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66第366章九子棺86

正文 366第366章九子棺8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随着哭丧之声响起,奇怪的事情生了。√

    那原本奄奄一息的黑公鸡,就像被什么东西附体一般,双爪猛地乱蹬,欲从手里挣脱出去,嘴里生一道很是怪异的声音,“咯、咯、咯、”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心中一喜,连忙念了几句经文,再用一根红绳扎住黑公鸡一只爪子,将其扔进墓穴。

    由于墓穴有点深,压根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情况,我找来手电筒,朝下面照了下去,就见到那黑公鸡先是匍匐在墓穴的东方,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这是干吗呢?”结巴站在我身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双眼紧盯墓穴里面的情况,淡淡地说:“先前让你留黑公鸡一口气,目地就是让它在墓穴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留下足迹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就问:“留下足迹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有些事情,我也搞不清楚原理,就知道葬经篇有这么一种做法,能让墓穴与九子棺产生一些关联,衍生出无极之气。”

    他听的不是很懂,简答的哦了一句,没再说话,我则死死地盯着墓穴内那黑公鸡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三四分钟的时间,那黑公鸡有所动静了,它先是站起身,抖了抖翅膀,贴着墙壁朝南边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朝西边、北两个方向跳了一下,我本以为这过程会非常顺利,哪里晓得,那黑公鸡陡然停了下来,身子也随之倒在地面,一对爪子有意无意的抖动了几下,看那架势,是快死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跳啊!”我心中有些急,忍不住嘀咕一句。这也没办法,按照葬经的说法来讲,黑公鸡必须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留下足迹,否则,视为无效。

    而现在,那黑公鸡只跳了三个方向,唯有东方那个方位没跳。这东方,依风水所言,是整个墓穴的生气所在,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“九哥,那黑公鸡怎么停了下来?”结巴瞥了墓穴一眼,疑惑地问:“刚才不是跳的很好么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,就瞥了那6家八子一眼,他们跪在九子棺前哭丧,难道?

    “哭大声点!”我沉着脸朝那6家八子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听我这么一喊,哭声大了几分,特别是6家老四跟老五两人哭声更是大了几分,甚至忍不住在九子棺拍了几下,哭着说:“爹老爷啊!孩儿不孝啊!”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声音一出,那黑公鸡好似有了气力,抖了抖翅膀,再次站起身,爪子在墓穴捣鼓了几下,奋力朝东边那个方向跳了过去,由于用力过度,那黑公鸡一头撞在东边墓壁上,一对爪子正好落在墓穴的正东方。

    这整个过程,看的我咋舌不已,有人说,敬神之类的仪式只是一种精神寄托,无非是捞个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但是,那黑公鸡最后的一跳,却宛如复生一般,明显是快死的公鸡,愣是跳完最后一下,方才死掉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就是这么怪异,压根没法解释,也根本没得解释,如果非要解释,我只能说三个字,不知道。

    随后,我将那黑公鸡拉了出来,伸手探了探鸡喉,那个位置的鸡血凝成血块,显然已死了多时。

    对此,我没再说话,就把它交给结巴让他挖个坑将鸡公埋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从这以后,也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看到饭桌上的鸡肉,莫名其妙的有些反胃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仪式后,那6家八子走了过来,每人递了一个红包一包烟给我。

    我捏了捏,他们八兄弟应该是商量过,每个红包大概装了六七百块钱,烟是我们湖南块钱一包的芙蓉王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跟他们客气,接过烟跟红包,塞在口袋,又跟他们每人说了一句吉祥话,算是祝福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!”6家老四叫了我一声,说:“您先前说,做完这个仪式,有办法证明九子棺的裂缝已经堵上,不知…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找来三柱清香,点燃,插在裂缝旁边,又作了三个揖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当时的太行山有轻微的东南风,但是,清香燃烧出来的烟奇怪的很,那烟随着风势快要靠近九子棺时,却好似被什么东西挡住一般,立马朝另外一个方向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6家八子见到这一幕,面色一喜,二话没说,朝着我这个方向跪了下来,说:“太感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将他们扶起来,说:“不需要感谢我,若不是你们八兄弟团结一心,九子棺也不会衍生无极之气,这一切都是你们的功劳,我只是做了一些仪式罢了,还望你们兄弟八人,切莫忘了老英雄的初衷,兄弟齐心。”

    “谨记遗训!”那6家八子齐声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开始商量将九子棺倒插进墓穴,由于6老太太招呼过,蜻蜓点水,只能点一下,我们不敢大意,找来几根树杆,在墓穴的上方搭成支架,又在支架上用圆木做了滑轮,再用一根龙绳绑在棺材的尾部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用丁兰尺量了一下墓穴的龙脉,龙脉的位置有些高,在墓穴的正中央,按照葬经的话来说,九子棺必须葬在圆穴的龙脉之上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话,九子棺不能完全放入墓穴之中,有小半位置要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我将这种说法跟那6家八子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听后,6家老大给我拍了一支烟,又替我将烟点燃,说:“陈八仙,让父亲的龙柩露出来不吉利吧?有没有别的办法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也不是将棺材完全1o露的意思,只是将坟墓堆的高些,另外,坟墓高了,墓碑的位置也要相应提高。”

    “多高?”6家老六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朝墓穴打量一眼,又看了看墓碑,那墓碑高约两米,宽六十公分,十三四公分厚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蒋爷打出来的墓碑当真是一流,先不说雕刻出来的字体刚劲有力,凹凸有致,单论这墓碑的石料,说不上旷世奇石,至少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好的石料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装币的说法,其实,我压根不懂那石料怎样,就知道那石料摸上去特别舒服,有股淡淡的暖意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