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10第410章印七35

正文 410第410章印七3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沿着下游走了大概十来步,脚下不由打一个冷颤,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只见,那小河左侧有一处水藻,正缠着那白花花的东西,令我不可思议的是,那白花花的东西竟然是一具女性尸体,她头与水藻交缠在一起,整个身子侧卧着,脸色很白,就像用温水煮过一般,两只眼睛死死瞪着我,嘴唇微张,几条筷子大的鱼苗在嘴唇的位置,无忧无虑地游荡着,好似在啃食尸体,又好似对这尸体无比好奇。

    我在那张脸上盯了约摸一分来钟,只觉得那张脸有些熟悉,好像在哪见过,正准备上前查看一番,那尸体忽然动了一下,一对眼夺眶而出,顺着河水往下飘了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鲜血从眼眶涌了出来,越涌越多,瞬间,河面被染成一片殷红,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我起先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,死劲揉了揉眼睛,定晴看去,是真的,就觉得浑身冷汗直冒,头皮一阵麻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温雪走了过来,淡淡地瞥了一眼河面,二话没说,倦起裤脚就准备跳下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吗啊!”我有些急了,那尸体明显有些不对,这样跳下去肯定会出事,按照我以往办事的风格,先烧些黄纸,再捞尸体,这是礼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说了一句胆小鬼,朝河里跳了下去,我正准备喊停她,就听到噗通的落水声,一看,那温雪已经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令我想不到的是,那河面不是很宽,水却深的要死,那温雪身高大概是165的样子,这一跳下去,河水就盖到她嘴唇。

    “你tm有病啊,这样会惊扰到死者的魂魄!”我朝那温雪骂了一句,朝尸体方向作了三个揖,卷起裤腿就准备跳下去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说起来当真是巧的很,本以为这温雪只是我人生中的匆匆过客,没想到接下来生的一件事,让我们有了千丝万缕的牵挂。

    “别跳!”她扭过头看着我,她的脸色很白,几乎跟墙壁上的石灰有得一拼,说话间,她嘴唇颤了几下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暗道一声不好,就问她:“怎么?是不是河水有问题?我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地,就见到不可思议的一幕,那温雪咕噜一声,整个身子沉了下去,几个呼吸的时间,那温雪就彻底消失在河面,唯有河面那一丝丝涟漪告诉我,刚才生的这一切是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我有些慌了,尸体的问题还没解决,这温雪又出问题了,玛德,碎骂一声,一个跃身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入水,我脸色变了变,河水好凉,还没来得及适合水温,就感觉脚下一紧,好像有什么东西缠在脚上,拉着我身子往下沉。

    紧接着,脚下传来一阵疼痛感,玛德,河里有东西,我双手奋力扑打水面,脚下也不敢停下来,死劲乱蹬,不知是脚下的力度大,还是我命不该绝,蹬了七八下,脚下一松,那东西好像放开了。

    一见那东西松开,我也没时间想是什么东西,就朝水底钻了下去,水下的温度特别低,还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,呛得我连灌几口水。

    在水底下摸索了一会儿,四肢有些疲乏,准备浮到水面缓口气。忽然,一阵涌潮般的声音袭来,哗啦啦、哗啦啦不停地刺激着我耳膜,就觉得脑袋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这下,我彻底慌了,难道要死在这?刚生出这念头,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,扯着我身子朝左侧飘了过去,玛德,这河里有涵洞。

    现这一情况,我怔了怔神色,微眯着眼睛朝左侧看去,肉眼在水里看东西非常的模糊,可见度更是低的可怜,朦朦胧胧看到那里有个箩筐大的涵洞。

    那洞口位置抓着一只苍白的手,指甲上泛着绿油油的光,若是没有猜错,应该是温雪的手,直到这时,我才知道她指甲涂的是夜光粉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扭过身子去拉那温雪,哪里晓得,那吸力越来越大,扯着我身子朝涵洞吸了过去,眼瞧一双脚被吸了进去,那些水流拍打在腿上,特别痛。

    好在我水性还算可以,奋力抽了一下脚,由于力度不够,那吸力扯着我就往里面拉,玛德,我朝那涵洞又瞥了一眼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将脚板与脚踝保持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学过物理都知道,面积越大,所承受的水压跟吸力越大,我脚下这么一弄,那些吸力小了很多,当即,朝四周摸了摸,想找个落力点。

    摸了好几个地方都滑的很,我不敢放弃,又摸索的找了一会儿,在离涵洞二十几公分的位置有块石头凸了出来,玛德,想要找个落力点,唯有那石头。

    当下,我浑身一松,顺着那股拉力漂了过去,眼瞧就要漂到那石头的位置,我伸手一抓正好抓在那石头上,双手死死地抓着那石头,整个身子任由那股吸力拉扯着。

    我张嘴喊了一声温雪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袭了过来,呛的我猛地咳了好几声,努力地睁开眼想看看温雪的情况,就现她一双手还是先前那样,死死地抓住涵洞口,压根不知道是生是死。

    咋办?再这样下去,那温雪十之会被涵洞吞了去,就连我估计也会死在这,玛德,早知道就不该这么慌慌张张地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对,这河里的涵洞吸力如此之大,为何河面的水流却慢的要死,这根本不符合自然现场,那么问题来了,这河里的涵洞是怎么回事?河水又是怎么回事?那尸体怎么会浮在水面?这一切是否跟沈军有关?又或者说,这涵洞的尽头是哪?会不会影响到那墓穴的风水?

    一连串问题压在心头,令我着实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咋回事?只是一场丧事怎么会扯出这么多东西。

    忽然,我脑袋有些昏昏沉沉,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,睁眼看去,就见到四周被殷红色的血水弥满,手头上的力气也小了不少,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出现在我面前,缺氧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