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65第365章九子棺85

正文 365第365章九子棺8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郭胖子犹豫了一下,嘀咕道:“谁要功啊,我只想回衡阳跟媛媛吹嘘一番,看来是没吹嘘的机会喽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股想掐死他的冲动,没好气地说:“行,下次见到张媛媛,把你这次的表现悉数告诉她,让你早日抱的美人归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他一脸谄媚的笑了笑,说:“还是九哥对我好!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没再理他,就让结巴朝墓穴那个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大概跑了接近一个小时,我们来到墓穴前,那6家八子跪在九子棺旁边,抬棺材的那些村民则拿着站在他们身后,崔志刚等人围在墓穴旁边,好似在捣鼓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!”我拍了拍结巴肩膀,从他背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6家八子见我过来后,连忙站起身,6家老四关心地问了一句,“身子骨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问他几点了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看了看,说:“1o点半,只是…”

    我一愣,问他:“怎么了?是不是遇到啥事了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伸手指了指九子棺,说:“棺材裂了一道缝隙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手指的地方看去,九子棺左侧的位置裂了一条缝隙,有拇指大,隐隐约约能看到老英雄的遗体,就问他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抬棺的时候一直平平安安,到了墓穴莫名其妙的出现一道缝隙,我也搞不清楚怎么个情况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朝九子棺走了过去,伸手敲了敲棺材,声音很脆,棺材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随后,我围着九子棺转了几圈,走着,走着,我猛地想起,旧棺破裂之时,郭胖子抬过九子棺,玛德,6老太太再而三叮嘱,八仙不能抬棺,问题一定是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当即,我问6家老四,“带黑公鸡了吗?”

    “黑公鸡?”他一愣,问:“要黑公鸡干吗?”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过桥的时候用白公鸡敬龙王爷,让九子棺身上附有一种气,这种气说夸张点就是仙气,说通俗点就是阳气。而现在九子棺破裂,用黑公鸡的血敬墓穴,就会让九子棺染上一些阴气,这阴气放在平常的礼仪上,是大不吉利。但是,现在这种情况,八仙抬过棺材,让九子棺的阳气比平常重一些,唯有用黑公鸡的血,将阳气压过去,令阴阳二气相融,再念上一些特殊的经文,让阴阳二气转变成无极之气,以无极之气堵上那裂缝。”

    “真能堵上?”他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只是一种仪式,裂缝肯定还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堵上了?”他愣了愣,问。

    “自然有方法可以证明,你只需告诉我,有黑公鸡没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,”他说了这么一句话,朝墓穴的左侧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他提了一只黑公鸡走了过来,问:“是不是这种浑身通黑的鸡公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,那公鸡黑的要命,浑身上下都是黑色,就连鸡冠的位置都呈乌色。

    不过,我心中有一个疑惑,下葬需要公鸡敬神,带只公鸡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但是,带这种黑公鸡,好像有点说不过去,毕竟,黑公鸡近阴,下葬时绝对不会带这种公鸡。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那6家老四指了指不远处的麻袋,说:“麻袋是蒋爷交给我的,应该是他装了一只黑公鸡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愣了好久,难道,蒋爷算出来这次下葬会用到黑公鸡?

    很快,我否定了这个猜测,蒋爷的本事我清楚的很,他在雕刻一行的确十分有本事,甚至可以说是国内顶尖的雕刻师,但是,算出下葬出事,没有一定的道行,绝对算不出来,哪怕是雕刻之祖黄石公,也绝对没这本事。

    可,蒋爷怎么会平白无故放一只黑公鸡在麻袋,难道又是我那师傅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也没再纠结这事,就跟一村民换了一身衣服,又用矿泉水洗了一把脸跟手,将身子简单的修饰一番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后,我找来一把,准备宰了那黑公鸡,用它的血敬神。

    奈何,我身子刚才流了那么多血液,手头上虚的很,只好让结巴替我,说:“下手别太狠,留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应了一声,在那黑公鸡的脖子上抹了一刀,那黑公鸡一顿尖叫,双爪猛地乱蹬,紧接着,鸡血留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鸡血跟我们平常见到的鸡血差不多,并没有奇特之处。我从他手中接过黑公鸡,在它头上拍了四下,嘴里念了一句:“东南西北,嘙剌毂脦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八个字,我让那些村民以及崔志刚等人退到三米开外,又让6家八子跪在九子棺前。

    待他们站好位置后,我提着黑公鸡,先在九子棺前头涂了一点血,然后又在裂缝的位置涂了三点鲜血,嘴里念:“东南西北,嘙剌毂脦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我提着黑公鸡朝东方作了三个揖,每作完一次揖,都会朝结巴打个眼神,让他插上三柱清香、以及燃烧九张黄纸。注:此为敬天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仪式后,我怔了怔神色,在墓穴的西方跪了下去,双手抓住黑公鸡一对爪子高举于头顶,一连磕了三个头,嘴里大念:“吾乃太上老君亲传弟子,湖南省衡南县东兴镇坳子村陈九是也,今受6少云长子6爱国之托,特来此地,借贵宝地一用,供上黑公鸡一只,还望土地大神关照一二。”注:此为敬地。

    念完这话,我猛地站起身,朝6家八子,喊:“孝子磕头,谢礼。”

    那6家八子也不敢犹豫,连忙磕头,齐声喊:“还望土地大神关照一二。”

    待话音落地,我提着黑公鸡走到墓穴前,整了整身上的衣服,深呼一口气,朝墓穴的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位,各鞠躬一次,拉长嗓门喊:“哭声动天泪难收,灵哭九天难回,问得儿子泪悲催,天降雄鸡瑞四方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朝6家八子打了一个眼神,示意他们哭丧,他们不敢怠慢,立马扯开嗓门哭了起来,那哭声倒有几分悲切之意在里面。

    随着哭丧之声响起,奇怪的事情生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