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81第381章印七6

正文 381第381章印七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一愣,在他身上瞥了一眼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小老大,不是我埋汰你,你这身高,恐怕不适合当”

    我说的是实话,抬棺材需要力气跟身高,这黄毅身高一米五,跟我们抬棺材的话,估计龙架挨不到他肩头,到时候,只使上力气的只有七名八仙,会招来别人闲话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说:“用手举着棺材可行?”

    “举着?你知道一口棺材多重么?最轻的都有三百六十斤左右,你确定你能举得起来?”我怀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九伢子,不是哥吹牛,在传销那三年,我天天锻炼身体,力气比常人要大的多。”

    说哇,他站起身,顺手捞起一把椅子,朝空中抛了上去,一个转身,单手接住那椅子,说:“怎样?够不够资格当八仙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这手臂的力气是够,要说拒绝他,有点于心不忍,毕竟,他现在正在低落期,迫切需要一份工作。要说答应吧,别人用肩膀抬棺材,他却用手举,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,我决定打算让他试试,就问他:“你现在住在哪?有没有联系方式?”

    他欢笑一声,说:“遛马村,你打我舅舅的电话可以找到我,他的号码是138oxxx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没再说话,就点了一些菜,跟他喝了几杯啤酒。饭后,他叫过服务员说是埋单,我眼尖的看到他钱包只有一张百元大钞,这顿饭菜大概需要九十来块钱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苦笑一声,这黄毅还是那样,身上有一百块钱,能花一百块请朋友吃饭,绝对不会考虑明天拿什么生活。总之一句话,这人对朋友可以说是两肋插刀,对自己的生活却是得过且过。

    用句不好听的话来形容就是,打肿脸冲胖子,用好听的话就是,非常爱面子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醉的很,就抢在他前面将饭钱给了,又领着他去结巴家转了一圈。期间,我考虑过让他去找郭胖子,反正郭胖子正打算开公司,需要人手,让他去,郭胖子绝对会同意。

    但是,黄毅死活不同意,说是搞过传销的人去公司上班,会给郭胖子带去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就跟他随意的扯了一些学校的事,下午五点多的样子,他离开了。临别时,他让我有活的时候,一定记得给他电话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我回到自己的小房间,正准备研究会阴宅秘笈,手机响了起来,拿起来一看,是郎高。

    接通电话,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郎高先开口了,他声音有些急促,说:“陈八仙,那人快死了,你这几天最好去守着那人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遛马村!”他说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愣了愣,那黄毅好像在遛马村,难道他服侍的亲人就是郎所长说的那人?这也太巧了吧?

    压下心头的疑惑,我向郎高打听那人的情况。他告诉我,那人姓沈,单名一个军,今年三十三岁,以前在省城混黑的,好似混的还不错,是个小头目。因为得罪人,被人用西瓜刀砍断四肢,育有一女儿,今年九岁。

    至于他媳妇,有人说在省城被人先jian后杀,也有人说他媳妇跑了,事实怎样,谁也搞不清楚,就知道沈军在家养伤的这段时间,唯有他女儿陪在身边,媳妇没回来过。

    听完郎高的讲述,我想了一会儿,就说:“丧事费用怎么算?”

    他笑骂一句,说:“少不了你的钱,他存折上还有四千块钱,村里凑了二千,一共六千块钱,足够办丧事了吧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够到是够了,就是这点钱,恐怕丧事不咋热闹,到时候可别说我贪污钱财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陈八仙,你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,只不过,听一些人说,那沈军身上背了三条人命案,他的丧事有些不好办,你可得有心理准备,别说我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我自有分寸!”办了这么多丧事,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,我又问:“对了,郎所长,你说的六千块钱不会是包括棺材吧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越来越精了!”他笑了笑,说:“放心吧,棺材是村里捐出来的,不算在那六千块钱里面,你只需要负责办丧事,抬棺材就行,对了,吃饭的钱在那六千块钱里面,你自己看着安排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我说话,他啪的一下就把电话挂断了。玛德,看这架势,他是知道我打算让他当知客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我想了想,那遛马村我是知道的,离镇上没多远,大概只有七八里路。听说那村子的年轻人都在省城混黑,所以,那村子的民风特别彪悍,经常在我们镇上闹事,以前还把我们的镇长给打了一顿,很少有人愿意去那村子。

    特别是嫁闺女,只要听说男方是遛马村的人,立马不同意,任男方再有钱,再有势,一句话,就是不把闺女嫁到遛马村。

    展到后来,遛马村的女人也不好找婆家了,还是那句话,我们这边的男人,大男子主义观念特别强,而那遛马村的女人却十分彪悍、泼辣,有事没事喜欢打老公玩,试问,哪个男人愿意娶这种女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也是苦笑不得,匆匆地收拾一些丧事用具,就准备去遛马村。这时,结巴跟她母亲提着锄头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结巴一见我提着丧事用具,就说:“九哥,是不是来活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不敢说话,主要是怕结巴母亲怪我,就朝他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我在外面等他。

    他会意过来,正准备放下锄头,他母亲叹了一口气,一把拉住我,说:“九伢子,我晓得我家明明跟你在外面办丧事,抬棺材,起先我也是反对年轻人干这活。不过,看明明比以前开朗许多了,我也就不反对了。”结巴原名,孙明

    说着,她抬眼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,“九伢子,能答应我一个条件么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