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87第387章印七12

正文 387第387章印七1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没有。”我揉了揉左脸,心里憋屈的很,这小老大前两天还说跟我当八仙,一下子就翻脸了,再者说,我是真没对死者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敢打九哥!”结巴一把抓住小老大的手臂,举起拳头就要揍他,我连忙罢了罢手,说:“结巴,他是担心死者,怪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小老大冷笑一声,又朝我冲了过来,掂起脚,抓住我衣领,怒道:“九伢子,是不是你用了妖术,说啊,是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生气了,一而再的冤枉,真当我没脾气,一把打掉他的手,说:“小老大,我陈九对天立誓,绝对没有对死者下妖术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冷笑连连,“九伢子,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算盘?无非是嫌弃丧事费用少,想弄点怪事出来,讹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!”听着他的话,我气急了,我这辈子最见不得被人冤枉,一旦被人冤枉,就会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当即,一把抓住他衣领,怒道:“黄毅,我只告诉你,我没有!”

    最后那三个字,我是一字一句吼出来的,不知是声音太大,还是怎么回事,跪在地面的小女孩忽然就哭了起来,“哇、哇、哇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哭着,一边抱住我大腿,抽泣道:“哥哥,是不是悟空哥哥不肯救爸爸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整颗心都快碎了,正准备开口,哪里晓得,小老大在一旁插了一句,“欣欣,他把你爸爸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整个人都懵了,不可思议地看着小老大,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小老大吗?他还是那个人小,大哥范十足的兄弟吗?他怎么会说我害死死者?他怎么可以这样说,他…。

    “哇、哇、哇,你是坏人,你害死了爸爸,你是坏人,哇、哇、哇。”小女孩抱着我大腿,一口咬了下来,特别痛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我今天算是看透你了,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龌蹉小人,算我黄毅瞎了眼,还幻想着跟你当八仙!”那小老大并没有就此放过我,而是站在一旁进行言语攻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九哥不是那种人!”结巴火了,单手将小老大提了起来,怒道:“管好你的嘴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咋滴,用妖术害死我舅舅,还要打死我不成?”小老大斜斜地瞥了结巴一眼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结巴举手就要揍他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我怒吼一声,说:“结巴,把他放下来,他是主家,有权利质疑我们,只要我们没有愧对死者就行了,其它的话,随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我一直拿小老大当兄弟,没想到,几年不见,他居然变成这样。正所谓,懂我的人永远懂我,不懂我的人就算做的再好,始终不会懂我,想想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句没有愧对死者,倘若你没愧对死者,舅舅的尸体怎么会流出那种东西?”小老大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又瞥了死者一眼,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,就说:“你现在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自古以来,杀人偿命,你用妖术害死我舅舅,给你两个选择,一,去派出所自,二,我报警让公安抓你进去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愣,怒火中烧,就问他:“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害死了沈军?”

    “证据!”他冷笑一声,“听村里的妇人说,昨天夜里让你不要带丧事用品进村,你偏偏带了进来,此为证据一,舅舅的遗体莫名其妙流出这种液体,此为证据二,有这两个证据,足以证明是你害死了舅舅,你还有什么可狡辩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笑了笑,“那你说说,我跟他往日无仇,近日无怨,为什么要害他?”

    “那是公安的事,与我无关!”他扬了扬头,眼神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看他这表情,我不想跟他废话,就说:“你觉得郎所长会相信你所谓的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郎所长肯定不会信我,不过,庞所长就不一定了!”他笑了笑,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他故作惊讶地看了我一眼,说:“今天一大清早,郎所长因为贪污被带走了,新来的所长姓庞,这会正在来东兴镇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一头雾水,郎高为人正直,对钱财看的淡,怎么可能贪污。

    他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,笑了笑,说:“两天前,遛马村村民集体举报郎所长贪污他们两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涣然大悟过来,局,这场丧事就是一个局,一个针对我跟郎所长的局,可,谁布下这个局害我跟郎所长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我始终想不明白,为什么丧事还没开始,小老大就要揭穿这个局,这不符合逻辑。按照电视剧的套路来说,小老大应该等到丧事结束后才揭穿这个局,为什么他偏偏要现在揭开。

    “陈九,等着牢狱之灾吧!”小老大讥笑一声,没再理会我们,朝楼下走了去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结巴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现在咋办?难道真去自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咋办,当八仙以来,从未遇到这种事情。不过,有一点我敢肯定,死者的尸体流出那种液体,肯定有原因。

    当即,我对结巴说:“你把小女孩抱到隔壁房间,我检查一下死者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结巴楞了一下,抱起小女孩,说:“九哥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想着替死者抹尸?”

    我朝他说了一句,自有分寸,就将死者身上的衣物脱个精光。入眼是一具浑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方的尸体,胳膊,大腿,四处尽是刀伤,由于时间有些久,那些伤口已经化脓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探尸体,入手的感觉特别凉,有点黏糊糊,用力摁一下,的,刚收回手掌,就见到尸体上浮现一个手掌印。

    定晴看去,那手掌印与我手掌大小一般,若没有猜错应该是我的手印。

    不对,死者昨天夜里才死,按道理来说,不可能留下印记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