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63第363章九子棺83

正文 363第363章九子棺8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待来到棺材前,我心里紧张的要命,深呼几口气,在大腿上掐了一把,剧烈的疼痛让我心态稍微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怕那山虎忽然威,捡了一块石子扔了过去,没动,再扔,还是没动。

    有了前车之鉴,我并不认为山虎已死,壮着胆子推了那山虎一下,没动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找来一根树藤,将那山虎的四肢扎了起来,伸手探了探山虎鼻子,死了,没气息。

    玛德,死了?我心中暗骂一句,朝山虎的腹部看去,果真跟挖墓穴时遇到的山虎一样,腹部有个虫状的东西,应该是蛊。

    操,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,没再理会那山虎,站起身就准备掀开棺材盖,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棺材盖莫名其妙的就开了,严格来说是胀开了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旧棺砰的一声,散架了。瞬间,一股刺鼻的腐臭味从棺内传了出来,令我忍不住咳嗽几声。

    我以为棺材内只是臭了一些,哪里晓得,紧接着就是一大波液体从棺内倾泻而下,悉数淋在我身上,从头淋到脚,一些液体甚至渗入到口腔、鼻子、耳听,令我脑袋一麻,差点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好在我反应还算快,一把捏住鼻子,猛地朝左侧滚了过去,但是,还是迟了。

    只见,一副骨架从棺材内浮了出来,顺着那液体流了出来,不偏不倚,正好挂在我肩膀上。

    我想打掉那骨架,刚举起手,我现,四肢居然被凝固,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郭胖子急道,就准备过来。

    若是让郭胖子过来,那些村民见有人走动,肯定会跟上来。这样一来,九子棺旁边无人守护,两棺相撞,晦气入棺。

    当即,我连忙朝郭胖子吼道:“别过来,守好九子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感觉有什么圆形的东西顺着口腔钻了进去,有点像虫子。

    玛德,我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,鼓了几口气,想把那东西吐出来。

    可,那东西好像是活的一样,四处游走,刺得肚子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浑身一怔,蛊,刚才那东西是蛊。

    草泥马,哪个天杀的,用这种方法对我下蛊,我心里不停地怒骂。

    不对,若是单独对我下蛊,对方应该不至于用棺材,难道?

    不好,我暗叫一声,低头朝地面看去,就见到那些液体呈殷红色,正朝九子棺漫延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快将九子棺抬起,别让那些液体碰着,否则,老英雄就彻底消失在世间了。”我心头一紧,朝着郭胖子等人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郭胖子听我这么一说,嘴巴哆嗦了一下,连忙招呼那些村民抬棺,“快,将棺材抬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把拿起龙架,也顾不上自己是八仙,将龙架放在肩头,催促那些村民抬九子棺。

    那些村民是农村人,多多少少都遇到过一些怪事,心理素质还算过的硬,只是愣了几秒,就将九子棺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九子棺刚抬起,地面不少液体已经渗入到先前放棺材的地方,好在郭胖子他们反应还算快,九子棺并没有沾上那些液体,这令我不由送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,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般简单。相反,这才是起端。

    “九哥!现在咋办?”郭胖子看着我说。

    “先将九子棺抬去墓穴,不然时间来不及!”我想了想,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去,我想想办法,随后跟上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郭胖子点了点头,正准备迈开步子朝前走,惊恐地说:“九…九哥,脚动不了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朝他脚下看去,就见到他脚下踩着那些液体,其他几个抬棺材的人也是这样。玛德,那液体是什么鬼东西,粘性那么强。

    我心中愣了一会儿,始终想不明白那液体是什么东西,要说是鲜血,可,除了颜色是殷红的,其它特征并不像鲜血。

    我会这样判断,是因为那液体没有血腥味,而是,有股淡淡的尿骚味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实在想不出那液体是什么东西,就朝郭胖子他们说:“大家齐声一声喊救命,将砍树那些人引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们点了点头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们一众人,齐声喊: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大概喊了几十声,不远处传来一阵噪杂的脚步声,定晴看去,就见到几十号人朝我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,走在最前的是结巴跟崔志刚,他们身后是6家八子,以及军方的那些是士兵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们咋了?”结巴跑到我面前,朝四周看了看,皱眉道。

    我将刚才生的情况大致上说了一下,不待他们说话,我就说:“先换人将九子棺抬到墓穴,剩下的事情再另行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都这样了,还想着九子棺!”结巴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咋了?只是动不了,身体并无大碍!”我回了他一句,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,就对崔志刚说,“崔排长,找些人将九子棺送到墓穴,当兵的身上有皇家之气,不能抬九子棺,必须要找印子村那些村民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些村民就在后面,我立马去叫!”说完,他转身朝后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崔排长!”我叫住他,说:“蒋爷的墓碑在哪个位置?这些天可有人碰过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那墓碑在墓穴旁边,用一块红布盖着,没人触碰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放下心来,没再说什么,就让快点。

    这时,6家老四开口了,他先在我身上看了看,伸手碰了碰我身上的液体,眉头皱了皱,嘀咕道:“这液体好像是红松脂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疑惑地问他。

    他怔了怔神色,说:“我是做园林生意,对一些树浆有些了解,倘若没有猜测错的话,这液体应该是红松脂浆,其色如鲜血,其气如尿骚,不过…”说到这里,他眉头皱的更甚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我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红松脂浆以前被用作加工胶水,但是,粘性太强,操作起来诸多不便,后来被工厂摒弃,这红松脂浆也就无人问津,直到近几年,有不少苗族女子购买红松脂浆,据说这东西能养蛊。”他缓缓开口道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