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03第403章印七28

正文 403第403章印七2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女人点了点头,没再理我,就朝那群妇人喊了一句,“各位大婶,麻烦问一句,谁认识她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群妇人紧了紧胸前的那啥,朝那女人走了过去,仔细瞧了瞧,就说好熟悉,至于是谁,她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闹了好几分钟,没一个人认识那乞丐,反倒是那花嫂一直沉默着,时而皱了皱眉头,时而唉声叹气说,怎么可能是她。

    我朝那花嫂走了过去,问道:“花嫂,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她瞥了我一眼,脸色有些不喜,想必是还记着先前堂屋的事,没好气地说:“好像认识。”

    这乞丐的身份很重要,我只好厚着脸皮问了一句,“谁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又警惕的朝四周瞥了一眼,将我拉到堂屋左侧,四下探了探,见没人跟过来,方才开口道:“我怀疑她是沈军的媳妇。只是,沈军的媳妇死了多年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我惊呼一声,我记得郎所长跟我说过,沈军的媳妇在长沙没回来,怎么花嫂会说,沈军的媳妇死了多年?这不符合逻辑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听沈军说,她媳妇早年出车祸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一怔,太扯了吧?一个死了很多年的人,怎么可能活脱脱地出现在这,再者说,郎所长说过,沈军的媳妇在长沙没回来。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听后,讥笑一声,说:“瞎扯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长沙那女人是沈军的小老婆,他正室是眼前这女人才对。只是,听沈军跟村里的人说,这女人早在多年前就出车祸了,当时很多人看到,都说她死了,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遛马村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暧昧的瞥了我一眼,说:“陈八仙,你不应该问我,应该问那女人!”她伸手指了指那女人。

    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见到那女人站在乞丐身前,正替擦拭乞丐脸上的污垢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那女人可能是路上遇见沈军的老婆,好心将她送回遛马村。对了,花嫂,沈军长沙的小老婆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这话一问出口,那花嫂脸色变了变,碎了一口唾液,说:“别提那女人,太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那狗养的东西!”她爆出一句粗话,说:“我这辈子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女人,竟然…竟然…竟然抢自己姐姐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啥!”我一愣,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就问:“你说啥?”

    “那沈军的小老婆跟他的正室是两姐妹,亲姐妹啊!”说完,她又朝地面碎了一口唾液,足见她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只觉得这世界太不可思了,亲妹妹抢亲姐姐的老公,这…这太不可思议了,甚至有违人伦,玛德,那沈军也太不是东西了。

    想起沈军已死,正所谓人死债清,再说他的坏话有些不好,压下心中的愤怒,就对那花嫂说:“那这女人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说:“我一直在农村,哪里晓得那么多哟!对了,那个小矮子应该知道多些!”

    “小矮子?谁啊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沈军的外甥,黄毅,他跟他舅妈关系最好,应该知道很多隐秘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猛地想起小老大自从跟我回村子后,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,压根不知道去哪了,更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当即,我跟那花嫂匆匆地说了一句谢谢,又让她丧事期间一定要待在堂屋附近,哪也不能去,就连衣服也不要穿。随后,便朝结巴走了过去,打算跟他一起去找小老大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并不是怎么打算,事情就会按照自己的打算展。这不,我刚走到堂屋门口,高佬走了出来,慌慌张张地拉住我,说:“陈八仙,你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心下一愣,就问他怎么了。他伸手指了指堂屋内的棺材,说:“有情况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一紧,办了这么多丧事,最怕听的话就是有情况。当下,撒开步子就朝堂屋走了进去,一只脚刚迈进堂屋,我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,那棺材上面包了一层塑料膜,奇怪的是,那塑料膜呈现一种真空状态,好似棺材内有风扇一般,将那塑料膜吹的赫赫作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问!

    高佬摇了摇头,说:“刚将塑料膜包在棺材上就这样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缩了缩脖子,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陈八仙,是不是沈军死不瞑目,故意作怪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没有说话,就朝棺材走了过去,伸手探了探那塑料膜,入手的感觉特别阴冷,就好似摸的不是塑料膜而是冰块。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,我本来想看看死者的情况,但,碍于塑料膜隔着,又有棺材盖挡着死者大部分身体,压根看不清任何情况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,只好拿出最常用的办法,对死者说好话。说实话,我们八仙的知识极度缺乏,根本就不懂道教的那些高深道术,唯一能做的,只有三招,一是对死者说好话,二是让死者的后人哭的伤心些,三是,对死者保持足够的尊重和礼仪。

    我找来三柱清香,一对蜡烛,又让高佬去死者家里找来死者生前的照片放在棺材前面,由于死者生前没拍黑白照,现在拿去镇上洗黑白照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在彩色照片上摸了一些锅底灰,这摸锅底灰有个讲究,不能摸在死者脸上或其它位置,必须摸在照片上方,左侧,两个3。m交汇那个点,意为散散齐齐,预兆着死者在阴间能跟祖上团聚。注:死者的照片一般为1o英寸、14英寸、16英寸三种,按丧事小中大来安排照片的大小。

    摸完锅底灰,我将蜡烛、清香插在死者照片前面,烧了一些黄纸,正准备开口说好话,这时候生了一件怪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