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83第383章印七8

正文 383第383章印七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所谓峦头之势,指的是风水的走向,以此判断生气之所在,像遛马村,村子后头是一座高山,左右两侧的山峰较低,前面是一口不大的池塘,形成山环水抱,使其生气聚而不散,行而有止,有聚财之用。注:南方的村庄多数依山而建,池塘也是必备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说山环水抱就是峦头之势,它需要取地之形势、足以呐水,水不去财不尽,足以藏风,而风不吹,水蓄风藏,气徊于村落之界,相界而立,以安之。

    像遛马村这种风水,说不上特别好,至少村前那池塘有人工的痕迹,不像是天然形成,这就造成整个村庄来钱的路子不是很正,甚至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抬眼瞥了那领头妇人一眼,就说:“村子的风水没有问题,应该不会闹啥怪事,你若强行让我丢下丧事用具,就是砸了我的饭碗,我只能不接这场丧事,是走是留,你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往后退了几步,这倒不是我不通人情,而是职业底线,哪能随随便便把丧事用品扔在外面,这是亵渎,也难怪几年前那人明知不能带丧事用品进村,却偏偏带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领头妇人听我这么一说,有些生气,“细伢子,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,惹出祸事,你负责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冷声道:“你懂还是我懂?若是你懂,这丧事让你办?若是不懂,就闭上你的嘴,我自有打算,作为八仙,我知道怎样让死者走的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那妇人一怒,抡起拳头就要打我们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脸色沉了下来,玛德,若是被这群妇女给打了,这辈子再无脸面在东兴镇待下去了。当即,从地面捞起几块石头捏在手里,说:“大婶,我陈九从当八仙以来,从未听说过不让丧事用品进村的怪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警惕的看了看她们,农村就是这样,不跟你讲道理,认死理,最坑的是,只认他们自认为的理,外人的话,那就是放屁,说急了,经常打架,验证了毛爷爷的一句话,枪杆出zheng权,而我们农村是,拳头底下有真理。

    那领头妇人听着这话,冷静了一下,收起拳头,她旁边一妇人在她耳朵边轻声说了几句话,隐约能听到她说的是,陈八仙是东兴镇最厉害的八仙。

    “行,细伢子,今天给你这个面子,希望你的名气如你的本事一样大,否则别怪我们遛马村翻脸。”领头那妇人罢了罢手,领着十几个妇人进了村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的背影,我当真是苦笑不得,什么人嘛,压根不跟你讲道理,整理一下衣服,就准备进村。

    这时,结巴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要不…把丧事用品丢在这,我在这守着,万一…闹出怪事,不好交待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叹声道:“结巴,我知道她说的那事是真话,但,我们八仙有自己的底线,今天她一番话把丧事用品丢在这,明天别人也说这么一番话,是不是把丧事用品也丢在外面?这让同行怎样看?咱们当八仙,处在社会的最底层,已经让很多人看不起了,若是咱们连自己吃饭的工具都守不住,只会让别人更加看不起我们八仙,我们八仙要有傲骨,就算别人看不起我们,我们要自己看得起自己,看得起这份职业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撒开步子朝村子走了进去,结巴愣了一下,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进村后,村里的狗叫声特别大,冲我们吠个不停,我们在地面捡了两根棍子,防备那些狗突然冲出来,这也没办法,在农村,去别的村子,这棍子少不了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几十步,奇怪的是,这遛马村的人好似不咋欢迎我们,没一个人出来迎接,而我又不知道那沈军在哪栋房子,无奈之下,只好掏出手机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郎高告诉我,沈军的房子在村子最西边,门头上贴着五好之家,据说这牌子是镇政府奖励的,至于为什么奖励这牌子给他,我实在想不出理由,一个混黑的,有啥资格接受这牌子?

    不过,听长辈说,十年代的时候,五好之家的牌子含金量特别重,能免除一些上交,到了千禧年后,五好之家的牌子已经变味了,只要有钱就能买到,被人讽刺,吃好、喝好、piao好、赌好、抽好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们提着电筒在村子西边找了起来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果真找到那光荣之家的牌子。只是,这房子有些大,四层小洋楼,比周遭的房屋要高一、两层,想必,这沈军以前挺有钱的,不然,也盖不起这楼房。

    我敲了敲房门,说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开了,开门的是一个小女孩,五岁左右,长的很可爱,一双大大的眼睛,梳着两条麻花辫子,头上憋着一个蝴蝶结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找谁?”那小女孩好奇地在我们脸上盯了一会儿,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沈军的家吗?”我笑了笑,问。

    小女孩点了点头,说:“找爸爸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一愣,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,我总不能对她说,我替你爸爸办丧事吧?这特么不是找抽么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房内一道熟悉的声音,“欣欣,谁来了?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面色一喜,是小老大的声音,他口中的舅舅,应该就是沈军。当即,朝房内喊了一声,“小老大,是我。”

    很快,小老大跑了出来,一见我,面色一喜,惊呼道:“九伢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紧接着,脸色沉了下来,问:“你这是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“听郎所长说,沈军快死了,特意来这守着。”

    这话刚落音,小老大脸色沉的更甚,愣了很久,方才不情愿地打开房门,淡淡地说:“进来吧!我给你们泡壶茶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反应,我心里也是无奈的很,这怪不得小老大,那沈军还没死,办丧事的人就来了,有些不吉,搁谁身上都会不高兴,搞不好还会将我们赶出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