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54第354章九子棺74

正文 354第354章九子棺7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若是点两下,会如何?”我出声问道。√

    6老太太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扭过头,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一字一句地说:“魂飞魄散,永无来世,我6家也会逐渐衰退,直至后人死尽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懵了,这么严重?就问她为什么。

    她没有告诉我答案,只是让我下葬的时候,一定要万分注意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不好深问下去,就跟她保证,下葬的时候一定会注意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行四人朝6家村走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晚上9点半的样子,我们几人回到6家村,刚到村口,我愣住了,只见,村内冷冷清清,就连丧事最基本的铜锣、鞭炮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定晴看去,就见到祠堂门口站了八个人,其他人已经不见了,那九口棺材被掀开在地,整个丧事场面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那八人见到我们回村后,疾步跑了过来。待他们跑到我面前时,我才现这八人是6家八子,正准备问他们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6秋生二话没说,一把跪在6老太太身前,怒道:“母亲,老七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6老太太从结巴手中挣脱出来,沉着脸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午六点,冲进来一大群人,说是老七的人,见人就打,见东西就砸,就连父亲的棺材也没放过!”6秋生跪在地面,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6老太太惊呼一声,怒道:“严军长呢?还有你的人呢?怎么任凭那些畜生砸乱你父亲的丧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人太多了,足有七八百号人,我们的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就被他们给制服了。”6秋生支吾道。

    “操,”郭胖子愤怒出声,说:“光天化之日,还有没有王法!”

    那6秋生抬头瞥了郭胖子一眼,也没理他,就对6老太太说:“母亲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容我想想!”6老太太伫在原地,手指不停地在脑袋敲打着,说:“你父亲的遗体可安好?”

    6秋生点了点头,说:“他们没找到父亲的遗体,便把气撒在丧事上,把那些玄学大师、严军长以及村民,全部囚禁在某个地方,说是丧事过后才会放他们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中疑惑的很,老英雄是抗日英雄,国家会对他格外照顾,怎么丧事被人捣乱,当地派出所或者说军方没插手?这似乎有点说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报警吗?”我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那6秋生抬头看了看我,没好气地说:“你掏出手机看看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掏出手机看了看,没信号,难道…手机信号已经被屏蔽,若是这样,前来捣乱丧事的人,绝非6耀东一人,恐怕还另有他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脑子浮现一道年轻人的身影,王木阳。就我知道的事来说,这事肯定跟王木阳有关。

    我会这样想,原因有二,一是王木阳祖上与老英雄的恩恩怨怨,二是6耀东,假如他事先知道6耀东会破坏老英雄的丧事,他绝对不介意插一脚破坏老英雄的丧事。

    倘若真的是这样,那王木阳要撇开自身与丧事的关系,丧事过程应该还生过其它事,当即,我连忙问6秋生,“我走后,办理丧事的人,是不是66续续被谴离丧事。”

    他惊愕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厉声问:“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你走后,替老三办丧事的人出了一点意外被送走,紧接着,老四,老五,老六,老八以及替我办丧事的万洋都被谴出丧事,唯独老七的人没事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心中一怒,玛德,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,只要万洋被谴出丧事,那么,这场丧事跟王木阳就没啥关系,丧事出现问题,也不会影响王木阳的名声。

    操,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就问6秋生,“罗大军呢?”

    “谁?”他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替6耀东办丧事的人!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他啊!那些捣乱的人来了后,被打昏带走了!”他恍然大悟,说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怒火中烧,下意识的骂了一句,“玛德,那王木阳真是狗胆包天,竟敢在老英雄丧事上动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6老太太一把抓住我的手,很重,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一愣,不明白她为什么抓紧我的手,就说:“您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王木阳?是什么意思?”她呼吸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您不知道?”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双眼死死地盯着我,手臂上的力气也是越来越大,抓的我有些痛。

    看6老太太反应,难道她不知道老英雄与王木阳祖上的恩怨?不对啊!蒋爷都知道,她是蒋爷的姐姐,没理由不知道当年的事。

    除非…除非,当年老英雄对她隐瞒了,又严令蒋爷不要告诉她。

    可,老英雄为什么要隐瞒她?

    我压下心头的疑惑,对她说:“在太行山时,有人前来破坏老英雄的墓穴,正是王木阳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6老太太一听我的话,二话没说,走到6秋生面前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下去,怒道:“你个孽子,为了那所谓的优先权跟光环,你…你…竟然与人合谋破坏你父亲的丧事。”

    那6老太太被气的不轻,抬手又是一个耳光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6老太太!”我连忙拉住她,说:“您误会了,王木阳并不是他的人,而是6耀东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她愣了愣,说:“难道事情还有隐情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就把自己在照亡庙的猜测告诉她,又提了一下苏梦珂的事。

    她听后,沉默了一会儿,深叹一口长气,没再说话,颤颤巍巍的朝村内走去。

    我不敢大意,连忙跟上她的脚步,扶住她,说了一些安慰她的话,就问她:“您跟王木阳是不是有关系?”

    她停下脚步,瞥了我一眼,说:“他奶奶是我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愣了好久,玛德,好乱的关系,6老太太跟蒋爷是姐弟,现在王木阳的奶奶跟6老太太又是姐妹,搞了老半天,都是一家人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