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45第345章九子棺65

正文 345第345章九子棺6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九点到十点这一个小时内,生很多事情,先是因为乔婆婆的离开,6家长子那边没人办丧事,那6家长子跟6耀东吵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后来,推出一个不知名的玄学大师继续乔伊丝的工作。

    那玄学大师我认识,是玄学协会的人,只不过,那人是学道之人,对丧事是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时间这东西,总在指尖不经意的流走,很快就十点了,燃放了一大堆的鞭炮以及烟花,总算敲响第一声锣。

    那锣声响起后,又出现一桩怪事,替6家第二子办丧事的罗瞎子,竟然应声倒地,最奇怪的是,倒地后,口吐白沫,四肢抽搐,活像犯煞了。

    这让在场的玄学大师百思不得其解,那罗瞎子是玄学大师中的佼佼者,别说他的生肖没有犯到忌四相,就算犯到了,以他的道行,也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可,这么牛掰的一个人,愣是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后,罗瞎子被抬走了,说是送到医院去救治。

    待那罗瞎子离开后,所有人头上蒙上一层阴影,都说这场丧事不好办,人人自危,有不少玄学大师开始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好在,6家九子承诺把丧事费用翻几倍,再加上那严军长的保证,这才安稳那些玄学大师的心,让丧事顺利的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处理完这些事情,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,按照当地的风俗来说,十二点是饭点,不宜继续丧事,于是,丧事又被拖了下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,一众人匆匆扒了几口饭,都坐在一起说老英雄的丧事,就连那万洋,也难得露出沉重之色,给王木阳打了一个电话,将丧事上生的事情悉数报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在电话说了什么我不知道,我就知道万洋给王木阳打完电话后,他面色松了不少,想必是王木阳给他出了主意。

    待时针指向2点时,丧事总算开始了,那些玄学大师各自回到自己所属的棺材旁边,开始忙碌丧事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不例外的回到第七口棺材,着手丧事,因为场地的缘故,我打算破个煞,然后领着6耀东以及他的家人在棺材转足1o8圈,然后再做一些法事,算是弄完丧事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6耀东说,这样对老英雄不够尊重,他要启用五十年代的一种丧事习俗照亡。

    这照亡我以前听人说过,全称是传灯照亡,五十年代,河南、河北、山西三地,兴起照亡,后来不知道咋回事,这种习俗被代替了,但是,也有不少人沿用这种习俗。毕竟,每人信奉不一样。

    据说这种习俗最远可以追溯到西汉时期,那时的人认为,人死后走向冥途,黑暗无边,需要一盏明灯引路,方能让死者找到去地府的路。

    再后来,各种版本层出不穷,有人说,不需要明灯引路,只要手持一张黄色的纸,到指定的地方,将黄纸贴在那,若是黄纸能贴在墙壁上,死者的亡灵就在那,需要在那个地方烧黄纸、焚清香、念往生经。

    演变到后来,有人将这两本版本综合一下,在各村之间建起了照亡庙。

    这照亡庙就相当于阳间的上户口,为死者在阴间上一个户口,其遗体没下葬之前,亡灵就徘徊在照亡庙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因为年代久远,照亡又不是普遍的丧事礼仪,很多人不知道具体怎样操作,直到有心人在曹雪芹的红楼梦找到这样的一段的描述。

    这日乃五七正五日上,那应佛僧正开方破狱,传灯照亡,参阎君,拘都鬼,筵请地藏王,开金桥,引幢幡,那道士们正伏章申表,朝三清,叩玉帝,禅僧们行香,放焰口,拜水忏,又有十三众尼僧,搭绣衣,靸红鞋,在灵前默诵接引诸咒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正是这段描述,让照亡流行起来。不过,在举办照亡的人选上,出现了争持。道士说,这是道士做的仪式,而佛教的僧侣说,这是僧侣做的仪式。

    两方争持很久一段时间,直到新中国成立,由于一些特殊原因,道佛两家元气大伤,这照亡便被办丧事人拣了便宜,他们把仪式简化不少,更受百姓欢迎。在河南、河北、山西犹为兴盛,就连我们湖南极个别地方,也有照亡这种习俗。

    正是道佛两方在照亡上的争持,造成有些地方办丧事的人,称自己是僧侣,有些地方称自己是道士,其实,人们都知道办丧事的人,既不是真正的道士,也不是正宗的僧侣,只是心照不宣罢了。

    扯得有些远了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一听那6耀东说照亡,我愣了一会儿,就问他:“如果用照亡的仪式,棺材怎么办?任其冷在这?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喜,说:“我随你去办照亡,我媳妇跟子女跪在棺材前,你看可行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场地拥挤的很,若是按照我先前的打算来办丧事,肯定会有些礼仪不周的地方,难免会出现一些怪事。

    当即,我同意下来,问他:“照亡的工具,可有准备?”

    “早已准备!”他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有些疑惑,这6耀东既然已经准备好照亡的用具,为什么事先不跟我打一声招呼,而是现在才说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前几天你一直在太行山,我跟老罗说了一声,他说照亡的仪式,他不会。就在昨天夜里,我跟蒋爷又提了一下照亡,他跟我说,你在丧事这一块,颇有心德,就让我问问你懂不懂,没想到我随意的问了问,你真的懂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照亡的仪式,我也是一知半解,不过,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在棺材前做了一些简单的仪式,又烧了一些黄纸,便让罗大军领着6耀东的家人守在棺材前,并招呼罗大军别冷了棺材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些事情后,那6耀东提着一些照亡的工具,回到第七口棺材,我则开始着手准备照亡的仪式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