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43第343章九子棺63

正文 343第343章九子棺6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耽搁丧事时间就是见过世面?”我质疑。

    “你,竖子不可教!”那流云道长愣了一下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陈九,闭上你的嘴,你是什么身份,有什么资格在老英雄丧事上大放厥词,你可知流云道长的身份,又可知严军长的身份?”站在祠堂外面的水云真人,瞪了我一眼,怒道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说:“我是什么身份,自己心里清楚的很。正如你说所讲,这是老英雄的丧事,并不是什么新闻布会,更不是什么军区,在这里,一切以老英雄为重,没有什么军长,只有前来参加丧事的宾客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…你…”那水云真人的话还没说完,一直没有说话的严军长开口了,他先是冲我笑了笑,然后罢了罢手,说:“这位小兄弟说的对,一切以老英雄的丧事为重,严某人的追悼词,待中午的时候再讲!”

    “严军长,您等会还有个会,不需要管那竖子,先送追悼词,我相信老英雄能理解。”那流云道长,献媚的笑了笑,说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老英雄的丧事为重。”那严军长罢了罢手,就朝祠堂一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中舒出一口气,只要老英雄的丧事能顺利举行就可以,至于得罪什么人,那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。

    随后,那流云道长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拉长嗓门又喊了一些敬词,然后,说:“敬…神。”这两个词拉了很长的音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音,鞭炮声响了起来,整个场面变得好生热闹,那些玄学大师也开始敬神。

    由于敬神有九人,同一时间敬神是不可能的,他们便按照站的位置,先后敬神。第一个敬神的是,乔伊丝,她好像是第一次敬神,抓着公鸡,愣了老半天也不敢下手,估计是怕公鸡。

    直到祠堂门口的乔婆婆喊了一声,“丝丝,这是丧事,别作姑娘态。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听到这话,怔了怔神色,朝我身上瞥了一眼,心下一狠,动作特别麻利,手起刀落,鸡血飙了出来,便开始敬神。

    待她敬完神,挑衅的看了我一眼,将鸡公扔在祠堂左侧的一个竹篓子里面,走出祠堂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那乔伊丝估计是恨上我了,不然,杀鸡的动作也不会那么麻利。

    随后,那些玄学大师按照顺序一一敬神,这过程顺利的很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那八人已经完成敬神的仪式,我没有任何犹豫,举着手中的菜刀,就朝公鸡的脖子摸了下去,我怕一刀杀不死公鸡,手头的力气特别大。

    好在并没有出现意外,一刀下去,鸡血就流了出来。我将菜刀放在供桌下面,双手拖着公鸡,朝供桌的方向作了三个揖,心里又默念了一些好话。

    然后拿着公鸡,在祠堂东南西北四个方位,都滴上一些鸡血。

    做好仪式,我将公鸡扔在旁边的竹篓子里面,正准备走出祠堂,哪里晓得,那公鸡从竹篓子蹦跶出来了,刚好拦在我身前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整个人都懵了,刚才敬神的时候,那公鸡连爪子都没抖几下,咋忽然就活了,这,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公鸡并不是我宰的那只?

    我脑中闪过这个念头,定晴朝公鸡看去,那公鸡脖子处的刀痕特别重,鸡血正滴答滴答的掉在地面,没错,这公鸡就是我宰的那只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回事,刀痕那么重都不死?

    我朝那公鸡走了过去,那公鸡好似不怕我,就站在那,一动不动,一对鸡眼紧紧地盯着我,盯得我有些胆颤。

    见我过去后,那公鸡像疯一样朝我扑了过来,不待我反应过来,它一对爪子就抓在我左手上,整个身子朝祠堂最里面扑腾去,好似不准我离开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我百思不得其解,我也没想那么多,举起另外一只手,就准备打掉公鸡的爪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祠堂外传来一阵哄笑声,说什么的都有,大多是说我没本事就别来办丧事,还有人说我破坏老英雄的丧事,要将我赶出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那水云真人叫嚣的最厉害,开口一句滚出去,闭口一句滚出去。

    听着这些辱骂声,我心中静了下来。按道理说,敬神的公鸡,就算杀不死,也不至于出现这种现象。正所谓,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没有理会那些辱骂声,就顺着公鸡使力的方向走了去,大概走了五六步,来到祠堂左侧的一个角落,这地方放了两样东西,一桶成人高的烟花,一张长型的木凳子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愣,这地方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,那公鸡拉我到这里干吗?

    念头刚起,我手臂上一松,那公鸡毫无征兆的松开,整个身子,咚的一声砸在地面,已经断气了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加疑惑了,公鸡是敬神必备之物,它身上的阳气也是最重的,不可能会出现鬼怪附身在公鸡身上。

    可,这一幕就怎么解释?

    我愣了愣,弯下腰,捡起公鸡看了看,这就是普通的家养鸡并没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难道是蛊?

    我猛地在公鸡身上翻了翻,并没有小虫子之类的东西,除了脖子有些鸡血,其它地方干净的很,就连鸡毛都是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玛德,咋回事?

    我特么快抓狂了,我答应过6老太太,好好料理老英雄的丧事。现在闹出这么个事,若是找不到原因,肯定会被驱赶出去,这是毫无疑问的事。

    当即,我再次弯下腰,移了移木凳子,令我疑惑的是,那凳脚的位置竟然是泥巴地,真特么奇了怪了,这祠堂内全是水泥地,唯独这处地方是泥巴地。

    我蹲下身子,伸手探了探那泥巴地,有些潮湿,用力摁了一下,特别软,再用力摁了一下,入手的感觉又有些硬。

    地下有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我脑子的第一想法,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刻扒了扒那泥土,不一会儿功夫,我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,这三指大的地方,里面埋着一个铜制的圆形东西,看那外形特别新,应该是近段时间才埋下去的。

    玛德,谁吃饱了没事干,埋这东西干吗?我心中暗骂一句,就将那东西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令我想不到的事情生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