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47第347章九子棺67

正文 347第347章九子棺6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一行四人走到村口,那令人恶心的哭声也渐渐消失,反倒是6耀东的哭声愈来愈大,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,照亡只是一种仪式,在路上并不需要哭泣。

    于是,我一边朝前走,一边制止那6耀东哭泣。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,就问我:“什么时候开始三步一跪,九步一拜?”

    “村子为家,村口是门,从村口开始行三步一跪,九步一拜之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瞥了瞥村口跟老英雄棺材的距离,差不多是7o米的样子,便让6耀东在东边的方位插上一对蜡烛点燃,我则在蜡烛旁边点燃三柱清香,烧了一些黄纸,又念了一些经文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走在最前头,那6耀东走三步跪下去,磕一个头,走九步就将整个匍匐在地。由于路面积雪较多,再加上那6耀东是赤脚,大概走了不到一百米的距离,他便受不了,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让他咬着牙坚持到照亡庙,也不晓得是我的话起了作用,还是怎么回事,原本冻得浑身抖的6耀东,竟然生龙活虎起来,让我们行走的度变得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,尽管这样,四百米距离,我们还是走了接近一个小时。路上,那6耀东因为行三步一跪,九步一拜之礼,浑身湿漉漉的,一双裸露在外的脚,更是冻得紫,就连嘴唇都有些乌。

    这让我跟郭胖子他们看的于心不忍,好几次让他休息,他都拒绝了,说是他受点苦,能让老英雄在阴间过的好,值。

    走着,走着,我们眼前出现一座庙,我抬眼看了看周遭的环境,庙的周围丛山峻岭,悬崖峭壁,逶迤起伏,中间的地方形成一块盆地。

    那庙正好建在盆地中央的位置,一条石子路从那庙门通向崎岖不平的山路,路面算不上有多窄,但也绝对不宽,刚好够两人挨着身子通过。

    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,离那庙门大概是7o来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令我奇怪的是,一路走来,多是平坦的路面,而眼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居然是一条石子路。

    当然,奇怪的不是石子路,而是路面长满芦苇,形成一片芦苇荡,将我们与那照亡庙隔离开来。

    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,要知道芦苇这东西,一般都是生在有水的地方,而眼前却是丛山峻岭,偏偏又生出这么一片芦苇荡。

    “九哥,河北属于北方,而北方又多是平原之地,怎么会出现这么多山跟芦苇?”结巴停下脚步,站在我身旁,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!我们刚才走了不到5oo米的距离,怎么环境差别这么大?”郭胖子在一旁嘀咕道。

    听他们这一说,我心中也疑惑起来,他们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要说我们衡阳出现这种情况,还有得解释。毕竟,衡阳属于温带季风气候,很多地方由于地势原因,会有不少积水,生出一片芦苇荡,也不算奇怪。

    但是,河北是温带大6气候,再加上河北又是平原地带,要想生出一片芦苇荡,没有一定的气候环境是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当即,我疑惑的瞥了那6耀东一眼,说:“6老板,照亡庙附近怎么会有这么多芦苇?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打了一个寒颤,说:“听先辈说,这处地方临近阴间的府门,地下又有阴河,有利于亡灵聚集,便把照亡庙建在这里,至于芦苇,据说跟地下的阴河有关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抬头又看了看那照亡庙两旁,只见,那庙的两旁有两座山,咋一看,觉得没什么,再仔细一看,还真别说,那两座山的山势有点像牛头马面,宛如两尊守门神。

    玛德,粗心大意了,既然建照亡庙让亡灵短暂的停留,肯定会建在极阴之地。

    当即,我让他们三人休息一会儿,准备一口气冲过芦苇荡,直奔照亡庙,把照亡的仪式做完。

    我们休息大概四五分钟的时间,我问他们准备好没?他们点了点头,说没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,我们一行四人便踏进芦苇荡。

    刚进芦苇荡,我就感觉里面的空气格外冷,这种冷不是我们平常遇到的那种冷,而是带着刺骨的阴冷,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这么冷!”郭胖子拉了拉我手臂,说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办丧事呢,别那么多话,撒好你的黄纸。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被我这么一凶,也没说话,就朝结巴靠了过去,看那架势是真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小九,这地方生满芦苇,三步一跪,九步一拜之礼就不用了吧?”6耀东在我身后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儿,说:“按照风俗来说,既然已经开始这个礼,就必须要用这个礼走到照亡庙,否则视为不孝。不过,眼前这情况,拜下去是不可能了,你走一步,跪一下吧!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了一句好,就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便领头走在最前面,刚开始,那些芦苇不算高,在我胳肢窝的位置。走着,走着,芦苇越来越高,大概走了不到二十米的距离,那些芦苇竟然到了额头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让我视线大大受阻,想要看清前面的路,只有将眼前的芦苇扫开。

    一手扫下去,我现那些芦苇干居然扫不动,低头一看,身上不由自主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只见,那芦苇干竟然有小孩子手臂那么粗,一根根宛如森天大树斜斜地插在石子与石子之间的缝隙里,上面爬满了蚱蜢,正在啃噬着芦苇干。

    玛德,什么鬼地方,我心中一阵暗骂,也不敢大意,就从结巴手里拿过煤油灯,烧了一些黄纸,跟老英雄说了一大堆好话,算是跟老英雄借灯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事情后,我提着煤油灯,双眼紧盯前方,脚下放慢步伐徐徐向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人慢慢的前进,四周除了芦苇还是芦苇,眼瞧就要走出芦苇荡时,一种莫名的压抑感传来。

    这种压抑感使我差点透不过气来,我有点害怕,扭头看了看郭胖子他们,现,他们脸色有些泛青,四肢抖得厉害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