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09第309章九子棺29

正文 309第309章九子棺2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6家长子一见我点头,脸上顿时出现了笑容:“哎呀,你早点说嘛!为了体现对父亲的孝心,别说搬遗体,就是半夜坐在坟头跟鬼聊天也是可行的嘛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真心想吐,也没理会他,就让他搭把手帮忙搬遗体,这搬尸过程需要诚心,不然会出怪事,我再三招呼那6家长子,他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按照习俗,头部的位置是由长子抬,我们八仙只能抬双脚,但是,看到他脸色有些不对,双手颤抖的厉害,怕等会抬尸体的时候,将老英雄的遗体给摔着了,那就大不敬了,于是,我就跟他说:“你抬脚,我抬头部吧!”

    “行!”他如释重担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走到老英雄头部的位置,双手掐住他的胳肢窝,那6家长子伸手抬着老英雄的双脚,应该是紧张过度,他额头上豆大般的汗滴,吧唧吧唧的掉在老英雄脚上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没?”我朝那6家长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拉长嗓门,念道:“天苍苍来地茫茫,亲人别资离床尾,儿女长哭难相见,长子扶脚送父别,起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起,我怕那6家长子不懂习俗,连忙朝他打了一个眼神,他反应过来,往老英雄脚上一用力,没动。

    咋回事?我朝那6家长子喊了一句:“用力啊!”

    他一听这话,再次使力,老英雄的脚安安静静地床上,任那6家长子如何使力,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手下轻轻用力,老英雄的头部被抬了起来,咋回事?难道是礼仪不周到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跟那6家长子换了一个位置,一用力,双脚被抬起来,朝那6家长子看去,特么的,他愣在那,颤音道:“父亲,儿子一直对您孝顺有加,求您别吓我!”

    说着,他闭上眼睛,双手摸索到老英雄的胳肢窝,一用力,不动,再用力,还是不动。

    这下,我心头有些疑惑了,是那6家长子不肯用力,还是老英雄不愿意让他抬?

    若说他不用力,看那表情不像,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性,老英雄不愿意让6家长子抬他的遗体?

    不至于吧?一般丧事,长子的地位高的很,无论死者为何人,哪怕是古时候的皇帝,长子的地位是不可撼动,这是老祖宗一直流传下来的习俗。

    “你咋回事,为什么抬不动老英雄的遗体?”我疑惑地问那6家长子。

    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颤音说:“不知道,就觉得好重,起码有几百斤重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没再说话,心里已经有了打算,老英雄临终之前留下遗言,让我替老人家装裹,看这情况,老英雄的意思是让我一个人完成装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跟他那6家长子说:“你先出去吧!等会再叫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不情愿的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在房内愣了一会儿,说句话,若是放在以前,让我跟一具尸体共处一室,肯定会害怕的要死,现在么?已经习以为常,对尸体有些麻木了。

    愣了大概一分来钟,靠我一个人将老英雄的遗体移到灵床上,难的很,先是老英雄的身高跟体重,各方面数据比我多出很多,就拿身高来说,老英雄差不多1米9,体重的话,应该在14o左右。

    “咋整?”我心里一阵嘀咕,想了一会儿,实在没想出好办法,只好用蛮办法了。

    我先将灵床移到床边,离床只有15公分的样子,后是找来几件衣服,将衣服铺开,一头扎在床上,一头压在灵床底下,灵床跟床中间呈现出来像瀑布一般,我打算利用倾斜的原理,将老英雄的遗体滑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能完全用滑的办法,一旦老英雄的遗体压在那些衣服上面,床不会出现问题,但是,灵床只是一块房门,重力度肯不够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老英雄双脚放在那些衣服上,然后,双手掐住老英雄胳肢窝,让老英雄呈现出来一个坐的姿势。

    手头上一用力,将老英雄的身子缓缓提起,尽量减轻老英雄身子压在那些衣服上,主要是怕灵床承受不了那个重力,让灵床翻过来。

    好在我运气还算可以,滑动过程中没有问题,老英雄的身子顺着那些衣服,安安稳稳地到达灵床上。

    我呼出一口气,又将老英雄的遗体整理一番,不知是滑动过程中坐的太久,还是咋回事,老英雄的腰部特别坚硬,弄了好几次,也没能让老英雄躺下去,一直就坐在灵床上。

    咋一看,就像老英雄活过来了,坐在那一般。

    咋弄?这样肯定不行,老英雄生前挺好说话,死后,应该不会作怪,而现在这情况是?

    我又试了几次,老英雄始终坐在那,丝毫不肯软下来。我以为老英雄怪我将他遗体滑下来,就朝他磕了几个头,表示歉意,又烧了一些黄纸,老英雄还是坐在那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都说人死后,身子会僵硬,但是,刚才滑下来的时间并不是很长,应该不至于让老英雄的身子僵硬在那,肯定是哪里出现问题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也没想出所以然,就走到门口,在那老太太耳边轻声说了一句:“老人家,您进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后,老太太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也没说话,就跟在我身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令我奇怪的是,她看到老英雄坐在那,没有丝毫诧异,反而苦笑一声,笑骂道:“你这老家伙,死后,还惦记着国家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正准备说话,就见到老太太走到床前,在扎着的那些衣服上翻了一会儿,从一件深灰色的军装里面,翻出一个红本本,上面写着三个字,党员证。

    “小九,不是我家老爷怪你,而是他生前把党员证看的比命还重要,你让他的遗体坐着党员证滑下来,对他来说,这是侮辱国家。”老太太慈祥的笑了笑,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