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04第404章印七29

正文 404第404章印七2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起这怪事,我不知道到底是幻听,还是真的生过,只知道,刚烧完黄纸,就传来一道特别诡异的声音,那声音跟沈军临死时出来的声音一模一样,让人极端的不舒服,一时之间,堂屋内的气氛诡异到极点。

    我整颗心都悬了起来,这是巧合?还是怎么回事?扭头朝身后看去,那群妇人正围在堂屋外,先前那女人也在其中,她们正好奇的看着我的动作,从她们的表情中,我看出她们应该没听那诡异的声音,不然不会镇定。扭头看了看高佬他们,他们也是那般,双目盯着我看,压根没听到那声音。

    咋回事?我愣了愣,难道是幻听?伸手掏了掏耳朵,那声音并没有消失,反而是愈来愈强,刺得我耳朵有些生痛。

    踏马的,难道真如高佬说的,死者死不瞑目,出来作怪了?这不可能啊。

    按说,死者死于五月初七,应该是会在临终那房子内做一百天鬼,直到死者心脏彻底腐化,方才停止做鬼。

    依照这种说法,丧事期间,死者不可能在堂屋作怪,顶多是那股煞气,不受控制的寻找气场相近的人,也就是前文说到的相冲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诡异的尖叫声是怎么回事?我抬头朝堂屋内打量一眼,努力寻找那声处,找了老半天,只觉得那声处离我很近,就是找不到具体方位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愣着干嘛?”结巴见我没有说话,推了我一下,提醒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奋力拍了拍耳朵,这一拍下去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耳膜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顿时,那声音宛如有魔力一般,将我全部的注意力吸了过去,几次想收回心神,却不由自主地倾耳听那声音,诡异的很。

    踏马的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当即,我咬了咬舌尖,剧烈的疼痛让我稍微清醒一些,我不敢有任何犹豫,立马撕了一些黄纸塞在耳朵里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诡异的声音低了不少,我怔了怔神色,也顾不上那股声音到底从哪传来,只想着早些让棺材恢复平静,不然,这丧事压根没法进行下去。毕竟,看着赫赫作响的塑料膜,有几人敢靠近棺材?

    当即,我抓了一把糯米,朝棺材作了三个揖,一把跪了下去,快的说了一大通好话,大致上是,让死者切莫作怪,保佑这场丧事顺利进行下去,落葬后,献上大量蜡烛元宝。

    说完好话,我抬眼在堂屋内打量了一番,并无明显的变化,塑料膜还是先前那样赫赫作响,心下一沉,猛地起身,手下一抖,将那些糯米朝棺材撒了过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那些糯米落在塑料膜上,轻微的震了几下,立马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说,就是死者不接受我们的好意。于是,我又抓了一把糯米,刺破左手食指,滴了几滴鲜血在糯米上,随意的拌了几下,再次朝棺材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那些糯米并没有直接掉下去,而是像刀子一般撕开那塑料膜,直接掉在棺材盖上,最奇怪的是,那些被撕开的口子,有一丝丝黑色的东西,宛如被火烧过一般。

    我心中有些疑惑,两次撒糯米的力度差不多,只是沾了鲜血后,那糯米就能穿透塑料膜,当真是奇怪的很。

    随着糯米穿透,那塑料膜像失去动力一般,立马焉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,结巴走了过来,他一手拍在我肩膀上,兴奋地说:“九哥,你太厉害了,两下功夫就将那塑料膜弄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也没说话,就将耳中的黄纸拿了出来,死劲的揉了揉耳朵,倾耳听去,那道诡异的啅啅声,竟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一愣,咋回事?难道先前那道诡异的声音是从棺材内出来的?当下,我朝棺材走了过去,也不知道咋回事,刚走一步,脚下的步伐变得有些沉重,再走一步,脚下又重了一分,玛德,真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那结巴见我没有说话,凑了过来,说:“九哥,事情已经解决了,怎么还绷着脸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事情有些怪,你先去堂屋门口待着。”说着,我扭过头,对高佬他们说:“你们也一样,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高佬跟结巴同时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有些事情要处理!”

    他们听我这么一说,嗯了一声,便朝堂屋外走了过去。我怕棺材出现怪事,会把那群妇女吓跑,就让高佬他们把堂屋的大门关上,留一丝缝隙,不要完全关死。

    那高佬一听这话当下就急了,怒道:“陈八仙,你搞什么名堂,灵堂已搭建,哪有关门的道理,这不是掐断死者下阴间的路么,有损阴德啊!”

    我知道高佬是为我好,可,我心里有难言之隐,先前撒糯米的时候,我就感觉棺材有些奇怪,后来塑料膜焉了下去,那诡异的尖叫声也随之消失,让我愈确定棺材内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脚下愈来愈重,要说棺材内没事,打死我也不信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若让那群妇女知道棺材内出了状况,以她们的心性,肯定会被吓跑,这样的话,先前脱影就白弄了,那群妇女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有装作事情已经解决,我一个人探探棺材内的情况。至于高佬说的掐断死者下阴间的路,这话有些过了,假如是普通丧事,或许会掐断。

    可,这沈军死于五月初七,按照葬经的话来说,他魂魄下阴间还有段时间,不至于掐断他的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苦笑一声,朝那高佬说:“我心里有数,你守着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…你…,你知不知道,一旦关上门,你会得到报应!”他怒气冲冲地瞥了我一眼,就朝我这个方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冲了进来,好在一旁的结巴拉住他,说:“高佬,九哥不是莽撞之人,他这么做应该有他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再有道理也不能关堂屋门!”高佬瞪了结巴一眼,怒道:“你知不知道关上堂屋门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结巴一愣,问道:“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代表死者的魂魄被关在堂屋内,若有生人留在堂屋内,便会跟死者的魂魄缠在一起,轻则大病一场,重则变成傻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高佬就朝里面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我奋力动了动,也不知道咋回事,脚下特别重,别说迈开步伐,就提提脚都成了一种奢望,看架势,棺材内应该除了大事。

    于是,我朝结巴吼了一声:“结巴,你若信我,就将高佬拉住,不要让任何进来!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