的疼痛感已经没先前那般剧烈,想必青玄子敷在我身上的应该是个好东西。不然,伤势绝对不会好这么快,就这伤,搁普通医院,至少要十天半个月。

    于是,我点了点头,说:“伤已经好的差不多,应该能办好印七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再跟他扯什么,就开始着手安排印七的事宜,纸扎的活交给老王应该没问题,剩下就需要准备人手。

    这印七不比普通丧事,需要的人手特别多,好在这遛马村妇女多,不然,一下子还真找不到这么多人手。

    我先是让高佬联系一些八仙挖墓穴,后是找花嫂商量了一下人员问题,这印七需要的人手不但多,还有点怪,讲究一个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所谓的五花八门,五花指的是,金菊花、木棉花、水仙花、火棘花、土牛花;其中金菊花是比喻卖茶的女人、木棉花是比喻上街为人治病的郎中、水仙花是比喻酒楼上的歌女、火棘花是比喻玩杂耍的、而土牛花是比喻一些屠夫。

    八门又分别是:一门巾算命占卦的、二门皮卖草药的、三门彩变戏法的、四门挂江湖卖艺的、五门评说书评弹者、六门团街头卖唱者、七门调搭棚扎纸的、八门聊高台唱戏的,所以八门又简称:巾、皮、彩、挂、评、团、调、聊。

    传闻,这些人常年流连在人群中,身上的阳气比一般人要多上一些,再加上这些人所做的行业属于下九流,身上有一股贫气,而歌女身上有一股yin秽气,三股气凝聚在一起,会让周遭的鬼魂野鬼害怕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传闻,至于有没有用,也没人知道。但是,印七必须要求这十三人在场,不然周遭的孤魂野鬼会来抢那些纸扎,毕竟,那些纸扎的房屋在阴间是抢手货。

    那花嫂一听我要五花八门的人,就说:“陈八仙,你这可难到我了,其他人倒好找,那歌女,我们遛马村可没有,还有那扎纸匠,我们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愣了一下,这十三人缺一不可,特别是歌女,她身上那股yin秽气是必不可缺的,至于扎纸匠,老王去买纸扎可以将那老板请来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就问她:“花嫂,你们村子附近有没有在城里做骆寡的?”骆寡:小姐,ji女。

    她先是一愣,不怀好意的瞥了我裤裆一眼,说:“咋滴?想找骆寡了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古时候的歌女跟现在的骆寡差不多,可以找骆寡代替歌女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句,“真是这样?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连忙点了点头,说:“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她点了点头,说:“我们村子附近有个女人在城里做骆寡,这会正在家里调养身体,只是…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,你也知道,那些骆寡回到村子,一个个清高的要命,若是因为缺骆寡去请她,我估计她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那些个骆寡,脱了身上那层皮,回到村子,哪个不是嚣张的要命,这也没办法,谁让人家有钱,这社会笑贫不笑netbsp;   一时之间,我也不知道拿什么去请那骆寡。就在这时,那温雪从侧边走了过来,先是瞪了我一眼,然后说:“那些骆寡特迷信,你替她算一卦,连哄带骗把她请过来就行了,不但不要钱,还会给你掏钱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觉得在理,朝那温雪伸了个大拇指,就让花嫂领我去找那骆寡,临走之际,我在花嫂身上放了三粒糯米,让她披件外套,至于我,也放了三粒糯米,随意的批了一件外衣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会放三粒糯米,是因为我们身上染了死者的煞气,放这三粒糯米,一则有辟邪的作用,二则,可以暂时穿上衣服,不过,这三粒糯米也是有时限,只能离开堂屋三小时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我怕堂屋内出啥岔子,就招呼高佬守在棺材前,至于另外那两具尸体,我打算把骆寡请来后再弄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着花嫂离开遛马村。路上,她告诉我,那骆寡艺名叫琴儿,所在的村子离遛马村只有一里来路。

    由于我身子隐隐约约有些疼痛,我们行走的度不是很快,赶到骆寡所在的村子已花掉3o来分钟,没有任何犹豫,我们进了村,直奔骆寡所在的房子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那房子挺漂亮的,三层小洋楼,外墙刷的白白的,房顶的位置贴了琉璃瓦,乍一看,就知道这主家有钱。

    花嫂敲了敲那房门,喊:“琴儿,开门,我是你花嫂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时间,房门开了,开口的是一名青年女子,二十三四的年龄,面色有些疲惫,长相属于中等,她先是瞥了我们一眼,冷声问:“花嫂,有啥事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大姑娘,花嫂听说你病了,特意给你找个算命先生,让他替你看看,说不定就给治好了!”说着,那花嫂指了指我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朝那名叫琴儿的骆寡点了点头,开门见山地说:“姑娘,小道观你眉目之间有些疏松,想必并不是身子出了问题,而是烦事缠身吧?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,不可思议的瞥了我一眼,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我学着青玄子的模样,捋了捋下颚,奈何下颚没有胡须,只好故作高深地说:“小道六岁习道,跟着师傅在外行走十来年,这点本事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恨不得煽自己几个耳光,这币装得有些过头了,六岁学毛道,那时候我还流着鼻涕念一年级,不过,有些人就信这套。

    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她烦事缠身,说句良心话,我是瞎蒙的,当然,也不全是瞎蒙,多多少少有些把握,她面色虽有些疲惫,但,气血还不错,女人气血不错,身子应该没啥问题,既然身子没问题,却又在家休息,那肯定是有事,这并不难猜。

    那琴儿一听我六岁习道,连忙将我们请了进去,给我们泡了一杯不知名的东西,看那包装袋全是英文,应该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我喝了两口,有点涩涩的,甜甜的,味道还算不错。随后,我在那琴儿身上瞥了几眼,眉头紧锁,一连叹了几口气,说:“姑娘,你近来恐怕会有血光之灾啊!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