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99第399章印七24

正文 399第399章印七2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这话一出,结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支吾道:“九哥,你可别跟我开玩笑,沈军死亡时,我可是看着时间的,正好是五月初八三点四十五,怎么可能不是这个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你看的时间没错,我意思是在我们看到沈军的时候,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之所以会这么说,也是无奈之举,按照我对葬经以及阴宅秘笈的了解,这场丧事顶多是出现怪事,绝对不会闹出什么人命案,唯有一种可能,沈军死于五月初七。

    在我们八仙圈内,流传着一句话,一七子孙苦,二七后人穷,三七平平过,这话的一七代表初七,二七代表十四日,三七代表二十一日,至于四七则是平常日子,不在七这个范围内。

    每个月都有三七,这三七在我们八仙内被称为鬼道日,不但死者在阴间不会好过,就连死者的子孙更是厄运连连,搞不好就会闹出人命案,最为重要的一点,死在鬼道日,死者会在临终的房子,做一百日的鬼。

    普通人家一般不会死在鬼道日这天,唯有那些大恶之人,才会死于鬼道日,也算是上天对死者生前一些罪孽的惩罚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是我们八仙根据死者死亡时辰推出来的,准不准我心里也没个数,就知道我们八仙最忌讳死者死于这三个日子,丧事不好办,棺材也难抬。

    那结巴听我这么一说,浑身一愣,颤音道:“九…九…九哥,你…你别吓我,我们见到沈军时,他叫过你名字,怎…怎么可能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高佬走了过来,一手搭在我肩膀上,说:“陈八仙,死亡时辰是大事,你心里可要有个数,不然丧事没法进行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冲他点了点头,说: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他们听我的话后,没再说话,低着头抽起闷烟来,堂屋外那些妇人也静了下来,整个场面静了差不多三四分钟时间。一时之间,我也不知道咋办,一咬牙,只好死马当成活马来医,管他是不是死于初七,只能按照初七来办,毕竟,丧事已经死人,再弄下去,天知道,还会不会死人。

    冒出这个念头后,我猛地想起小女孩忽然暴毙应该跟死者死于初七,若是按照初七来说,小女孩十之是被死者克死,再说直白点,就是死者死亡时煞气重,冲到小女孩,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清。

    当即,我弯下腰,再次仔细检查小女孩的尸体,还真别说,隐隐约约看到小女孩身上的印记淡了不少,应该是煞气开始消散,若是没有猜错,小女孩一直跪在棺材前头,这才导致她死亡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很简单,小孩的气场比大人的气场要弱,再加上她一直没离开棺材。倘若真是这样的话,恐怕在场的大人也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头猛地一怔,连忙站起声,大喊道:“快,脱衣服!快!”

    “九哥,脱衣服干吗?”结巴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陈八仙,大白天脱衣服干吗?”高佬他们也是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“快啊!脱衣服!”我心中有些急,哪里有空跟他们解释,就让他们脱衣服。

    喊完,我朝堂屋外那群妇人喊了一句,脱衣服,哪里晓得,那些妇人压根不信我,反倒用一副看色狼的眼神看着我,特别领头那妇人,眯着眼睛,yin笑道:“陈八仙,没看出来,口味这么重,晚上到姐姐房间来,姐姐脱给你一个人看。”

    玛德,我特么心中急死了,这货竟然有心情说这话,我懒得理会那妇人,转过身,怒视着结巴,说:“你在棺材前站的最久,下一个死的人可能是你,还拿我当你九哥,赶紧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一个箭步走到结巴身前,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就往下拉。那结巴好似也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,立马将衣服脱了下来,就准备丢在堂屋,我说,丢到外面去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二话没说,提着衣服就丢了出去,由于南方的五月较热,结巴脱完一件衣服就赤1o着上身,八块腹肌露了出来,那些妇人一看结巴的身材,双目放光,恨不得立马拉结巴到房间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“高佬,你们赶紧把衣服脱了!”我朝高佬他们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面露尴尬之色,支吾道:“陈八仙,我一把年纪了,不需要脱了吧?”

    “脱,立马脱!”我语气有些严厉。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你让我脱衣服,总得有个理由吧!”

    他虽然是这般说道,不过,手头上还是开始解扣子,他身后那些八仙也是如此,一边解着扣子,一边疑惑地看着我,脸上有些不情愿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的动作,我慎重地吐出两个字,“脱影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高佬脸色猛地一变,问:“陈八仙,你说的真话?不是拿我们开涮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怒道:“都这个时候了,哪有心情跟你们开玩笑,快点啊!”

    都说人急了,心头上肯定会慌乱,事实证明,这话是有道理的,高佬他们一听我没开玩笑,哪里顾得上解口子,直接用蛮力将衣服的口子扯断,将衣服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高佬他们就1o着上半身,一脸恐慌的看着躺在地面的小女孩,说:“天呐,怎么会这样,她脸上怎么会有那种液体。”

    顿时,结巴、瘦猴等一众八仙,顺着高佬的眼神看向小女孩,面露恐慌之色,脚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,说:“怎…怎…怎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我没时间理会他们的话,三步变成两步走,来到堂屋门口的位置,对着那群妇人喊道:“不想死的,赶紧把衣服脱了!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不要太过份,我们遛马村的女人岂是你们这群外村人说非礼就能非礼的!”说话这妇人,三十七八岁的年龄,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t恤,隐隐约约能看到内衣,我明白了,她们脱掉衣服的话,那啥就会露出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