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19第419章印七44

正文 419第419章印七4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半晌过后,我一直在努力回忆涵洞之下的事,也不知道咋回事,只记得抱着女乞丐的尸体,顺着水流朝斜坡上漂。之后的事情,压根一点不记得。

    那温雪见我没有理她,双手捧着我脸,说:“老公,你感觉怎样?饿不饿?渴不渴?有没有异样感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,也没理她,就猛地咳嗽起来,打算把结巴叫醒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我跟结巴在一起时间挺长,刚咳嗽几声,结巴就醒了,他一见我,足足两分钟没有说话,紧接着就朝我跪了下来,说:“九哥,我答应郭胖子照顾好你,我对不起你,我对不起你,不该让你一个人去河边,不该让你一个人去河边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结巴双脚跪在地面朝我行了过来,一把抱住我,说:“九哥,我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他这一抱,我浑身宛如被万针同时刺扎一般,痛的要命,动了动身子,朝他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将我嘴上的纱布解开。

    他会意过来,解开纱布,就说:“九哥,你别开口说话,医生说你身子受伤太重,不适宜过多说话,否则会影响声带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里顾得上他的话,开口就问:“尸体呢,乞丐的尸体在哪?”

    结巴愣了愣,伸手朝棺材旁边指了指,抽泣道:“九哥,九哥,你别急,尸体在那,没丢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松出一口气,正准备开口,一旁的温雪抬手摁在我嘴上,说:“老公,医生说了,你不能开口说话,会影响声带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就朝结巴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让他拉开温雪,哪里晓得结巴无奈的耸了耸肩,说:“九哥,我觉得温小姐说的话在理,你现在不能开口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看出我的想法,继续说:“九哥,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我,可,你全身敷了中药,不能激动,不能说话,等天亮以后,药效完全侵入你体内,我再给你讲明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结巴,你别说了!”那温雪瞪了一眼结巴,将我嘴上那纱布绑了起来,说:“老公,你好好休息,等你办完这场丧事就跟我回北京结婚。”

    玛德,被他们这么一弄,我满脑子疑问,我怎么会出现在堂屋?温雪为什么会叫我老公?老王跟小老大好了没?现在是几月几号?沈军的丧事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死劲的晃了晃脑袋,奈何那温雪跟结巴压根不理我,就让我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晃了一会儿后,我有些累,眼皮变得特别重,不知不觉又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翌日,我睁开眼,天已经大亮,好多人围在我身边,就连老王跟小老大也在其中,一看到这俩人,我心头一松,他们应该没事了,就朝结巴打了眼神。

    这次结巴没有拒绝我,一把解开我嘴上的纱布,说:“九哥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遛马村那些妇人集体朝我弯了弯腰,说了一句感谢,我有些莫名其妙,就说:“你们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那些妇人又弯了弯腰,齐声说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加疑惑了,就问结巴:“咋回事,现在可以跟我说说?”

    他一愣,点了点头,指了指嘴巴,意思是他说话不连贯,就让高佬开始讲叙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那高佬点了点头,他告诉我,那天下午,我离开遛马村后,他们在堂屋等了三四个小时也没见我回去,结巴便去河边寻我,就见到歪脖子树上挂了一根绳子,结巴拉了拉绳子,现那绳子的竟然是空的。

    结巴本来想顺着那绳子跳下涵洞找我,高佬说,我不是短命之相,好说歹说才将结巴劝回村。

    回村后,结巴找了很多绳子,扎成一条长绳,正准备下涵洞找我,就现我跟乞丐的尸体在遛马村的池塘浮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我跟乞丐的尸体浮了出来,老王、小老大、温雪三人莫名其妙的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们便手忙脚乱的将我捞了上去,一探,有气,就在堂屋门口架了一口龙头锅,将我放在龙头锅上,哪里晓得,我死死地抱住乞丐的尸体,压根分不开。龙头锅:红白喜事用的大祸,图个吉利才叫龙头锅,实则跟普通锅子差不多,只是比普通锅子要大很多。

    这把他们一众人给难死了,最后没办法,他们找来清香、黄纸,就烧给那乞丐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大概烧了十来斤黄纸,那乞丐的尸体不知是水分干了还是怎么回事,身子居然小了一号,这才将我的手掰开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在龙头锅倒了小半锅清水,又将我身子趴在那锅子上,烧稻草。

    说到这种方法,我知道,在我们农村,一般小孩掉进水里捞上来,都会放在龙头锅煮一下,据说是用火烧掉水鬼带来的厄运,也有一种说法是,人一旦被水鬼缠上,这次没死,三年内会死于水灾,用火这么一烧,能烧掉水鬼的魂魄。

    他们将我架在龙头锅上煮了三四分钟,请医生的去请医生,帮忙的帮忙,结巴说把我移到沈军房子去,高佬没同意说是染过煞气,离棺材太久会招煞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在堂屋给我搭了一个简单的床,又因为堂屋内有棺材,若是搭建床,有睡棺材的意思在里面,他们便在地面铺了一些被子,将我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再接下来的事情,高佬叹了一口气,没再说话,反倒是老王走了过来,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说:“九伢子,我见你一直昏迷不醒,就给青玄子道长打了一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青玄子来了?”我眼前一亮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老王点了点头,说:“来了,这会正在那河里设坛,说是替你祈福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那青玄子是习道之人,对于民间的一些传说比我更了解,更为重要的,青玄子懂玄学,会道术,我本来打算这场丧事过后,请青玄子替那白蟒祈福一次,算是报答那白蟒的救命之恩,没想到青玄子居然现在来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朝结巴,说:“结巴,替我去找青玄子,告诉他,涵洞之下住着一条白蟒,我能活下来,全靠那白蟒,那白蟒犯了杀忌,让他想想办法,替白蟒挡灾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结巴点了点头,二话没说,直奔河边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结巴走后,我在那些妇人身上瞥了一眼,又在温雪瞥了一眼,疑惑地问老王:“她们这是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