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91第391章印七16

正文 391第391章印七1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大概擦了十来下,那臭味不但没有消减,反而愈来愈重,玛德,咋回事?

    我伸手沾了一点赖哈子,放在鼻子前一闻,差点没把我熏晕过去,臭的要死,比尸水的气味还要重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愣着干吗?等着你办仪式呢?”结巴见我愣在那,推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我回了一句,顺手将黄纸扔在地面,抖了抖衣服,打算事后再捣鼓衣服。

    随后,我整了整死者的衣冠,又将死者的仪表弄了一下,再找来一条小板凳,放在死者脚下。

    这时,结巴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以前入殓没见你让死者坐木椅,也没有在死者脚下放小板凳,现在这是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死者临终时在三楼,用我们行内话来说,就是没沾着地气,这木椅就相当于床,也就在某种意义上让死者再死一次,而这小板凳有两个意思在里面,一则让死者沾点木气,与棺材相生相融,利于入殓,二则寓意死者下辈子更上一层楼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木椅上的红绳解下来,绑在死者左手的中指上,再用死者的手指扳直,指向西方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正准备开口,我连忙罢了罢手,我知道他又想问为什么,就说:“用红绳绑着死者,是怕死者的尸体放在木椅上被野鬼抢了去,木椅下面的煤油灯是让死者从房间到堂屋照明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照明?”结巴问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传闻阴间无论白天还是黑夜,四周都是一片漆黑,自然需要照明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站起身,走到死者正前方,对着死者拜了三下,又对照西方拜了三下,一边烧黄纸,一边拉上嗓门喊道:“遛马村上逝新人,但贺英灵化羽仙,满堂子女声声悲,西行路途时光催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朝小老大打了一个眼神,示意他哭丧。他愣了愣,好似没反应过来,好在结巴推了他一下,说:“你指望小女孩哭?”

    小老大一听这话,立马会意过来,放开嗓门就哭了起来,还真别说,这哭声真心难听,就跟鬼哭狼嚎似得。

    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,像我们村的刘寡妇,让她来哭丧,那场面绝对热闹,至少,无论死者是不是她爹,她哭的跟真死爹了一样。

    待他哭了一两分钟后,我抓起一把黄纸朝门口撒了去,用一种奇特的腔调,喊道:“神仙下凡喽!鬼神快避让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叫结巴撑开油纸扇,他点了点头,将油纸伞撑开,挡在门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深几口气,死者的房子离堂屋有些距离,路上又不能歇息,打算一口气直接背过去。若是先前的话,肯定没这气力,毕竟,死者的体重摆在那。现在么,有结巴这麒麟臂在,让他在后面使点力,应该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当即,将死者手指上的红绳解开,蹲下身,把死者弄到背上,缓缓站起,让结巴在后面帮忙撑着,一鼓作气,直奔堂屋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分钟时间,来堂屋前。这遛马村的堂屋跟我们那边的堂屋差不多,不对,应该说,我们衡阳这边的堂屋都差不多,几乎都是那些摆设,唯一的差别在于有些堂屋是红砖,有些堂屋是土砖。

    刚到堂屋门口,就见到老王他们一众八仙正坐在左侧抽烟聊天。

    见我们来了后,老王立马站起身,掐灭烟蒂,抖了抖身上的衣服,顺手捞起一根哭丧棒、一块完整的瓦片,将瓦片放在棺材前头,就朝我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可以破煞了么?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本来打算在堂屋外等老王破完煞,直接入殓。但是,想起死者今年才33岁,有必要吆喝一声。当即,朝高佬他们打了一个眼神,拉长嗓门,喊:“今有贵人临宝堂,还望沈家开仙门。”

    作为八仙,在做法事的时候,很多时间是不能开口讲话,需要的就是一个默契。高佬他们一见我的眼神,立马朝身后那些人挥了挥手,齐声吆喝道:“今有贵人临宝堂,还望沈家开仙门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老王立马举着手中的哭丧棒就朝瓦片戳了下去,那瓦片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紧接着,老王怔了怔神色,喊道:“瓦片一碎,百泰平安,子孙昌盛,富贵万万代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怪异地瞥了老王一眼,外人或许不懂这话的意思,作为行内人还是懂,老王最后一句富贵万万代其实就是要红包,富贵代表钱,代同音口袋,所以他这话的意思是,主家,快点放钱到口袋里。

    小老大好像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,愣在那,就问咋不把尸体背进去,我不好开口说话,就朝他做了一个钱的动作,伸手指了指老王。

    他会意过来,苦笑一声,嘀咕道:“要红包直接开口啊,非得打什么哑谜!”说着,他掏出一个红包塞进老王口袋,朝老王说了一句,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满意的点了点头,拿起一把黄纸,点燃,快的在棺材上空转了一圈。他这番动作,我懂,死者33岁,不能像老年人一样直接放入棺材,而是需要用黄纸在上空烧一下,有个意思,一是用黄纸烧掉棺材内的浊气,让死者躺的更舒服,二是,那黄纸算买路钱,让附近的孤魂野鬼不要打这口棺材的主意。

    待老王做完那动作,我背着死者走进堂屋,值得一提的是,进堂屋时,我在门槛上转了三圈,至于为什么要转三圈,我不知道,就知道,未满六十岁的死者,入殓前都需要转上三圈。

    进入堂屋后,我让结巴把油纸扇收了起来,又让他放了一封鞭炮。

    顷刻间,噼里啪啦声响起,算是正式拉开这场丧事。待声音停下后,我背着死者朝堂屋的正前方鞠了三个躬,说了一些好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开始着手入棺,因为死者未满6o岁,讲究特别多。先入殓时,必须由长子扶着死者头部,再由房内人,所谓房内人是指共祖先下来,没出五代。抬着死者四肢,再由背尸人帮忙将尸体放进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