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85第385章印七10

正文 385第385章印七1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小老大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别说不理我,就连欣欣也不理,九伢子,是不是快死之人,都是这种现象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就问他:“什么时候开始不理你们?”

    “你来之前,舅舅还会跟我们说话。”他警惕的瞥了我一眼,说“九伢子,我拿你当兄弟,你…你…可别用妖术害我舅舅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被他逗乐,在他头上敲了一下,说:“你电视剧看多了,我只是八仙,哪里懂什么妖术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没错,可,我还是留了一个心眼,朝那沈军走了过去,伸手朝他额头探去,哪里晓得,他一把将我手臂打开,冲我怪异的笑了笑,那笑声特别诡异,让我不由自主朝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咋回事,我跟这沈军素未谋面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我压下心头疑惑,朝他喊了一句,“沈先生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。这让我更加疑惑了,玛德,到底怎么回事?一个将死之人怎么会有这种反应?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你认识我?”我朝他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有说话,又冲我诡异的笑了笑。我特么快抓狂了,他现在这反应很容易让小老大误会我对他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当即,我怔了怔神色,就说:“沈先生,我是不是得罪你了?若是真有得罪你的地方,还请你指出是哪方面,小九一定改正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地,那沈军嘴里出一道诡异的尖叫声,特别刺耳,吓得我连忙塞住耳朵,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心中一连串疑惑,他怎么了?怎么会这样?难道是回光返照?还是其它原因?

    那尖叫声持续十几秒钟,在房间内又回荡片刻,方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沈军四肢浑身猛地抽搐起来,嘴里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顾不上心头的疑惑,朝结巴喊道:“快,看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那沈军的身体好似失去动力一般,陡然停了下来,面泛蜡青,一双眼睛死死地看着我,令我奇怪的是,他眼神中居然带着几分恐惧,好似看到很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看这反应,那沈军十之是死了,就朝小老大说:“把欣欣带出去,接下来的事,她不方便在场。”

    他警惕的瞥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,一把抱起欣欣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我朝前走了几步,伸手探了探沈军鼻子,没有呼吸,又摸了摸他胸口,没有心跳,已死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几点?”我朝结巴问道。

    “3点45。”结巴说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刚到遛马村的时候好像才晚上8点,不知不觉居然过了六七个小时,我又问他:“几月几号?”

    “五月初八!”结巴想了一下,说。

    我掐指算了算,五月初八,寅时,是个好日子,只需在家停尸三天,便可以抬上山下葬。死在这个时辰,也算是有福之人。

    算好时辰后,我找来一块没用的被单,盖在沈军身上,又找来一个瓷盆,洗干净,在里面烧了一些黄纸,打算天亮之后,着手准备丧事。

    这时,小老大走了进来,他先朝沈军的尸体弯了弯腰,问我:“九伢子,我舅舅临死的时候,怎么会有这个反应?我希望你给我交个底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这种现象,我压根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只好含糊的说了一句,“他生前背了人命案,应该…应该是报应吧!”

    “真是报应?”他好像不相信我的话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不确定的点了点头,就将话题扯到小女孩身上,我问他:“欣欣呢?”

    他诧异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楼下睡觉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扯了一会儿,大概聊到深夜4点半的样子,我有些犯困,就让小老大找来一些被子放在地面,我跟结巴睡了上去,一则陪着死者,别让他的尸体冷下来,二则,明天要着手丧事,今晚必须休息一会儿,否则,整个人的精神都会奔溃。

    睡觉这东西,不是说睡就能睡得过去。躺在地面,辗转好几次,愣是睡不着,脑子不由自主地想起沈军死时的反应,隐隐约约觉得这次丧事不好办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说,沈军的死会不会跟丧事用品有关?”一旁的结巴跟我一样睡不着,拉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坐起身,摇了摇头,掏出一根烟,点燃,深吸几口,说:“绝对不是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沈军的死跟丧事用品绝对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这样?”结巴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缓缓开口说:“暂时还不知道!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将手中的烟掐灭,丢在一旁,躺了下去,朝结巴说:“先休息吧!假如真有事,明天入殓的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结巴嗯了一声,也没说话,就在我旁边躺了下去。这一趟就是一个小时,不知咋回事,快天亮的时候,方才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一夜,我居然梦到6家村的老英雄跟6耀东,在梦里,老英雄跟我说了一番感谢话,说是在阴间过的很好,至于那6耀东,则一直跟在老英雄身边,板着脸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睡了多久,我感觉有人推了我一把,说:“九哥,七点了,快起床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困乏,但,长期以来的职业感,令我立刻醒了过来,揉了揉眼睛,就见到结巴正蹲在我面前,一手推着我身子。

    结巴见我睁开眼,立刻说:“九哥,主家已经在催了,赶紧起来吧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立刻翻身站起,搓了搓脸蛋,将地面的被子收拾到一旁,又找来一些黄纸、清香烧在沈军的尸体前面,说了一通吉祥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办了这么多场丧事,在我眼里,那些尸体就如商品一样,非常常见,无论是视觉是触觉都已经变得麻木。

    做好这些事后,我让结巴守着沈军的尸体,我则下楼找小老大要了死者的生辰八字,他告诉我,沈军是1973年,正月初三,丑时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