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10第310章九子棺30

正文 310第310章九子棺3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那老太太这么一说,我心中微微一愣,好厉害,,只是一眼,就看出我将老英雄的遗体滑了下来,最让我纠结的是,她是笑着跟我说的。

    按说,自己老伴死了,老太太应该哭的,咋现在还会笑?更何况,身上还穿着红旗袍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问出心中的疑惑,就见到老英雄的遗体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,静静地躺在灵床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心中一阵苦笑,也难怪国家会这么重视老英雄,一个人死后,都能将心中那股爱国的执念表现出来,足见其对国家的守护以及挂念。

    随后,老太太在柜子翻出一套寿衣,放在床头,我看了看那寿衣,并不是正常的寿衣,而是类似唐朝那种服装,军绿色的。

    我问那老太太怎么用这种衣服?她说,他们结婚时,就是穿这种衣服,死后,也想穿这件衣服,一则是感谢国家对他们的照顾,二则是怀念这些年的婚姻生活。

    “这不符合丧事规矩!”我想了一下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不符合丧事规矩,所以,在衣服上贴了一块黑布。”说着,她拿起寿衣,翻开寿衣的左下角,里面贴着一块黑布,上面绣了白色的星星,是按照北斗七星的走向来绣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,我以前听人说过,那块黑布在普通人看来只是一块黑布,可,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,那黑布来头大的很,先是用料,棉花,必须要在秋季之前收割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棉花是秋后才能收割,而秋前能收割的棉花少之又少,有时候,就算遇到一些早熟的棉花,在秋前收割,由于各方面的原因,未必能织成棉布。

    这就大大的限制了产量,第二点,棉花织成布的过程中,必须由死者最亲近的人代劳,还必须站在正午的太阳底下。第三点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上色,要想把棉布染成黑色,需要用死者身上三钱三的血液与墨汁搅浑,经过烈日暴晒三天,再滴入三滴无根之水。

    变成黑布后,那上面的星星,又需要死者最亲近的人为其动手,这绣星星的过程倒是简单,关节在于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就如我们平常所带的佛珠一样,同一款佛珠,无论是用材还是手工都是一样,价钱却有两个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
    那是因为,有些佛珠中间多了一道看不见的工序,开光,而那黑布,也需要这么一道工序,开光。

    不过,这黑布的开光过程很繁杂多,需要七名得道高人,席地而坐,围着黑布,七日七夜不眠不休地朗诵经文,让这块黑布具有法力。

    肯定有人会问,费这么大劲,弄一块黑布有啥用?

    用处大了去,传说,这种黑布有遮天的法力,能瞒过阴差的眼睛,让阴差的眼睛产生一种错觉,错觉的认为死者的衣服是龙袍,错觉的以为死者是真龙降世,让判官断定其一生的功过时,只记好的,不记恶的,下辈子会大富大贵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传说,是真是假,不好分辨。不过,我们八仙把这些传说当真了。其他人信不信,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,真亦假,完全在于自己心里怎么想,信则信,不信则扯淡。

    那老太太见我没有说话,轻咳一声,说:“小九,咋了?”

    “没啥!”我罢了罢手,老太太为老英雄的丧事倒是煞费苦心,想必,两人年轻时应该很恩爱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把衣服递在我手里,面色变了变,说:“小九,老身有件事想请你帮忙,也是我家老爷所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说:“老爷生前知道我家那九个小子为了一个优先权争得头破血流,他心中有个想法,若是谁做到了,就把优先权给谁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这是老英雄的家事,怎么会把我扯进来,我罢了罢手,朝那老太太弯了弯腰,说:“老人家,我是八仙,按照我们的行业规矩,不可掺合主家的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外人,算不得破坏规矩。”她笑了笑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加疑惑了,我跟老英雄素未谋面,不是外人是什么?

    我将心头的疑惑的问了出来。她笑了笑,没有直接回答我的疑惑,而是说:“这件事只有你能办好,也只有你能做,其他人,老爷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能答应!”我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“不听听什么事?”她反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不听了,打听主家的事,会违了职业规则。”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在我脑袋敲了一下,说:“我说你不是外人就不是,哪里会破坏规矩?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想了想,说:“老人家,你千万别告诉我,我父亲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,我是您孙子。”

    我会这么说,实在是受还珠格格的影响,刚上高中那会,还珠格格正在电视上热播,那里面小燕子认乾隆皇帝做爹的一幕,一直烙在我脑子里。

    “老身九个儿子都在身边,哪有走散的儿子。”她愣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又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,说:“瞎想什么,老身会说你不是外人,那是因为你是我家老爷的师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您说什么?我是老英雄的师侄?”我差点抓狂了,先前蒋爷喊我师弟,现在又冒出来一个不知师伯还是师叔的老英雄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说:“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,要想知道更多的事情,就看你师傅怎么想,我不好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双眼盯着老英雄,语气中有几分伤感,喃喃道:“世人都知道我家老爷是抗日英雄,又有几人知道他是风水大师。”

    她好似有意把这话说给我听,我心头实在疑惑,倘若她说的是真话,老英雄是风水大师,而蒋爷却是雕刻大师,这二者应该算是同门,怎么所学的手艺差别如此巨大?

    再者说,曲阳是雕刻之乡,老英雄就算要学也是学雕刻,又怎么会学风水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最大的疑惑,我师傅是谁?这问题当真是难死我了,从走进抬棺匠一行开始,于我有教育之恩的人,只有两人,一人是已经仙逝的老秀才,另一人是老王。

    老秀才的本事,我心里清楚的很,他学的是风水,懂得东西只是一些鸡毛蒜皮,再说直白点,老秀才也就是在农村当当地仙,恐怕连蒋爷的本事都没,他不可能是我跟蒋爷师傅。

    而老王,更加不可能了,他是我隔壁邻居,对他的身世,我可是知根知底,就是乡下普通的八仙,更加不可能是我师傅。

    可,现在蒋爷,老英雄,老太太三人都说我有师傅,听他们的语气,我师傅本事还很厉害。但,我人生中所遇之人,不是穷学生就是乡下普通农民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