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58第358章九子棺78

正文 358第358章九子棺7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这话,郭胖子愣了愣,说:“老英雄不是已经死了么?怎么还能叫人来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有些人死了,却活在心里,有些人活着,却早已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再理他,就朝村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村口,吴司机领着一众村民正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,我数了数,大概有六十人左右,应该是他们村子的全部劳力。

    那吴司机看到我过去,小跑过来,笑道:“小九,谢谢你给我们印子村这个机会,太感谢了。”说着,掏出三包烟,我看了看,好家伙,是硬中华。

    “一点小意思,还望笑纳!”他把烟塞在我手里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没明白他的意思,就说:“您这是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感谢你把抬棺材的机会让给我们印子村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我?”我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老英雄是抗日英雄,能抬他的棺材,是我们印子村的荣耀。你可能不知道,我把消息给大家说出去后,那些村民二话没说,连夜赶了过来,特别是那小子跟他媳妇正在那啥,连裤子都来得及穿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年轻人,二十来岁的年龄,皮肤有些黝黑,只穿了一条单薄的底裤,见我望去,他瞪了瞪吴司机。

    我冲他笑了笑,也没说话,对这些村民却是另眼相看,只是一个电话,他们连夜赶了过来,这倒不是我面子大,而是老英雄的人格魅力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吴司机说了一下丧事的目的地,本以为他们会吃惊,谈一下价钱。我现我错了,错的很离谱,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就同意下来,而且说分文不收,给钱就是侮辱他们。

    这让我愣了好久,很多人看不起农村人,说农村人邋遢,说农村人没素质。有时候,我真的很想说几句,他们不是邋遢,而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条件,让他们干净不起来,他们不是没有素质,而是文化程度低的要命,甚至是文盲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有一颗感恩的心,拥有这点足矣,就算再坏,能坏不到哪去。那些所谓鞋底不沾泥,高素质的绅士,试问一下,又有几人懂得感恩?又有几人还记得抗日那些年,他们天天思考的事情,是利益,是金钱,是剥削,是压榨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心里有些苦涩,正准备说话,那吴司机拉了我一下,说:“小九,赶紧把烟收了,不然,到村长那里不好交待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什么意思。他说:“村长说你是我们印子村的大恩人,没有你,我们就没有机会给老英雄抬棺材,一切都要感谢你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诧异的看了他了一眼,又朝他身后的那些村民望了过去,有些人或许不明白三包中华的意义,作为农村人,我却能明白这三包烟的意义。

    三包中华,钱不多,一百来块钱,每家每户都能拿得出来。可,这里面却饱含村民对老英雄的敬仰,以及对恩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我没有拒绝他们的好意,接过烟,当场扯开三包,给他们每人派了一根烟,说:“让我们送老英雄最后一程,愿他老人家在阴间过的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愿他老人家在阴间过的安好!”村民们齐心喊了一句,声如洪钟,直刺云霄,令冷清的6家村变得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说来真的有些不可思议,六十多名村民吼出这声音后,原本下着小雪的天空,陡然就停了下来,紧接着,东边的太阳露出一点毛毛尖,殷红的朝阳照射在6家村,宛如万物苏醒一般,显得那样柔和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7点半,没有任何犹豫,领着他们进了村。

    进村后,就见到6老太太泪眼婆娑,6家八子则跪在棺材前抽泣,想必,是受刚才那声音的影响。

    我安慰他们几句,就让郭胖子提两麻袋黄纸,结巴提两条长木凳,又让几名村民提了一些鞭炮,由于距离有些远,鞭炮是那种最短的,用麻袋装了起来,有六麻袋。

    肯定有人会问,为什么拿这么多鞭炮。这是因为墓穴有点远,而抬棺材的规矩是逢村就要燃烧鞭炮,不然当地村子不会允许棺材经过,这些鞭炮说好点是去晦气,说难点就是买路炮。

    把所有东西准备好,原本六十三名村民,只剩下48人抬棺材,那十几个人手中提了一些送葬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把那48人分成六队,每队8人,让他们轮流抬棺材,实在不行,就把棺材放在长木凳上休息一会儿,力求最快度让老英雄入土为安。毕竟,老英雄已经死了一周,再晚点下葬,尸体会腐烂。未下葬,尸体先腐烂此为大不吉,会影响子嗣的气运。

    分好队伍后,蒋爷说,按照礼仪,他应该送葬,可,让6老太太一个人留在6家村,他有些不放心,就留下陪着6老太太。

    对此,我没有说什么,毕竟,他说的是实情。于是,就问他打好的墓碑在哪?他说,墓碑已经在墓穴附近,让我把墓碑立起来就可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没再问什么,便找来几名村民开始捣鼓九子棺,由于九子棺的重量比普通棺材重些,我用两根龙绳织成麻花状,再将龙架绑在九子棺上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安排几名懂乐器的村民,吹唢呐。说到这唢呐,曲阳这边的唢呐比我们衡阳的唢呐要长一些,吹起来也费劲,好在那几名村民说,他们吹过,这才让我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随后,我捞了一些黄纸、蜡烛、清香,在祠堂内敬神,对着6家的列祖列宗的牌位说了一些老英雄的情况,墓穴的地方,以及孝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敬完神,我将供桌上的鸡蛋装在一个瓷罐里,左手持引魂幡,右手持瓷罐,站在祠堂的石阶上,拉长嗓门喊了一声“出殡勒!噢号勒!”

    那些抬棺材的村民回了一句:“雇勒!”注:这意思是通告6家村的列祖列宗,他们的后人要出殡,让他们在阴间准备接人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