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89第389章印七14

正文 389第389章印七1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懵了,我记得在梦里,小老大告诉我沈军的生辰八字也是这个,难道?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?

    当即,我慌忙地问他:“郎所长是不是被抓了?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怪异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你咋知道的?”

    完蛋了,郎所长真的被抓了,也就是说,梦里的事有可能是真的。于是,我警惕的看了看小老大,问:“新来的所长是不是姓庞,跟你关系很好?”

    “九伢子,我现你简直就是活神仙,这事都能知道,新来的所长的确姓庞,跟我父亲是朋友,你快说说,你是咋知道的,赶紧把法门告诉我。”他一把攥住我手臂,满眼星星地看我。

    我打开他的手,冷声问道:“郎所长被抓是不是因为贪污遛马村两千块钱?”

    他好似现我语气有些不对,伸手推了我一下,也没回答我的问题,就说:“九伢子,看你这表情是怀疑我举报郎所长?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?郎所长是为了舅舅的丧事才让村民凑钱,我感激他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举报他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丢下一句,准备请水,直接回到三楼,跟结巴大致上说了一下梦里的事。

    结巴听后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问:“九哥,你确定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梦里很多事情跟现在生的事情一样,例如,死者的生辰八字、郎所长被抓,跟梦里如出一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小老大会不会像梦里一样?”结巴想了一下,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有几年没见他,不知他现在性子怎样,按照我以前对他的了解,应该不会坑我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对小老大一点信心也没有,以前在学校,他性子很好,也的确是拿我跟郭胖子当兄弟。但,他足足消失几年时间,这几年时间到底生啥了,我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小心为上,别接这丧事了吧?”结巴愣了愣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若是现在退出这场丧事,以后别人怎么说我们?我们没有别的路可走,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办丧事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语气高了几分,说:“生命只有一条,万一小老大如你梦中一样,你这辈子就算完蛋了,听我一句劝,退出这场丧事,别人要说什么,我承担下来,就说我拉你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炷香,我丢不起这个人,哪怕小老大真如梦中一样,那也是我交友不慎,怪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再理结巴,开始着手准备请水的东西。

    很快,我准备好请水的东西,领着小老大跟小女孩去附近的河边请水。

    请水还算顺利,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我们沿路返回,又准备抹尸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跟我梦里差不多,我让小老大找人将棺材弄到堂屋,他说村民不愿意帮忙,我便给老王他们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在等人的这段时间里,我越害怕,我怕接下来的事情跟我梦里一样,我怕小老大真的会坑我,这倒不是说我怕死者诈尸,而是怕失去小老大这个兄弟。

    约莫等了一个小时,老王领着六名八仙走了过来,跟梦里一样,都是熟人,高佬、瘦猴等等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人,我紧了紧拳头,心中隐约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这时,老王走到我面前,拍了拍我肩膀,开口道:“九伢子,抽空回家一趟吧,你父亲知道你在东兴镇,整天跟我唠叨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涩的很,都说万善德为本,百行孝为先。但是,我这个职业不被父亲认同,一旦回家,估计只有两种可能,一被锁在家里,二被送到广鞋厂,没有第三种可能。

    老王见我没有说话,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伢子,别犟了,办完这场丧事回家去看看,你父亲跟母亲这段时间瘦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,这里面有这几个月的积蓄,大概一万三千块钱左右,将银行卡递到老王手里,说:“替我交给母亲,密码是父亲的生日,让二老买点营养品,等我有出息了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你,跟你父亲性子真像!”老王接过银行卡,在我头上敲了敲,说:“九伢子,尽量早些回家,哪个父母不挂念自己子女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银行卡收了起来,就问我:“这次丧事打算怎么弄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把丧事费用以及我的一些打算告诉他,说:“死者身上背了三条人命案,丧事可能不会很顺利,你们办事的时候,最好诚心点,别出乱子。对了,老王,入殓后,你随我一起去找墓穴。”

    老王点了点头,就问棺材在哪。小老大说,棺材在一楼的杂物房里,让老王领人抬到堂屋即可。

    随后,老王领着高佬等八仙去捣鼓棺材,我则开始着手准备入殓。说实话,我害怕入殓,害怕梦里的一切会变真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就如箭在弦上,不得不。我只好硬着头皮先给死者抹尸。

    我先朝结巴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让他看紧小老大,结巴会意过来,点了点头,给我抛了一个放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让小老大跟小女孩跪在地面,跟梦境中一样,小女孩问我为什么要下跪,我说给她爸爸治病。

    待他们跪下后,我怔了怔神色,深呼几口气,手臂有些颤抖,伸手掀开盖在死者身上的辈子,我怕梦境成真,不敢睁眼去看,只好伸手在死者身上摸索了一下,硬邦邦的,很干燥,并没有似血非血液体。

    现这情况,我舒出一口气,梦境中这个时候,死者死角、鼻子、嘴巴、耳朵四处地方有液体,而现实中并没有,梦境终究是梦境,这一切或许是巧合。

    当即,我睁开眼,就见到死者身上跟昨天入睡前一样,干干净净的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朝死者作了三个揖,心里说了对不起之类的话,便开始着手抹尸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