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98第398章印七23

正文 398第398章印七2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再次朝结巴问了一句,“你真的没见到小老大!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哭丧着脸说,“我真的没见到过小老大,你回到堂屋时,只有你一个人。八一中  文网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真心快疯掉了,现在情况非常明了,死者对丧事非常满意,梦境中的事出现在小女孩身上,小老大不知身在哪里,好像所有的问题都指向小老大。

    当即,我掏出他小老大在墓穴旁边没,他说小老大跟我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加迷惑了,老王不可能说谎,他说小老大跟我离开了,那小老大必定跟我离开了,而结巴跟高佬他们却说没见到小老大跟我回堂屋,最奇怪的是,一开始我在堂屋明明看到小老大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我眼花了,还是结巴他们出现问题了。

    在原地愣了很长一会儿,我有些疲惫,这倒不是身体上的疲惫,而是精神上的疲惫,我感觉眼前这一切似梦非梦,似真非真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作梦还是身处现实中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差点让我整条心理防线奔溃了,好在从八仙以来,心理素质还算过的硬,我双眼微微一闭,席地而坐,脑中努力在回忆整场丧事的过程。

    昨天旁晚时进入遛马村遇上一群妇人将我拦了下来,要求丢掉丧事用品,后来进入遛马村,找到沈军的家,没过一会儿功夫,沈军便辞世而去,只不过他死时的表现特别反常,更为重要的是,死者不理会小老大跟他女儿,此为疑点一。

    死者死后,我跟结巴睡在死者旁边,作了一个奇怪的梦,至于为什么会做那个梦,我理不清头绪。不过,令我疑惑的是,那晚我梦到老英雄跟6耀东,按说,从曲阳回来2个多月,从未梦到老英雄跟6耀东,为什么那晚偏偏梦到了,此为疑点二。

    醒来后,小老大告诉我死者的生辰八字,竟然跟梦境中一样,最奇怪的是,梦境中的一部分事竟然会出现在小女孩身上,导致小女孩丧命,为什么小女孩会丧命,此为疑点三。

    再后来就是现在,死者对丧事十分满意,按说,这场丧事应该可以顺利进行,为什么偏偏出现意外,到底是我出现问题了,还是结巴他们出现问题,此为疑点四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小老大,他到底在哪,此为疑点五。

    想通这五点,我站起身,揉了揉眼睛,在结巴身上掐了一下,问他痛吗?他吃痛一声,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,嘀咕道:“九哥,你就不能下手轻点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确定眼前这一切绝非梦境,而是真真实实的现实世界。如此一来,事情就好办,只要搞清楚小女孩脸上为什么会流那种液体应该能解决很多问题,至于小老大的事,只能暂且搁置。

    当即,我走到小女孩身前,深呼几口气,心中一而再的告诫自己,这是真实世界,不是梦境。

    有时候,人真的好奇怪,只要心中确信一些事,很多事情就会变得透彻无比,就如我,确定这是真实世界后,看向小女孩的尸体,我现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先是小女孩脸上的液体,我伸手沾了一点点,放在鼻子处闻了一下,跟梦境中一样淡淡的血腥味夹杂着尸臭,按说这小女孩才死了没一会儿,根本不可能流出这种东西,但,事实确实流了。

    对这种液体,我有两个猜测,一是,小女孩感染某种病原体,才会导致尸体流出这种东西,二是,这种液体并非小女孩本身流出来的,而是外来的。

    对于第一点,我先是想到杨言,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了一下蒋爷,他说他从未遇到这种事情,让我自己拿主意。

    至于第二天,我抬头看了看堂屋上方,压根没什么东西,我怕看的不仔细,让结巴找来一架凳子,我亲自爬上去看了看,的确没东西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为难了,再次问结巴看不看得见那些液体,他的回答还是那样,看不见。

    不过,他随后的一句话点醒了,他说:“九哥,从你去找墓穴后,小女孩一直跪在棺材前头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句话,令我心头起了疑惑,我问他:“小女孩一直跪在这,没离开过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一直跪在这,没离开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离开过吗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中间撒了一泡尿,其它时间一直守在棺材旁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撒尿时,堂屋内就小女孩一个人?”我朝棺材瞥了一眼,问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那时候高佬在堂屋外扎灵堂的花,瘦猴也在。”说着,他指了指高佬,“高佬,你们证明一下,我没有偷懒!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,结巴那时候招呼过我,让我不要跟小老大走的太近,也让我不要放人进堂屋。”高佬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愣,他们的话压根没啥漏点,这一切很自然,可,小女孩为什么会忽然死了?

    难道?我猛地想起葬经的一段话,难道真的是这样,不可能啊!怎么可能会出错。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结巴,急道:“死者的死亡时辰是不是初八凌晨三点四十五?”

    结巴见我语气有些急,也不敢妄下断言,就问高佬要了瘦猴要了手机,看了看日期,慎重道:“是五月初八凌晨三点四十五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纳闷的很,若死者的时辰是五月初八凌晨三点四十五,丧事应该很顺利,只有一种可能才会导致丧事出现这种现象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结巴推了我一下,问:“九哥,你怎么忽然会问死者死亡的时辰?是不是时辰有啥问题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现在丧事有点怪,只有一种可能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在结巴身上瞥了一眼,“沈军死亡的时间有问题,他绝对不是死于五月初八凌晨三点四十五。”

    ps:跟大家说几句知心话,这段时间忙了些,更新慢了一些,小九不给自己找理由,我只能说,从写这本开始,运气一直不咋好,每到关节时候,总是掉链子,上架那会正巧结婚,前几天编辑给了一个很给力的推荐,正好遇到老人家九十岁大寿,更为蛋疼的是,回老家的前一天,电脑居然坏了,里面辛辛苦苦存了一个半月的稿子,六七万字没了,修电脑的说电脑硬盘坏了,我差点没崩溃,另外小九要申明一点,最近很多人冒充小九,希望大家别上当,小九的qq是,332186xxx,矫情的话也不说了,从明天开始,每天尽量三更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正版,多多支持小九的心血,衷心祝愿:天下所有的老人,身体安康,子孙满堂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