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44第344章九子棺64

正文 344第344章九子棺6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刚拿起那圆铜,就见到下面有条虫子,形状十分奇怪,像是蜈蚣,又不是蜈蚣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里咯噔一下,这东西我认识,是钱串子,也称草鞋底,当初刚认识乔伊丝的时候,她亮过这东西。

    玛德,她的钱串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我收回目光,朝那乔伊丝瞥了一眼,她此时正望着我,样子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喊她过来看看,但是,想起这是老英雄的丧事,若是贸然开口,势必会让人误以为乔伊丝在祠堂埋蛊,搞不好会让她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当即,我压下心头的疑惑,再次看向那钱串子,奇怪的是,那钱串子静静地蛰伏在地面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我找来一张黄纸,卷成圆筒,朝那钱串子戳了戳,它还是没动。

    难道是死蛊?

    我壮起胆子,再次朝那钱串子戳了一下,心头一愣,真的是死蛊。

    玛德,埋个死蛊在祠堂,算几个意思?

    我愣了一会儿,猛地想起替老英雄挖墓穴的时候,遇到过一只山虎,那山虎也是被人下蛊了,现在祠堂内又出现蛊?

    这俩者有什么联系?

    难道这蛊是同一个人下的?如果是这样的话,这下蛊之人又是谁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将怀疑的目标放在苏梦珂身上,只有她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我会怀疑苏梦珂,原因有二。一,太行山是她出卖我,她有作案的动机。二,她来过祠堂,也去过太行山,除了她,我想不出第二人。

    至于乔伊丝,虽说跟她相交不深,但,以她的品性来说,绝对不是那种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紧了紧拳头,那苏梦珂于我有几次救命之恩,可,现在所有疑点却都指向她,要不要把这事宣扬出去成了我头疼的事。

    论私,我十分愿意把这事隐瞒下去,论公,一切应该以老英雄的丧事为主。

    最终,我心下一狠,决定把这事宣传出去,一则我不明白埋个死蛊有什么用,二则,我怕这东西会影响老英雄的丧事。

    当即,我朝乔婆婆喊了一声,“乔婆婆,您老过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闻言,愣了一下,面带疑惑的走了过来,就问我:“小九,咋了?”

    “您看看这个?”我指着那钱串子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,钱串子,怎么会出现在祠堂内?”她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的看着那钱串子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弯下腰,将那钱串子捡了起来,拿在手里翻了翻,又问我要过圆铜,沉声道:“下蛊之人恐怕是要破坏丧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下意识的问。

    “这死蛊对我们蛊师来说,是大凶之兆,倘若老身没有猜错,圆铜的内侧应该画有蛊文,用以加强圆铜的磁场,改变祠堂的风水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伸手在圆筒的内侧摸了摸,眉头皱了皱,又将圆筒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接过圆铜,朝内侧摸了摸,凹凹凸凸的,应该刻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我朝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在场的玄学大师中,唯有老身跟丝丝是蛊师,其他人都是学道。老身有两个猜测,一是,有人想陷害我们,二是有人要破坏老英雄的丧事,无论是哪一点,这一场丧事的彩头都没开好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想了一会儿,好像还真是这样,只要出现这东西,那些玄学大师心中就会带疑,老英雄的丧事便不能顺利进行。毕竟,那些玄学大师比任何人都信彩头。

    玛德,我紧了紧拳头,又想起一个人,王木阳,难道是他要破坏老英雄的丧事?

    很快,我又否定这个猜测,要说王木阳破坏老英雄的墓穴,我相信。毕竟,他祖上跟老英雄在墓穴上有些争持。

    若说他破坏丧事,我却有点不信,同是抬棺匠,深知一场丧事的重要性,只要丧事出现问题,那是砸了王木阳的招牌,他绝对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乔婆婆做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动作,她先是走到祠堂门口,然后,说:“各位,我乔家祖孙二人退出这场丧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立马跑到她身前,说:“您老这是?”

    她朝我罢了罢手,示意我不要说话,继续开口,“祠堂内现死蛊是大不吉,而在场只有我们祖孙二人是蛊师,希望各位理解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全场哗然,纷纷指责起乔婆婆,说她们祖孙二人在破坏老英雄的丧事。

    对此,乔婆婆没有任何解释,顺手捞过三柱清香、几张黄纸,点燃,朝祠堂的供桌作了三个揖,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“乔婆婆,还请留步!”这话是6耀东说的,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朝乔婆婆弯了弯腰,说:“敝人深信乔婆婆的为人,奈何,父亲的丧事过于重要,而现在祠堂挖出蛊,正如您所讲,在场只有您跟乔小姐是蛊师,若是让您这样大摇大摆离开6家村,恐怕有些不妥。敝人在镇上有套房子,还请您老跟乔小姐移步到镇子,待查清此事,若是跟您没关系,敝人一定三拜九叩向你赔罪,恳请您体谅一下人子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乔婆婆没有任何犹豫,立马答应下来。反倒是乔伊丝,好像有些不情愿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说:“陈九,枉我以前那么喜欢你,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,当初,我乔伊丝真是瞎了眼,居然会看上你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这事跟我有啥关系?难道挖到蛊不应该说出来?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乔婆婆摇了摇头,在我后背拍了几下,低声道:“小九,别跟丝丝一般计较,老身相信你的为人,只是,这社会人心叵测,切莫忘了本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乔婆婆领着乔伊丝朝村口走去,身后跟着两名手持机枪的警卫班,看这架势,是将乔婆婆跟乔伊丝软禁了。

    “乔婆婆!”我冲她们的身影喊了几声,乔婆婆一直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待她们离开后,整个场地的气氛有些凝重,时间也快接近九点。

    由于九点不是吉时,那些玄学大师商量一会儿,决定把敲锣第一下推迟到十点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