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79第379章印七4

正文 379第379章印七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一把拉住杨言,急道:“我朋友的身体是不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别打岔!”他一把打掉我的手,伸手在结巴身上抚摸了一下,赞道:“居然真有这种身体,我一定要将他写到我的医学报告上。”

    玛德,我有些火了,老子急死了,这货居然还有心情挂念他的医学报告。

    当即,推了他一下,说:“我朋友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先别急。”他瞥了我一眼,伸手指了指结巴,说:“你看他背上那些黑点,像不像古时候的城墙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还真别说,那些黑点组起来真有点像城墙,特别是后颈以下的位置,跟城头像的很,下方的黑点排序有致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郎高听我这么一问,好似也来了兴趣,探身过来瞥了一眼,疑惑地看向杨言,也在等他回答。

    那杨言故作高深的在我们身上来回瞥了一眼,凝声道:“九哥,你朋友身上这图像,在本草纲目中有记载,称为东壁土,属于中药的一种,年代越久远效果越好,他手臂之所以能动,十之就是这东壁土起的效果,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,尴尬的笑了笑,“据说,东壁土不但是中药,还跟道教有些渊源,具体是啥,我也不清楚。不过,你朋友若是学中医的话,应该比常人厉害一些,这辈子能有一番成就。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杨言又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虽然我是学医之人,但,跟你抬过两次棺材,有些东西的确很玄,我觉得这图像既然出现在你朋友身上,就说明他跟中医有缘,倒不如让他去学中医,我认识几个老中医,可以让你朋友拜在他们门下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有几分失落,又有几分高兴,失落的是,结巴学医就要离我而去。高兴的是,结巴将来不需要跟死人打交道,毕竟,正常人有几个愿意吃死人饭。

    结巴好似看穿我的想法,将衣服穿上,朝那杨言说了一句,“我这辈子就跟在九哥身边,不打算拜谁的门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结巴在我旁边坐了下来,不再说话,好似治不治手臂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结巴!”我有些生气,说:“回去收拾一番,等会跟杨言回省城,让他为你引见几位老中医,一则能让老中医看看你手臂,二则拜在老中医门下,将来当个医生比当八仙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结巴刚开口,还没出音,那杨言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九哥,我明天就要出国深造,大概三个月左右才能回来,恐怕现在没时间带你朋友去省城,这样吧,我给你写封推荐信,只要将这封推荐信给老中医看,不,只要你朋友把后背那图形给老中医看,绝对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把地址给我,过几天,我领他去省城。”我连忙应承下来,既然结巴能有更好的出路,我自然要鼎力支持,我希望我的兄弟们,一个个比我体面,不要像我这样吃死人饭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他手臂问题大不?”我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言摇了摇头,一边从怀里掏出纸跟笔,一边说:“你朋友的手臂有些特殊,已经出我对经络的了解,暂时只能用温和的中药调理,西药的话,最好别吃,那东西药性太猛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在纸上唰唰的写了十几个字,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那纸,是省城的一家中医,下面有个名字,叫吕真然。

    看到这名字,我愣了愣,在曲阳的时候,替郭胖子治疗的那个老中医好像也姓吕,不知会不会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脑中闪过这个念头,也没过多关注,就将那纸条收了起来,朝杨言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那杨言一听我说谢谢,立马扳起脸,说:“九哥,还拿我当你兄弟不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就冲他笑了笑,跟他又聊了一会儿,大概聊到中午的时候,杨言说,他明天出国要回去准备东西,我也没留他。

    待杨言走后,我们三人又聊了一会儿,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我们走出餐馆,出门的时候,我看到那老板的脸色都绿了,这也没办法,我们在餐馆大概花了七八十块钱,却坐了大半天,搁哪家餐馆,老板也是这脸色。

    出门后,我们跟郎高道了一个别,正准备回家,郎高叫住我们,说:“陈八仙,等等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疑惑地问:“郎所长,还有事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先前你朋友送来一个病人,估计活不久了,假如他死了,我打算让你办他的丧事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疑惑地问:“长毛说还能活一两个月,你这么急干吗?”

    “挨!”他叹出一口气,说:“那人身份有些特殊,家里又穷的叮当响,估计没人愿意办理他的丧事,你就行行好,接下这丧事,到时候也不至于手忙脚乱。”

    “没钱?”我问了一句实在话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办丧事的钱应该有,只是红包不重,你应该赚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行,有得赚就行,到时候直接给我打电话。”我会这样说,也是无奈的很,我是人,需要吃饭、穿衣、交际,还需要孝敬父母,若是丧事不能赚点钱,我的开支怎么办?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了一句,到时候联系我,便朝派出所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结巴直接回家。路上,我跟结巴说了很多话,大致上是让他去省城学中医。哪里晓得,那结巴死活不去学医,就认准一个理,我对他有帮助之恩,要留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也没再坚持,就打算等杨言从国外回来后,再带他去省城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,我接了六单丧事,都是一些老人,丧事还算顺利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两个月时间,因为生活无聊,我迷恋上了聊qq,每天都会跟苏梦珂在qq扯一会,从她口中我知道,很多关于王木阳的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