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14第314章九子棺34

正文 314第314章九子棺3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直接无视前面的内容,心中一直在想新的名词,度碟?什么东西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蒋爷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忘了你只是在农村办丧事,还没到我们这个层面,不知道度碟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蒋爷从腰间取出一块木质的东西,巴掌大小,暗红,有点像点剧中的掌门令牌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度碟,只有得到国家认可,才会颁这么一个东西给你,算是你的第二身份证。”蒋爷把那度碟递给我,好似担心我弄坏他的度碟,他特意招呼一句,“轻点,别弄坏了,补办这东西麻烦的很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那东西看了看,这木质好像是檀香木,上面刻的内容很简单,雕刻匠,蒋天生。后背是一枚党徽,下面刻着几个小字,中华人民共和国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些失望,本以为度碟是多么了不起的东西,没想到,只是一块木牌牌,刻几个字罢了。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:“赶明日有兴趣,我找人仿做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,我劝你莫这样做,一旦被人现,如同制造假钞票一般,会被判刑,搞不好就是死刑,还是即刻执行那种。”蒋爷一脸慎重地说:“年轻人千万别贪玩,弄一些假的东西,会招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明天就去找人弄一个,装逼用,以后泡妞,就用这个。”一直旁听的郭胖子,陡然插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胖子,我没跟你开玩笑。”蒋爷脸色变了变,从我手中夺过度碟,说:“这东西一般人不敢仿造,就算仿造也作不得这么逼真。”

    说着,蒋爷在那度碟的后背摁了一下,也不知道咋回事,从里面弹出来一块拇指大小的东西,有点像我们平常用的电话卡。

    他拿出那东西扬了扬,说:“这里面记载了我的姓名、年龄、所属单位、一生弄过哪些墓碑,以及颁度碟的时间跟事件,要想进入玄学协会,这度碟就是门票,只有持有度碟的玄学人士,才有预备资格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那东西又放入度碟里面,说:“想要让老祖宗的丧事习俗得以流传下去,就看你能不能进入玄学协会。你目前的任务就是得到度碟,这次老英雄的丧事是一个楔子。”

    以前在农村办丧事,我就知道死人了,要办丧事,我去办理就行了,从来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名堂,更没想到还有度碟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有些达官贵人死了,办理他们丧事的人,个个厉害的很,我肯定没资格办理他们的丧事。就如老英雄的丧事,那老太太让我去找墓穴,恐怕也是因为度碟的原因。

    再说直白点,我就是一土包子,上不得门面,老英雄是响当当的抗日英雄,让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下抬棺匠去办理丧事,这不是赤果果的侮辱老英雄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里苦涩的很,以前,把丧事想的太简单了,这社会等级分的很明显。

    写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9o年代,我们湖南人去某城市打工,那时候需要查一个叫暂居证的东西,没有这暂居证就要蹲号子。

    其实,我真的很想说一句,我们湖南人在外地打工已属不易,夜夜为某个城市建设,那些淤泥,有多少是我们湖南人清理的,那些高楼大夏又有多少是我们湖南人建的,那些苦活累活又有多少是我们湖南人做的。

    而我们湖南人能换取的,仅仅是那些入不如支的金钱,还要被本地人送一个歧视味十足的外号,捞仔。这或许就是那时的社会行情吧!真心希望那些本地人,不要歧视我们这些外来务工人员,我们也想待在家乡,只是生活所迫,迫不得已才背井离乡,因为我们需要生存。

    扯得有些远了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蒋爷见我神色有些伤感,就说:“小九,人活着,本身就是处在争斗当中,只有通过一步步努力,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或理想。”

    我轻声嗯了一句,没再说话,场面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概静了三分钟的样子,蒋爷在我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两下,语重深长地说:“我相信你能找墓穴,往坏处想,哪怕这次得不到度碟,也会给中南海留下好印记,对你以后有很大好处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问他,“王木阳有度碟么?”

    问完这话我就后悔了,那王木阳已经是玄学协会的人,怎么可能没有度碟。

    蒋爷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沉声道:“他有一块独一无二的度碟,抬棺匠,王木阳。”

    我楞了一下,说:“很普通的度碟,哪里独一无二了?”

    他呵呵一笑,说:“中国有三百六十行之说,玄学内也有众多行业之分,例如,算命先生,阴阳先生,风水先生,相面先生等等,唯独没有抬棺匠这么一说,那王木阳是国家为其起的一个行业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想了一会儿,好像还真是这样,抬棺匠一行,只是我们圈内人自称的一种说法,并未得到圈外人或政府认可过。

    “小九啊,正因为行业的特殊性,你想要得到抬棺匠的度碟,困难很大。”蒋爷叹了一口气,说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进了紧拳头,也没说话,那王木阳能得到抬棺匠的度碟,我也一定可以,同样是人,不见得他比我强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自我安慰的理由,残酷的现实是,人跟人的差别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随后,蒋爷又招呼我注意安全,不要急于求成,以安全第一,便提着麻袋走了,想必是去寻找墓碑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说实话,我们三人初来曲阳,别说太行山东麓,就是太行山在哪个位置,我们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待蒋爷的背影消失在我们视线内,郭胖子先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蒋爷把咱们哥三丢在这,是不是有点不厚道?”

    “胖哥,别瞎说,蒋爷这么做,是在考验我们的生存能力,若是连太行山都找不着,谈何找墓穴,又谈何得到度碟,更加别提进玄学协会。”结巴在一旁搭话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咋办?就凭这两把破尺子,找到老英雄的墓地?这不是让花姑娘自己脱k衩,明显不可能嘛!”郭胖子嘀咕一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