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14第414章印七39

正文 414第414章印七3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微微一愣,朝脚底下瞥去,就见到脚下踩着两颗眼球般大小的石头,哪里有什么眼睛。玛德,这死女人竟然骗我,我特么真是日了狗了,怒视着她,说:“你tm有毛病吧?这种事也拿来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一点幽默细胞也没!”那温雪支吾一句,没再说话,双眼朝四周瞄了瞄。

    我在她身上足足盯了一分钟之久。说实话,我想打她,这种感觉特别强烈,玛德,这是开玩笑的地方么?

    压下心中的怒火,正准备收回目光,就见到她左脚旁有颗圆圆的东西,有点像眼珠,上面沾了不少淤泥,定晴看去,的确是眼珠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!”我朝她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回过头,疑惑地瞥了我一眼,脚下习惯性地挪了挪,不偏不倚正好踩在那眼珠上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心中贼啦后悔,这女人果真是个负担,走上前,猛地推了她一下,将那眼珠捡了起来。令我疑惑的是,我刚才看到的并不是一颗眼珠,而是两颗眼珠黏在一起,呈上下之姿。

    伸手掰了掰眼珠,不知道咋回事,那两颗眼珠死死地黏在一起,压根掰不开,反倒分泌出来一种奇怪的液体,那种液体呈淡黄se,黏糊糊的,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就像老年人的痰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我嘀咕一句,伸手擦了擦眼珠,那些淤泥好像被液体同化,任我如何死劲,死死地黏在上面,压根擦拭不了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难道是被踩的原因?想到这里,我将眼珠装进裤袋,打算回去烧点黄纸,跟死者说些好话,再擦拭眼珠,目前最主要任务是找到那尸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温雪忽然尖叫一声,恐慌地叫道:“陈八仙,我动不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朝那温雪看去,她坐在地面,双手插在两旁,左脚微微往上抬,我连忙问道:“咋回事?”

    “动不了!”她面色有些苍白,额头冒出细微的汗水,看这架势是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我朝她走了过去,伸手捏了捏她胳膊,特别僵硬,捏了捏她大腿,也是这般,就好像四肢被什么东西黏住一般。

    玛德,这死女人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在她后颈位置捶了几下,问她四肢松点没。她说,没有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在她四肢轻轻地捶了几下,本以为这样能缓解她四肢的僵硬。哪里晓得,她尖叫连连,说是四肢越缩越紧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也是醉了,估计是那尸体在作怪,这也怪不得那尸体,谁让这温雪踩人家眼睛,不出怪事才怪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将她抱了起来,说了几句安慰她的话,便朝村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那温雪也不知道咋回事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,一言不。我被她那眼神盯得有些受不了,脚下不由加快几分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二十来分钟,我们回到村子,没有任何停留,我将那温雪交给花嫂她们,让她们照顾一番,便打算再次去河边,我总觉得那老王跟小老大出事,或许跟那涵洞有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结巴走了过来,说:“九哥,刚才我问了所有人,你们在河里看到的尸体,恐…恐怕就是女乞丐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没多大的感触,因为我心里已经猜到那尸体可能是女乞丐,结巴的话不过是证实我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句,心中就在想,沈军一死,怪事连连,先是他女儿死了,现在又是他原配夫人死了,这中间是不是有啥联系?更为重要的是,在沈军尸体旁边作得那个梦,它会不会变成真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小老大瞥了一眼,他跟老王躺在一起,四周插了不少清香跟蜡烛,他们的脸色很苍白,倘若再找不到他们出事的原因,恐怕,他们真的会死。

    我心情有些沮丧,一连串事情摆在我面前,令我情绪差点奔溃,办这么多丧事,从未遇到过这么难办的事,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结巴见我没有说话,推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没事吧?实在不行,我们早些将死者抬上山,回家吧!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便直接朝河边那个方向走了去。结巴好似了解我的性格,叹了一口气,也没拦我。

    刚迈开步伐,那温雪叫了我一声,我皱了皱眉头,问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!”她语气之中带有几分关切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有些不适应她的变化,罢了罢手,就说:“我自有分寸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有在村内停留,朝涵洞那个方向走去。由于天边逐渐暗了下来,我找花嫂要了一个电筒,一根绳子,只身一人走到涵洞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天色的原因,那涵洞显得有几分诡异,特别是涵洞口位置,宛如一张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深呼几口气,伸手摸了摸涵洞边缘,入手的感觉有些滑,提着电筒朝里面照了去,特别黑,光线也短的可怜,只能照到两米多一点距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想要找到尸体,只有进到涵洞内才行。

    刚生出这个念头,我忽然想起先前在河里,有个东西缠在脚上,倘若没有猜错,那东西应该在涵洞内。想到那东西,我有些害怕,这一下去,如果遇到那东西,恐怕会将自己交代在里面。

    可,如果不下去,那尸体咋办?老王跟小老大又怎么办?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?

    我在涵洞口徘徊了很久,摆在眼前的问题,很简单,无论是老王、小老大、还有那女乞丐应该跟这涵洞有关。下还不是不下?一连抽了五六根烟,心中也没个决定,最终一咬牙,我决定下涵洞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是一个聪明人,相反,很多时候,我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傻子,一个性格执着的傻子。

    聪明人懂得怎样趋利避害,懂得保护自己,懂得牺牲别人成全自己,更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。而我,却傻的有些天真,宁愿自己浑身是伤,宁愿自己背负一切,也不愿为了自保亦利益,做那些违背自己性格的事。

    有时候,我就在想,假如我不是这种性格,假如我稍微有些自保意识,也绝不会下那个涵洞,导致我左耳彻彻底底失聪,更不会让我在未来2年的时间内一直噩梦连连,足足两年时间,每个晚上都在煎熬中度过,那种生活真不是人过的,直到o8年,程小程找到我,才结束那段非人的生活,而这一切的源头,正是那涵洞。

    ps:今天状态不好,明天补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