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39第339章九子棺59

正文 339第339章九子棺5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瞪了郭胖子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单独一场小丧当然对不起老英雄的抗日英雄名头,但是,九场小丧加起来,那场面热闹非凡。”

    郭胖子听我这么一说,哦了一句,没再说话,在附近找了两个扫把,拉着结巴就去清理地面的积雪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后,我看了看罗大军,想问问他的意见,可想起他不会说普通话,就朝他打了打手势,意思是,河北的丧事有没有需要注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也没说话,就伸手指了指棺材前头,又指了指堂屋,摇了摇手,艰难的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好在我语文学的还算可以,能听出个大概,他的意思是,棺材前头没有供桌。

    听后,我点了点头,就朝四周看了看,现祠堂门口左侧有一张空闲的八仙桌,那桌子有些陈旧,只有三条腿。

    按照丧事习俗,棺材前头必须摆放一张供桌,需要摆上一些贡品。我没有任何犹豫,朝罗大军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他搭把手将八仙桌抬过来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跟在我身后,将那八仙桌抬了过来,放在棺材前头。

    由于只有八仙桌只有三条腿,有些不稳定,我在附近找了一些没用的砖头,堆出一条腿来,摇了摇,挺牢固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快七点了,那祠堂大门依旧紧闭,我叹了一口气,想必那些人怕冷,就在祠堂内准备丧事用品吧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便找来一些白、黄、黑三种纸,剪成一个条形的罗网,三种颜色相互交叉,末端的位置呈尖角,死者为女性,末端呈燕尾型,打算做一个引魂幡。

    河北的引魂幡不同于我们衡阳的引魂幡,这边的引魂幡很讲究,特别是条形的罗网需要按照死者的年龄来剪,不能多一条,也不能少一条。

    据说,多一条,会让死者在阳间多待一年,少一条,会让主家的寿命减少一年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传说,是真是假,我也不知道。但是,我们做引魂幡,就必须按照这规矩来做。

    老英雄今年九十有八,我一共剪了98条罗网,又找来一根二指粗的木棍,用黄纸在木棍的表面烧了烧,再将那98条罗网绑在木棍的顶端。

    弄好招魂幡后,我想起老王跟我说过,河北这边的供桌有竹弓苇箭之说。

    这竹弓苇箭倒也没有多大的含义在里面,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竹弓、苇箭。河北这边相信供桌上摆放这两样东西,能辟邪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来找来一些竹子、芦苇,先用小刀将竹子破开,削成一指宽的竹篾,再将其半弯,两口用麻绳绑了起来,做成一把弓的形状。

    苇箭比较好做,只需用三根芦苇,用黄色的纸分别将三根芦苇包起来,在黄纸上,写上天地正气四个字,搭在竹弓上即可。

    把这些东西摆上供桌后,我正准备休息一番,那罗大军拉了拉我,用河北话说了三个字,五行石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有些疑惑,就问他啥意思。

    他可能知道跟我沟通有语言障碍,示意我在原地等他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会一会儿功夫,他找来五颗糯米团子大的石头,撕了一块黄色的纸,将那五颗石头分别包了起来,又从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掏出一支朱砂笔,交在我手里,做了一个写字的动作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明白过来了,他应该是让我在五颗石子上面写金木水火土五个字,只要写上这些字,这五颗石子就能变成我们耳熟能详的五行石。

    其实,这五行石跟丧事并没有关系,而是下葬时,需要用这五行石做底。说玄幻点,就是利用五行石的五行之气,隔断地间的阴气,让后人的运气变得更好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找来这些石子,估计是想在丧事期间,将五行石放在供桌上,让其吸收享受香火,待随同棺材埋入墓穴后,能挥更大的效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接过朱砂笔,磨了一些朱砂,在那五颗石子上面写了金木水火土五个字,再把五行石摆在竹弓旁边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做好这事,就可以等6耀东送丧事用品过来,哪里晓得,罗大军又拉了拉我,伸手指了指苇箭,说:“喜丧,抹红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在自己脸上狠狠地抽了一下,玛德,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,老英雄98岁寿归正寝,属于喜丧,在丧事方面,需要抹红。

    所谓抹红,就是用朱砂笔在丧事的某些用品上,点上一点红色的印记,例如:苇剪、引魂幡,这两样东西都需要抹红,一旦忘了抹红,会让死者在阴间过的不自在,往往会托梦给后人。

    “多谢提醒!”我朝罗大军弯了弯腰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随后,我提着朱砂笔在芦剪、引魂幡上点了一点红色的印记。

    待这些东西悉数弄好后,那罗大军满意的点了点头,朝我竖了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就说:“刚才多谢您提醒,不然,就是礼仪不周,搞不好就要得罪老英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又朝他弯了弯腰,掏出烟,给他派了一支,又替他点上火,说:“不知道您老从事抬棺匠多久了?”

    他竖了三根指头,说:“三十年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诧异的瞥了他一眼,他今年不过五十来岁,从事三十年抬棺匠,那他二十几岁就走进抬棺匠这一行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由多看了他几眼,无论在哪个时代,吃死人饭,都不是啥光彩的职业,这罗大军二十几岁就走进抬棺匠,想必,身上有不少故事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跟他聊了一会儿,由于我们沟通有障碍,聊天异常痛苦,好在他小时候念过几年私塾,会写不少字,说是聊天,实则是,我说话,他写字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十来分钟,郭胖子跟结巴提着扫把回来了。那郭胖子将扫把一甩,大大咧咧的走到我身旁,坐了下去,说:“九哥,积雪全清理好了,赶紧来根烟解乏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