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84第384章印七9

正文 384第384章印七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但,郎高让我过来,也有他的道理。那沈军家里没啥人,小老大要照顾那小女孩,又要照顾沈军,万一错开沈军的死亡时辰,丧事有点不好办,毕竟,死者的死亡时辰对整场丧事很重要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朝小老大解释一句,哪里晓得,他没有理我,撒开步子朝屋内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进也不是,不进也不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腿处传来一阵疼痛感,低头一看,那小女孩毫无征兆的在我大腿咬了一口,别看这小女孩年纪不大,嘴上的力气却大的很,我能感觉到腿上那块肉已经紫了,甚至有些血液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坏人,你是坏哥哥,我爸爸不会死,不会死!”她松开嘴,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大腿,说:“小妹妹,我…”

    “坏人,你走,我们家不欢迎你!”她一只手推着我,一只手推着结巴,要将我们赶出去。

    对此,我们能说什么?只好顺着她的力道朝外面走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退出房门,这时候小老大走了过来,他朝我歉意的笑了笑,一把抱住那小女孩,说:“欣欣别闹,他们不是坏人,是替你爸爸来看病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们打了一个眼神,我会意过来,连忙开口道:“对,我们是来替你爸爸治病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那小女孩擦了擦眼泪,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没有骗我?”她怀疑的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小老大好似现我们的处境,刮了刮小女孩鼻子,搭腔道:“他是哥哥的朋友,怎么会骗欣欣呢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那小女孩从小老大怀里跳了出来,二话没说,一把跪在我们面前,说:“谢谢哥哥,谢谢哥哥,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活爸爸,求求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我们猛地磕头,小额头都磕出血来,令人看了,莫名的心疼。

    “欣欣…我…”我不知道说什么,便将她抱了起来,摸了摸她头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的好,所有小孩都好骗,而眼前这小女孩也不例外,彻底信了我们是来救她爸爸。

    然而,现实往往是残酷的,我安慰她几句,就问小老大:“沈军住在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他伸手指了指楼上,说:“三楼,最左边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指了指小女孩,意思是,我们先上去,让他在楼下照顾小女孩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来到三楼,我找到沈军的卧室,正准备进去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咳嗽声,这咳嗽声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,让人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压下心头疑惑,敲了敲房门,说:“沈先生,我们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我一边推开门走了进去,刚进屋,房内传来一阵莫名其妙的寒流,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好冷!”我嘀咕一句,搓了搓手,抬眼打量一下这房间,三十来个平方,除了一张大床,就剩下几条凳子,相比整栋房子的大气,房内显得有些寒酸,想必是建房子花了大部分积蓄,没能力搞装潢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!”我朝那张大床走了过去,床上躺着一名中年男子,身上包了不少纱布,浓眉大眼、国字脸,额头上有一条刀疤,那刀疤在灯光照耀下,显得有些狰狞,就这模样,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。

    他微微睁开眼,瞥了我们一眼,虚弱的问:“陈八仙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捞过一条凳子放在床边,坐了下去,开门见山的说,“沈先生,你的事情,我听郎所长说过,你对自己丧事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咳嗽几声,一双眼睛在我跟结巴身上盯了一会儿,长叹一声,也没说话,不再理我们。

    看这架势,我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,无非是嫌弃我们年轻,办不好他的丧事,我也没跟他解释,就让结巴把房门、窗户打开。

    结巴问我为什么要打开房门、窗户。我说:“人死后,魂魄会随风飘荡一会,若是房内通风条件不好,会让死者留恋家中。”

    结巴听后,立马走了过去,将房门、窗户打开。

    做完这事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整个房间静了下来,那沈军虽说是频死之人,并没想象中那么颓废,时不时会点燃一根烟,吧唧吧唧的抽上几口,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就他这动作,让我对他佩服的很,别的人快死了,要么躺在床上呻吟,要么跟后人交代后事,他倒好,直接抽烟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三个小时左右,小老大端了两碗面条,领着小女孩走了过来,说:“九伢子,你们先吃宵夜,我守着舅舅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接过碗筷,朝结巴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去另外一个房间吃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跟在我身后,走出去。

    我们吃饭的地方就在隔壁房间,匆匆地吃完面条,点燃一个烟,刚抽几口,结巴问我:“九哥,你现没,那沈军好似有点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摇了摇头,“那种感觉说不出来,就觉得沈军有点怪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一说,我愣了愣,还真别说,先前在房间,那沈军也给我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若是非要我说出来,我只能说,那沈军给我的感觉是,不像正常人,具体是哪里不正常,我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想不出来原因,就站起身,扔掉烟蒂,朝结巴说:“管他呢,他没死的一天跟我们就没多大关系,只有他死了,才是我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沈军房间走了过去,刚进门,就见到小老大正跟那沈军说什么,小女孩在一旁捣鼓什么玩具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来了正好,我舅舅怎么不理我?”小老大站起身,走到我面前,伸手指了指沈军问。

    “连你也不理?”我愣了愣,这不符合逻辑啊,刚才来的时候,他问我是不是陈八仙,这就说明他神志应该是清醒的,应该不至于不理小老大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