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70第370章九子棺90

正文 370第370章九子棺9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6秋生沉默了很长一会时间,一双眼睛始终紧紧地盯着我。大约过了三四分钟,结巴的催促声再次传来,6秋生方才开口。

    他说:“小九,既然你不愿说,6叔也不为难你,只希望以后的丧事中,切莫因为私事给死者带来麻烦,不然,会愧对主家,愧对死者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惊愕地看了他一眼,支吾道:“您…知道放蛊之人是谁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这场丧事,懂蛊的只有两个半人,而这两个半人跟你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他要是说两个人,我能猜出来,一为乔婆婆,二为乔伊丝,但是,那半个人是谁?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笑了笑,淡淡地说了三个字,“苏梦珂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说实话,那苏梦珂懂不懂蛊,我心里也没啥底,只是单凭她是湘西凤凰城人,才会猜测她懂蛊。不过,听6秋生的语气,他好像非常确定苏梦珂懂蛊,只是懂得不多,算半个人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问他怎么回事,他朝我罢了罢手,说:“小九,我虽然是商场中人,但是,有些事情,还是会打听一些,你也别问我咋知道,我只能告诉你,父亲的丧事已经完美落幕,我们6家八兄弟,看在你的面子上,也没打算追究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叹了一口气,没再理我,转身朝老英雄的坟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无奈的很,我只是怀疑苏梦珂是放蛊之人,并无确切证据。但是,人活在世上,就是这样,一旦怀疑一个人,管它有没有证据,潜意识就认定是那人。毕竟,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抬棺匠,哪有那么多时间寻找证据去证明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随后,我朝结巴走了过去,跟着大部队出山。值得一提的是,6家老四随同我们一起出了山,说是赶回去跟林业局的人商量赔树的事,至于6家另外几人则陪在老英雄坟前,要守到旁晚才回家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一个小时,正好碰到郭胖子将旧棺以及尸骨处理完毕,我问他有没有异常,他在我们身上瞥了一眼,慎重地说:“九哥,回去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看他一脸慎重的样子,应该是有什么现,我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就让他跟着我们一起出山。

    出山的路较为轻松,只花了接近两个小时,我们便走出太行山。

    走出太行山后,我们困的很,本来打算直接在附近的镇子休息一天才回去。那6家老四说,按照他们这边的习俗,下葬后,必须到主家吃一顿饭,这场丧事才算落幕。

    对此,我们也是无奈的很,便跟着他踏上回6家村的路。

    中午11点,我们一行人到达6家村,在那匆匆地吃了一顿中饭。

    期间,6老老太太向我们敬了一杯酒,说是感谢我们让老英雄走的风风光光,万人送葬,又给我们每人了一个红包,钱不是很多,是24块钱,但,好歹是6老太太的心意,我们也没客气,就将红包收了下来。

    饭后,印子村那些村民跟我说了一些感谢的话,让我以后有事就打吴司机的电话,便回去了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后,6老太太将我、郭胖子、结巴叫到她房间,说是有事商量。

    刚进房间,我就看到蒋爷坐在床头,他的司机守在一旁,两人好像在商量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一见我进房间,蒋爷站起身,朝6老太太点了点头,说:“老姐姐,我跟小九说些私事,你能否带小胖子跟结巴出去一会?”

    6老太太愣了愣,疑惑地问:“你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蒋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那6老太太也没说话,就朝郭胖子跟结巴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两位小兄弟,先随我去偏房。”说完,她朝另一间房伸了伸手,示意他俩进房。

    郭胖子跟结巴没有立马进房,而是疑惑地瞥了我一眼,好似在询问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,说:“蒋爷应该有要事跟我商量,你们先随6老太太出去一会。”

    他们俩听我这么一说,点了点头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后,我疑惑地瞥了蒋爷一眼,问:“蒋爷,有啥要紧的事,需要把胖子他们赶出去?”

    他没有理我,而是恶狠狠地瞪了何建华一眼,怒道:“跪下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有些不明白蒋爷的意思,疑惑地问:“是不是生啥事了?”

    他还是没有理我,一脚踹在何建华身上,怒道:“你个逆子,赶紧给跪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整个人都懵了,逆子?蒋爷是不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,逆子这个词一般都是父亲骂儿子才会用到,他…他怎么会骂何建华是逆子?

    惊讶的不止是我,那何建华也愣住了,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蒋爷,说:“蒋爷,您…?”

    蒋爷没有理他,又是一脚踹了下去,把那何建华踹倒在地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下去,声音特别响,想必是含怒出手,其力度,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被蒋爷弄的这一处糊涂的很,压根不知道咋回事,正准备问他,哪里晓得,蒋爷在何建华旁边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您…您这是干吗?要折煞小九吗?”我连忙走了过去,拉了拉他,拉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九,先前因为老英雄的丧事,我一直忍着没跟你道歉,一则怕你分心,二则,老英雄的丧事不易谈其它事情,今天,丧事总算落幕,我厚着脸皮,求你原谅犬子一时冲动绑架你,差点要了你的命。”蒋爷跪在地面,眼角有些湿润,语气中带着几分忧伤。

    “啥?何建华是您儿子?”

    “啥?我是你儿子?”

    我跟何建华俩人同时出声,语气中尽是不可思议,这…这太扯了吧?那何建华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跟蒋爷没一丝毫相像的地方,怎么可能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那何建华抢在我前面开口了,他说:“蒋爷,我自己的身世,我自己清楚的很,您没必要为了让他原谅我而撒这么一个谎言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