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32第332章九子棺52

正文 332第332章九子棺5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见苏梦珂这表情,我纳闷的很,先前她提议出山,现在听到出山,应该高兴才对,咋会这幅表情?

    “苏小姐,咋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头,语气有几分伤感,说:“九哥哥,出山后,我还可以看着你挑泥土吗?还可以替你按摩吗?还可以像现在这样静静地坐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不明白她的意思,就问她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她摇了摇头,没再说话,便把脑袋往我肩膀上靠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要死,程小程在西藏补魂,哪能做对不起她的事,就把身子移了移,说:“苏小姐,我有女朋友,这样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小气!”她哼了一声,一把拉住我胳膊,面色凝重的说:“九哥哥,就算你有女朋友,我也要做你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苏小姐!”我怔了怔神色,说:“你若对我有所图,我可以实话告诉你,我一穷二白,什么也没有,家里只有一栋土砖房子,车子的话,就连自行车都没有,只是一名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抬棺匠,身上并没有你这富家公主所需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那苏梦珂听着这话,在我身上深深地瞥了一眼,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,也没说话,微微闭眼,依靠在树杆上,眼角滑落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。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咋回事,她掉啥眼泪?我刚才说的全是实话啊,怎么伤到她了?

    当即,轻轻地推了她一下,说:“苏小姐,我没别的意思,我只是一名乡下小青年,哪有福分得到您老厚爱,再加上乔伊丝的事,就以为你对我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闻言,她扭过头,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这一眼看了很久,看的我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忽然,她猛地朝我扑了过来,一把抱住我,带着哭腔说:“九哥哥,我喜欢你,求求你不要怪我!求求你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是醉了,这苏梦珂什么神经,时而说喜欢我,时而让我原谅她,太矛盾了吧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,提着电筒照了过去,就见到十多名大汉抬着一口棺材朝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,领头那人手里持一柄哭丧棒,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定晴看去,现领头那人二十左右的年龄,刀削般的面孔,高耸的鼻梁,下巴的位置有一道三公分长的刀疤,好像是王木阳的人。第一次进6家村的祠堂时,那人站在王木阳身后,当时,因为他下巴的刀疤,就多看了几眼,这才记得他的面孔。

    他抬着棺材来这干吗?我愣了愣,站起身,就朝那群人走了过去,喝道:“这是老英雄的墓穴,闲杂人等,请勿靠近,以免破了风水。”

    那人罢了罢手,让抬棺材的人停下脚步,朝我弯腰道:“多谢陈八仙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谢你挖了一口好墓穴。”说着,他边上的一名大汉递了一个黑色的皮夹子上来,他从里面掏出十叠百元大钞,说:“这十万块钱是你的工资,拿着这些钱财,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算是明白过来了,这些人是抢墓穴,玛德,来的真tm及时,我这边刚正好墓穴,他们抬着棺材就来了。

    我脸色沉了下来,怒道: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老英雄的墓穴也敢抢,不怕6家九子找你们麻烦。”

    那人冷笑连连,说:“此地本身就是老大祖上的墓穴,是那老东西抢了去,我们这番行为,只是为了拿回自己的东西,识相的,拿着这十万块钱,赶紧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想起蒋爷跟我说过,这块墓地是老英雄跟一名风水师共同现,而眼前这人嘴里的老大应该是王木阳,也就是说,那名风水师其实是王木阳的爷爷?

    玛德,这王木阳好深的算计,表面上替6家第九子6秋生主持丧事,实则打算借此破坏老英雄的墓穴,以此报当年祖坟被刨之仇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6秋生不可能不知道王木阳的身份,如果知道王木阳的身份,又怎么会把王木阳请来,这似乎有点说不通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别想了,有些事情不是你这乡下八仙能明白的,赶紧滚蛋。”那人怒道。

    我怔了怔神色,冷笑一声,说:“同为抬棺匠,你应该知道我们抬棺匠的职责,墓穴已挖,绝无可能把墓穴让出去,除非,我死。”

    最后那两个字,我是咬着牙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人听我这么一说,仿佛听到很好笑的笑话一般,哈哈大笑,说:“小子,这深山老林,弄死你,随便找个地方埋了,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面色一凝,从地面捞起一把锄头横在身前,我怕他们伤到苏梦珂,就准备把她拉到身后,哪里晓得,根本拉不动,抬头一看,她泪流满面,嘴里不停地说:“九哥哥,我对不起你,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我起先不明白这话的意思,就朝她身上瞥了一眼,又在那人身上瞥了一眼,瞬间,我明白了,苏梦珂是oo7,说白点,她是王木阳的人。

    玛德,就知道这女人跟在我身边没安好心,不过,有一点我想不明白,每个人无论做任何事,都有出点,要么为财,要么为名。

    这苏梦珂的父亲是凤凰城最有钱的土豪,应该不缺钱,难道是为名?也不对,苏梦珂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跟王木阳抬棺材,这不是扯淡么?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我,就在那哭,嘴里一直嘀咕着:“九哥哥,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看这样子,也问不出来什么,我没再继续问她,转过身,双眼盯着那人,说:“既然要我性命,报个名吧,让我到阎王那也好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游书松!”那人笑了笑,带着玩味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好,记住这名字了!”我说了这么一句话,就拿着锄头走到墓穴旁边,将锄头竖在地面,一手扶着锄头把,双眼紧盯那游书松。

    ps: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